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212章真想随时带着你!
  
      救人讲究的是争分夺秒。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www。XiangcunXiaoshuo.com提供
  
      陆晋琛坐在椅子上,褪了军装,挽高了衬衣袖子以后,静静等着医生给他抽血。
  
      秘书站在旁边,急得不行:“首长,您这……”
  
      虽说救人要紧,但是陆晋琛的身子也很重要。
  
      “出去。”
  
      陆晋琛没什么表情的命令道。
  
      “首长!”
  
      秘书欲说什么。
  
      “出去!”
  
      陆晋琛拔高了声音,已有不耐。
  
      秘书没办法,只好退出了门外。
  
      医生准备就绪以后,开始为男人抽血,当鲜红浓稠的血液顺着透明管子流出来的时候,医生还在旁边的小心询问:“感觉怎么样?”
  
      “没事。”
  
      陆晋琛沉声,表情不变。
  
      半小时以后,血袋被送进急救室里。
  
      手术室上方的灯已经亮着。
  
      陆晋琛站在外面,仰头愣愣的看着,秘书在旁边替他用棉签压着伤口,像是要哭了般:“首长,您今天献了这么多血,多少还是去坐着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男人不为所动。
  
      整条长廊里都很安静,以至于外面的汽笛声显得愈发清晰。
  
      秘书苦苦哀求。
  
      陆晋琛却固执得紧绷着下颚,始终坚守在外面。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门打开,晕迷的女孩儿被推了出来。
  
      主治医生紧跟在旁边走过来,看到男人以后,开口道:“伤口并不深,已经处理好了,后面这几天需要多注意着。另外,血袋没有用得上,病人的情况不算严重,暂时不需要输血,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们会把血袋存库,将会用于其他需要该血型的病人,如果你们同意的话,请在这上面签字。”
  
      陆晋琛接过笔,并不迟疑的签了字。
  
      随后,众人将女孩儿送进高干病房。
  
      一阵忙碌以后,房里渐渐静下来,所有人都出去了,唯独剩下陆晋琛。
  
      他坐在床边,目光凝视着病床上的女孩儿。
  
      宋可乐阖着双眼,脖子上缠绕着纱布,即使是在睡梦里,她也并不安稳,秀气的小眉头一直都皱得紧紧的。
  
      “是我没照顾好你。”
  
      陆晋琛俯身,怜惜的在她眉心处落吻。
  
      女孩儿毫无动静。
  
      陆晋琛伸出手,缓缓的抚过她的脸庞,眼底是浓浓的心疼。
  
      “丫头。”
  
      他缓缓的唤了声儿。
  
      宋可乐闭着眼,容颜安详恬静。
  
      陆晋琛的目光缓缓的划过她的眉眼,顺着往下,最终落在了她的小唇上,因为失血,略显苍白。
  
      他低头吻住。
  
      他的动作很温柔,含着女孩儿的两片唇瓣,细细的厮磨,却又食不知味。
  
      咚咚!
  
      外面传来敲门声。
  
      陆晋琛皱眉,缓缓松开女孩儿以后,直起了身子。
  
      “进来。”
  
      他声音冷淡。
  
      警卫员钱风走了进来,他先是敬了个礼,然后才道:“首长,犯罪嫌疑人的资料已经调出来了,背景很普通,离异,并无儿女,家中只有一个老母亲,不是本地人。另外,我们发现这个人以前是老首长的部下,不过官阶很小,只是一个二级士兵,按理来说,应该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老首长。技术部已经分析了现场视频,他是单干,而且据酒店负责人说,犯罪嫌疑人从半年前就已经到酒店里工作,因为工作时间比较长,所以这次才有机会参与宴会服务工作,不过因为出于安全顾虑,酒店安排的人都只能负责外场服务工作。综合以上几点因素,我们有理由相信犯罪嫌疑人是早有预谋的,但犯罪动机尚不能确定,我们还在继续追查中。”
  
      陆晋琛垂着眸,看着床上的女孩儿,一边道:“老爷子那边怎么说?”
  
      钱风顿了下,才道:“对不起,首长,我们没有授权,不能越级调查,所以……”
  
      老爷子可是首长的首长,没有得到上级允许,谁敢去私下调查?
  
      陆晋琛沉默着。
  
      钱风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继续又道:“首长,犯罪嫌疑人被一枪击毙,法医在检查他的尸首时,发现他的身上有纹身,是、是文字……呃,就是、就是”
  
      “说完!”
  
      陆晋琛将目光掠向他。
  
      钱风深吸了一口气,才道:“誓杀陆莫寒!”
  
      “噢?”
  
      陆晋琛眯眸。
  
      这里面究竟有多大的仇恨?
  
      “老爷子现在有什么动向?”
  
      “暂时没有。”钱风摇头。
  
      陆晋琛罢手:“继续查!”
  
      “是!”
  
      钱风得令,敬礼以后,退了出去。
  
      陆晋琛拉来了一把椅子,在床边落座,握着女孩儿的小手,只期盼她快点醒来。
  
      ……
  
      夜里,宋可乐睁眼醒来。
  
      房里一片漆黑,安安静静的,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
  
      她动了动身子。
  
      “醒了?”
  
      黑暗里,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宋可乐眯了眯眼,接着窗外的月光,搜寻着男人的身影。
  
      啪的一声,房间灯被打开。
  
      突如其来的光线有些刺眼,宋可乐不禁重新闭上眼。
  
      下一刻,她的脸被人捧住。
  
      再次睁开时,陆晋琛的容颜已经出现在她眼前。
  
      “陆……”
  
      她张了下嘴,却发现颈项那里疼得厉害。
  
      “别说话。”陆晋琛将她额前的刘海撩到旁边,接着道:“你脖子上受了点伤,先不要说话。”
  
      宋可乐点头,感觉浑身都没有力气。
  
      陆晋琛摸了摸他的,接着又道:“想喝水吗?”
  
      宋可乐继续点头。
  
      陆晋琛将人扶起来,让她倚靠在自己的怀里,慢慢的喂她喝水。
  
      只是,每一次吞咽,喉咙那里都像是被针刺一样的疼。
  
      宋可乐受不了,喝了两口水就别过了脑袋。
  
      “疼吗?”
  
      陆晋琛指了指她的脖子。
  
      宋可乐点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男人叹息,愈发的怜惜。
  
      “对不起。”
  
      他很懊恼,但更多的,是因为没有把她照顾的愧疚。
  
      “不怪你。”
  
      宋可乐慢慢的出了声,小手握住他的大手,裂开嘴冲他笑了笑。
  
      她容颜苍白,如今这一笑,像是带着几分悲凉。
  
      陆晋琛低了头,与她脸贴着脸,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怜惜和心疼:“丫头,我好像总是让你受伤,你看看,这都进了几次医院了?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你随时随地的带在身边。”
  
      宋可乐歪过头,凑过小唇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声音很低很轻:“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