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170章闹了个大红脸!
  
      宋可乐闹了个大红脸,她挺紧张的,手忙脚乱的想从男人的身上起来,只是,越忙越乱,到了最后,她又稀里糊涂的被男人压在了身下,四片唇瓣贴在一起,厮磨出这世间里最动人的情话。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www。XiangcunXiaoshuo.com提供
  
      宋可乐喘不过气,整张小脸憋得难受。
  
      陆晋琛不得不放开她,将唇抵在她的唇角,低低的笑:“接吻的时候要呼吸,不要憋着气。”
  
      宋可乐不吭声,将小脑袋偏到一边。
  
      她的唇很红,因为刚被男人蹂躏过,显得尤为潋滟诱惑。
  
      陆晋琛看了会儿,微微眯眸,再次扳过她的小脸就要落吻。
  
      “你!”
  
      宋可乐刚说出一个字。
  
      但接着,她又被吻住了。
  
      男人既温柔又强势,像是一张无形的网,将她紧紧的束缚。
  
      宋可乐挣不脱,紧紧的闭着双眼,卷长的睫毛颤抖得厉害。
  
      她还是不懂得呼吸,可是憋着又难受,她只好张开嘴,想要得到一些空气。
  
      可是,她没有得到空气,反而钻进来了一条滑溜溜的东西。
  
      她顿时瘪起了小脸。
  
      “陆……陆……”
  
      她的舌头被缠住了,导致发音模糊。
  
      陆晋琛扶着她的小脑袋,吻得有些深,他闭着眼,英俊的侧颜,此刻讳莫如深,就像是某个老式港片里的一个镜头,即将离去的男人,深沉的吻着自己最心爱的小女人。
  
      足以致命的吸引力。
  
      ‘咚咚咚……’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火急火燎的敲门声。
  
      陆晋琛眉头一皱,不得不松开女孩儿,侧着头,微微喘息着。
  
      宋可乐逮着这个机会,跟个泥鳅似的就从他的怀里挣脱,趴到了大床的另外一边,羞涩又戒备的盯着他。
  
      “稍等!”
  
      陆晋琛丢下这句话,最后看她一眼,提步走了出去。
  
      隔了会儿,他又返了回来。
  
      宋可乐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只不过她的气息已经恢复正常,看到他回来的时候,眸光微闪,似是胆怯,又似是无辜,惹人怜爱。
  
      陆晋琛站在床边,说道:“我需要出去一趟,你就在这里呆着,乖乖的,任何人敲门都不要开,记住了没?”
  
      完全就是一副命令的口吻!
  
      “噢……”
  
      宋可乐点头。
  
      顿了顿,她又忍不住的问道:“你要去哪?”
  
      “工作的地方出了点事,需要我亲自过去看看。”陆晋琛答道,他从柜子里随意挑了件外套,搭在臂弯里就往外走。
  
      “出了什么事啊?”
  
      宋可乐好奇的追问。
  
      男人已经行至门口,听到这句话以后,他无奈的转头看向她,勾唇道:“说了你也不知道,早点睡,不要一直玩电脑。”
  
      宋可乐撇着嘴,很不乐意。
  
      “你不要老是把我当成小孩子!”
  
      男人挑眉:“连接吻都不会,还说不是小孩子?”
  
      宋可乐握拳,当即反驳道:“那你以后不许再吻我了,我是小孩子,你是大人,哪有大人吻小孩子的,你害不害臊?”
  
      得,这个理儿……
  
      首长大人竟然无以言以对。
  
      “晚安!”
  
      陆晋琛丢下这句话,开门走了出去。
  
      宋可乐很大力的哼了一声,以此表达自己的强烈不满!
  
      待男人离开以后,宋可乐独自一人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接着又给周扬拨去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喂,宋可乐?”
  
      周扬的声音传来。
  
      宋可乐应了一声,问道:“你那边怎么样了,今天那些伤者家属们都是怎么说的?”
  
      “伤者醒了!”周扬说道。
  
      “啊?”
  
      宋可乐闻言,倏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挺激动的:“醒了吗?天啦,真是谢天谢地,那个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啊?”
  
      “恢复得还算不错,只是还不能开口说话。”周扬说道,他挺担心的:“宋可乐,你说,如果那些人坚持要一千万的赔偿金,我们该怎么办?据我所知,金翘翘家里也算不错吧,这都出事多少天了,怎么也没来个人?”
  
      宋可乐叹气。
  
      “金翘翘是跟着爷爷生活的,因为家里的兄弟姊妹们比较多,金翘翘平时都不怎么和她家里人打交道的。”
  
      周扬沉默。
  
      隔了会儿,又听宋可乐道:“张律师的意见是什么?”
  
      “张律师的意思是,如果对方坚持不肯让步的话,我们只是上法庭。”周扬说到这里一顿,很快又接着道:“而且,鉴于金翘翘这次的行为是出于见义勇为,我们或许还可以给报社写信,让他们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让全社会的人们来一起帮助我们!”
  
      “不行!”
  
      宋可乐否决。
  
      “为什么?”周扬很意外。
  
      宋可乐解释道:“如果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了,那以后肯定会对金翘翘的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我们不能擅自做决定!”
  
      “可是,我们现在又见不着金翘翘啊。”周扬道。
  
      宋可乐想了一下,提议道:“虽然我们不能见她,但是张律师可以呀,你可以让张律师进去和金翘翘谈一下,先听听她的意见是什么!”
  
      “唉……”周扬叹气,他的语气里挺无奈的:“你还是别提这事儿了,你知道今天张律师去见金翘翘的时候,金翘翘是怎么和他说的吗?简直能把人给活活气死!”
  
      宋可乐挑眉:“她说什么了?”
  
      周扬的声音传来:“我们在这里累死累活的替她到处帮忙求人情,你知道金翘翘是怎么说的吗?她说,她不需要我们帮忙,也不要我们去替她支付什么赔偿金,反正大不了就是坐几年牢,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噗!
  
      这话倒是符合金翘翘的个性。
  
      宋可乐笑,说道:“她这人就是这样的,从来都不愿意轻易接受别人的帮助,算了,还是我们替她拿主意吧!”
  
      “嗯!”
  
      周扬点头。
  
      顿了顿,他又道:“这事儿先不急,等你回来以后,具体事宜再面谈。”
  
      “好。”宋可乐应下,接着道:“周扬,谢谢你!”
  
      周扬一笑,道:“行了吧,咱两谁跟谁啊,怎么每次打电话都要跟我说谢字?哎,你以后如果一直这样的话,我都不敢和你讲电话了!”
  
      宋可乐被他逗笑。
  
      “那好吧,这话就当是我替金翘翘说的。”
  
      “这还差不错,我接受!”周扬语态轻松:“行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晚安。”
  
      宋可乐点头:“嗯,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