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119章不许躲!
  
      两人只是进行了几句简单的交谈以后,便不再说话。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XiangcunXiaoshuo.com
  
      车内再次恢复安静。
  
      偏偏宋可乐又是个闲不住的主儿,这不,过了没几分钟,她又忍不住的开口:“宁以泽,你也是军官吗?”
  
      “嗯。”
  
      宁以泽点头,笑容淡淡的看向她:“不要告诉我,你是部队里新来的女干部?”
  
      “不是啊!”
  
      宋可乐摇头,笑嘻嘻的:“我是来找人的,陆晋琛,你认识吗?”
  
      在军区,陆晋琛的大名,谁人不知?
  
      宁以泽含笑,问道:“陆上校是你的?”
  
      “他是我叔叔!”
  
      宋可乐答道,语气特别的自豪。
  
      宁以泽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宋可乐见到气氛又冷了下来,忽然就道:“要不,我给你讲两个笑话吧,好吗?”
  
      “你会讲笑话?”
  
      宁以泽挑眉,似乎是饶有兴趣。
  
      他颔首:“说来听听。”
  
      “咳咳!”
  
      宋可乐清了清嗓子,很快就有模有样的说了起来:“从前有个人钓鱼,他钓到了一只鱿鱼,鱿鱼求他:你放了我吧,别把我烤来吃啊!那个人说:好的,我来考你几个问题吧。鱿鱼听了以后很高兴,连忙就点头,说:你考吧!你考吧!然后,这个人就把鱿鱼给烤了!”
  
      宁以泽:“……”
  
      宋可乐捂着嘴笑,过了几秒以后,她才发现宁以泽无动于衷。
  
      她挺诧异的:“你不觉得好笑吗?”
  
      宁以泽嘴角微抽。
  
      “很好笑?”
  
      宋可乐沮丧的垮下小脸。
  
      她稍微想了一下,又道:“那我给你换一个笑话吧,咳咳!话说,有两个人在说话。甲问乙:“你的理想是什么?”乙就说:“我的理想是被万人敬仰。”甲听了以后就说:“我的理想只有你的60%。””说到这里一顿,宋可乐看着宁以泽:“你知道甲的理想是什么吗?”
  
      宁以泽扬起眉梢:“被六千人敬仰?”
  
      “不对!”宋可乐摇头,咯咯咯地笑:“是被人养!”
  
      “……”宁以泽彻底震惊了。
  
      这些真的是笑话吗?
  
      “还是不好笑吗?”
  
      宋可乐看着宁以泽,小嘴巴都快撅上了天。
  
      宁以泽微微勾唇,道:“还可以,不过你以后要多看点笑话书,这样的话,你会更上一层楼的!”
  
      “什么嘛,你不喜欢就算了,干嘛还让我多看笑话书!”宋可乐对于他的提议感到很不满。
  
      宁以泽正欲说什么,却听前边的司机忽然开口:“宁少校,指挥部到了!”
  
      宁以泽转头朝前边望去。
  
      宋可乐却惊讶的张大嘴:“你是少校?”
  
      宁以泽收回视线,转而看向她,淡淡笑道:“今天很高兴认识你,小丫头,后会有期!”
  
      语罢,侧身拉开车门便走了下去。
  
      “哎……”
  
      宋可乐欲喊他。
  
      陆晋琛的警卫员已经从后边跑了过来,站在车外轻轻敲了敲车窗玻璃,恭敬道:“宋小姐,您下车吧,首长已经过来了。”
  
      宋可乐看见宁以泽已经走远了,也只好下了车。
  
      正巧,陆晋琛从远处走来。
  
      他容颜清冷英俊,身上穿着笔挺的军装,后面跟着两名战士,目光在看到宋可乐的瞬间,变得深沉。
  
      “可乐,过来!”
  
      他立在树下,遥遥望着女孩儿。
  
      宋可乐一步步走来,不曾整理的头发很凌乱,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不乐意。
  
      最终,她在面前站定。
  
      陆晋琛左右端详着她,最后才沉沉的道:“饿了没?”
  
      “嗯!”
  
      宋可乐点头,眼巴巴的:“我想喝水,好渴的。”
  
      陆晋琛闻言,眉头拧得更紧。
  
      他弯腰拉起女孩儿的手,带着她往前边临时搭建的帐篷走去。
  
      这里全是男人,忽然看到一个水灵灵的小女孩儿出现,纷纷好奇的望过来。
  
      不过,鉴于首长大人的气场太过凌厉,众人仅仅只敢偷偷地瞄一眼,随即便收回了视线。
  
      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那个女娃娃是谁啊?”
  
      “我听说,好像是首长的外甥!”
  
      “首长的外甥不是男的吗?”
  
      “……”
  
      ……
  
      帐篷只是临时搭建,所以里面的设施很简单,只有几张桌子和椅子。
  
      陆晋琛亲自倒来了水,然后端到女孩儿面前,示意道:“喝吧。”
  
      宋可乐早就渴得不行,现在看到了水,那就跟见到了金子似的,两眼直放光。
  
      她伸手接了过来,放到嘴边便咕噜咕噜的直往下咽。
  
      陆晋琛见了,脸色很不好。
  
      “你渴了怎么也不给警卫员说?”
  
      “咕噜咕噜……”
  
      “以后有什么事都要说出来,不要一个人自己憋着,明白吗?”
  
      “咕噜咕噜……”
  
      “可乐!”男人不悦。
  
      宋可乐缓缓的放下水杯,瞥他一眼,然后才很低很低的出了声:“我只是不想麻烦别人……”
  
      她垂着脑袋,小小的模样看起来很可怜。
  
      陆晋琛叹气,弯下腰,准备将她抱入怀中。
  
      哪想,宋可乐竟想往后退。
  
      男人目光一凛,大手抓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的便将人强搂进怀里。
  
      他声音严厉:“不许躲,宋可乐,不要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宋可乐很憋屈。
  
      她可怜巴巴的仰起脑袋,目光看向男人:“可是,你今天都把我一个人丢在车里了,你怎么还好意思说这些?你知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看不见你,心里有多害怕?”
  
      男人很懊恼。
  
      他解释道:“你睡得太香,我不舍叫醒你。”
  
      “哼!”
  
      宋可乐扭过头,不理他的话。
  
      男人扳过她的小脑袋,目光笔直的看着她的眼,继续道:“我不是让警卫员留下来陪你了么?怎么,他没照顾好你?”
  
      “这倒不是……”
  
      宋可乐纠结了一下。
  
      顿了顿,她又忽道:“哎呀,你不许转移话题,你还没说清楚呢,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车里?”
  
      为什么女人们总是喜欢反复的问同一个问题?
  
      陆晋琛觉得头疼。
  
      他耐着性子,再次解释道:“我只是不想打扰你睡觉,而且当时太晚了,山路又不好走,我实在是不放心,你明白?”
  
      “就这样?”
  
      宋可乐皱眉。
  
      “那你以为呢?”陆晋琛看着她一副小侦探的样,忍不住的笑,低头与她额头相抵,浓黑的眸里,渐渐升起温柔的色:“小丫头生气了?”
  
      不同于在外面时的冷冽肃穆,此时此刻,陆晋琛很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