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211章他亲自出手!
  
      “我是陆莫寒!”
  
      陆莫寒大步走了过来,极有气势的自报家门,他先是看了眼被歹徒挟持的宋可乐,很镇定自若:“男人之间的谈话,何必要扯上无辜的女人?”
  
      “老子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别他妈给我扯这些!”歹徒架着宋可乐,他紧紧的握着匕首,整个人都很亢奋,却,愈发的阴狠,只听他道:“你说你是陆莫寒,证明给老子看!”
  
      陆莫寒敛眉。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XiangcunXiaoshuo.com
  
      旁人上前,小心翼翼的:“首长,您别靠太近!”
  
      “让其他人滚出去!”
  
      歹徒忽然大叫。
  
      陆莫寒抬手示意,沉着声:“都出去!”
  
      “首长!”
  
      众人惊呼。
  
      “出去!”
  
      陆莫寒厉声。
  
      其他宾客们已经陆陆续续的退出场,连同陆小祁也被强制性的带离现场,只有几个陆莫寒的近身要员死活不愿离开,一直跟在陆莫寒的身后,以随时护驾。
  
      这时,歹徒开了口,凶狠道:“老子为了等这一天,整整等了三年,陆莫寒,你他妈的乌龟王八蛋,有种你他妈的就过来,老子要和你单挑!”
  
      “好,我过来。”
  
      陆莫寒始终温尔,他指了指宋可乐,接着道:“不过,你要放了她。”
  
      “啊呸!”
  
      歹徒很挑衅的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吐了口吐沫,森笑道:“你当老子是傻子吗?这里全他妈都是你的人,老子要是放了这个小丫头,你他妈的会和老子单挑?唬孙子呢!”
  
      陆莫寒深吸了一口气。
  
      他已动了怒,特别是见到宋可乐整个人都已经被吓得面无血色时,愈发的不悦。
  
      “你到底想怎样?”
  
      他沉声。
  
      歹徒趾高气扬:“你让他们拿副手铐来,你把自己拷上,然后乖乖的给老子过来!”
  
      这不等于是羊入虎口吗?
  
      陆莫寒却没有半分犹豫,径直点头:“好!”
  
      “首长!”
  
      旁人低呼,不可思议:“万万使不得啊!”
  
      陆莫寒拧紧眉头。
  
      “去拿副手铐来。”
  
      “首长!”
  
      “去!”陆莫寒怒斥。
  
      旁人没法,只得遵守命令。
  
      很快,一副手铐被呈了上来,陆莫寒亲自给自己拷上,并举起双手让歹徒看到,边道:“我可以过来了吗?”
  
      “你过来!”
  
      歹徒眯着眼。
  
      怎料,就在这时,宋可乐忽然喊出了声:“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妈的!”
  
      歹徒被吓到,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啊!”
  
      宋可乐被打得头晕目眩,整个人往下滑,颈项间的鲜红血液已经流淌到了胸前,宛若一个盛开的血花。
  
      这时候,陆莫寒已经单独走了过来。
  
      歹徒见到宋可乐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伸手将她像垃圾似的丢到旁边,正想拎着刀冲向陆莫寒。
  
      千钧之际。
  
      嘭!
  
      一声突兀的枪响。
  
      歹徒全身像是被点了穴,骤然停住,他脸上有不可思议的神色,而在额头中间,显现出一个黑幽幽的洞口,鲜红的血液钻了出来,流了他一脸。
  
      轰!
  
      他直接倒地。
  
      完美的一枪毙命!
  
      时间宛若停住,但仅仅半秒钟,全场人惊醒。
  
      “首长!”
  
      副官第一个冲了过来,手忙脚乱的给陆莫寒解开手铐,满脸的担心:“您没事吧?我现在就请医生过来,您”
  
      陆莫寒将他推开。
  
      他大步来到宋可乐的身边,直接就把人抱了起来。
  
      “可乐?”
  
      他喊了一声。
  
      女孩儿哆哆嗦嗦的,洁白的小脸上还沾得有血迹,她张嘴欲说话,可脖子那里的伤口却忽然涌出了鲜血。
  
      “别说话!”
  
      陆莫寒拿手捂住她的脖子,大吼:“医生!立刻叫医生!”
  
      副官赶紧往外跑,迎面而来的,是满脸蚀骨寒意的陆晋琛,他大步走来,手里还拎着一柄狙击步枪,身上穿着军装,冷峭的容颜,那双眼眸却像是嗜血般的让人不敢直视。
  
      原来,是他开的枪!
  
      ……
  
      十分钟以后,救护车呼啸着从长街上驶过,一路飞奔前往医院。
  
      陆晋琛抱着女孩儿,绿色的军装上沾了血迹,他用大手紧紧捂住女孩儿的脖子,看着她渐渐无血色的脸,整个人控制不住的颤抖。
  
      “没事的,没事的……”
  
      他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也不知是说给女孩儿听的,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宋可乐抖着手,抓住男人的手腕,张了张嘴,像是说了一句什么。
  
      陆晋琛忽然低头吻住她的唇,压抑着:“别说话,乖,你不会有事的!”
  
      他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
  
      宋可乐的眼角流出一颗眼泪。
  
      救护车很快抵达医院。
  
      医院方早已做好了准备,人刚到,立刻就送进了急救室里。
  
      陆晋琛站在外面,仰头看着亮灯的手术们,双手垂在两边,上面全是血。
  
      是宋可乐的血!
  
      时间过得很慢,一分一秒,像是在寸寸凌迟着男人的心。
  
      秘书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首长,您的手需要包扎一下吗?”
  
      陆晋琛没有反应,依旧这么如石雕般的站立着。
  
      秘书吸了一口气,再次道:“首长?”
  
      陆晋琛回过神。
  
      他转头看了眼秘书,很淡:“我没事。”
  
      “可是,您的手……”
  
      秘书拧着眉。
  
      陆晋琛低下头,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心口那里很痛。
  
      “不是我的血。”
  
      他慢慢的出了声。
  
      如此,秘书立马噤声,没敢再说话。
  
      他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陆晋琛依旧这么站着,似乎只要里面的人不出来,他愿意等到海枯石烂。
  
      过了许久,真的不知道过了多久。
  
      护士忽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秘书见了,忙问:“护士,宋小姐那怎么样了?”
  
      护士见着他们,开口第一句就是问:“你们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
  
      霎时,沉沉的男声传来。
  
      护士转头望过去,待见着陆晋琛的时候,不由微微一愣。
  
      但很快,她反应过来,开口说道:“病人可能需要输血,但是我们医院血库里并没有可以与她匹配的血液,不过您别担心,我们已经从邻市医院里调到血液了,正在送过来的途中,可以要等上几个小时。”
  
      陆晋琛皱眉。
  
      他顿了下,缓缓启声:“抽我的!”
  
      “啊?”
  
      护士一怔。
  
      男人抬起头,目光盯着她:“我说,抽我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