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213章我能忍!
  
      中午的时候,陆莫寒来了。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www。XiangcunXiaoshuo.com提供
  
      这会儿,宋可乐正躺在床上发呆,连人进来的时候,她都毫无知觉。
  
      直到,陆莫寒站到床边,出了声:“可乐!”
  
      宋可乐听到声音,渐渐的回过神,待见着是陆莫寒的时候,身子一动就要坐起来。
  
      陆莫寒伸手摁住她的肩,温和道:“还是躺着吧,你别动。”
  
      宋可乐果然就没动。
  
      她睁着眼,看着床边的男人,张嘴喊了一声外公。
  
      陆莫寒看着她的脖子,微微敛眉:“你的伤怎么样?”
  
      “不疼。”
  
      宋可乐摇脑袋。
  
      陆莫寒听了这话,很欣赏:“是个勇敢的好孩子!”
  
      宋可乐撇了下嘴,什么都没说。
  
      如果能够选择的话,她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昨天的那种事情,多吓人啊!
  
      她差点就小命不保了哎!
  
      “晋琛呢?”
  
      陆莫寒继续问道,一边随意的从旁边拉了张椅子落座。
  
      “出去了。”
  
      宋可乐小声的回答道,她不敢说话太大声,因为脖子那里会痛。
  
      当然了,陆莫寒也很快发现了这一点。
  
      “说话的时候,受伤的地方会疼?”他问道。
  
      宋可乐点头。
  
      如此,陆莫寒便不由得道:“也罢,你也别说话了,听我说就好。”
  
      宋可乐继续点头,顿了顿,她又指了指旁边的床头柜上。
  
      陆莫寒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里有个漂亮的铁盘子,里面盛着许多彩色糖果。
  
      “我不吃。”
  
      他微微一笑。
  
      宋可乐摇头,又指了指自己。
  
      “你要吃?”
  
      陆莫寒问道。
  
      宋可乐‘嗯’了一声,冲着他无声的咧嘴一笑。
  
      陆莫寒无奈的摇了摇头,倾身从盘子里抓了几颗糖果,一边递给女孩儿,一边问道:“吃饭疼吗?”
  
      宋可乐点点头,一边剥开了糖果的外衣,然后丢到了嘴里。
  
      她笑眯眯的,即使是躺在雪白的病床上,依旧是个娇娇嫩嫩的小丫头片子。
  
      陆莫寒看了她一会儿,慢慢的开口:“关于昨天的事情,可乐,是外公对不住你,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却让无辜的你受了伤,这次外公过来呢,主要就是想看看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一定要说出来,知道吗?”
  
      宋可乐抿了下唇,轻轻地说了一句谢谢。
  
      陆莫寒罢手。
  
      “不必说谢,这是我应当做的。不过,晋琛那边……”
  
      “我会和他说的。”宋可乐小声的说道,她微微停顿了下,才又接着开口:“外公,放心吧,我会和叔叔说清楚的。”
  
      她说话的时候,表情很费力。
  
      毕竟,她的伤口会被扯疼。
  
      “辛苦你了。”
  
      陆莫寒很欣慰。
  
      房里静了片刻,陆莫寒看着女孩儿,似是经过了一番斟酌,然后才开口道:“可乐,毕竟你现在已经过继到了家里,如果你没什么意见的话,我希望你能搬到家里来,晋琛就是一个糙汉子,哪能照顾好一个小姑娘?”
  
      糙汉子?
  
      宋可乐的脑子里开始幻想。
  
      在她的想象中,陆晋琛穿了一身破旧的农民衣服,然后满脸污垢的站在广阔的贫瘠黄土地里。
  
      噗!
  
      这个画面太搞笑了。
  
      “可乐?可乐?”
  
      彼时,陆莫寒的声音传来。
  
      宋可乐回过神,看向陆莫寒,扯唇道:“外公,我不舒服……”
  
      陆莫寒闻言,如临大敌。
  
      他赶紧站了起来,先是伸手摸了摸女孩儿的额头,发觉有些微微的烫,当即朝外喊人。
  
      很快,医生走了进来,开始有条不紊的为女孩儿做检查。
  
      最后证明是虚惊一场。
  
      但是,陆莫寒还是不放心,他关切的看着女孩儿:“哪里痛?”
  
      宋可乐有几分心虚。
  
      她没说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陆莫寒拧起眉,不悦的看向旁边的医生,斥责道:“她的伤口痛,难道就让她这样一直痛着?”
  
      医生真是欲哭无泪。
  
      “领导,不是我们不想办法,病人受了伤,在愈合过程中多少是会有点痛意的。”
  
      陆莫寒冷着脸:“给她开点止痛药。”
  
      医生闻言,忙道:“万万不可,领导,病人的年纪小,如果能不吃止痛类药物,最好还是不要吃,因为这类药物多少都是会有点副作用的。”
  
      陆莫寒不说话,双手负背,冷着脸就这么站着,气势滚滚而来。
  
      医生见势头不对,赶紧看向床上的女孩儿,问道:“小姐,您是不是疼得厉害?如果您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我可以给您开点止痛药,关键得看你的想法!”
  
      宋可乐抿了下唇。
  
      她先是看了眼陆莫寒,然后才望向医生,轻轻的出声道:“不了,我能忍!”
  
      医生不由得舒了口气。
  
      “领导……”
  
      他望向陆莫寒。
  
      陆莫寒挥挥手,一边望向女孩儿,一边无奈道:“出去吧。”
  
      “哎。”
  
      医生点点头,转身退了出去。
  
      陆莫寒摇头:“疼就说,不要一直忍着,明白吗?”
  
      “嗯!”
  
      宋可乐点脑袋。
  
      她笑了起来,朝着陆莫寒招了招手。
  
      陆莫寒倾身,凑到她跟前。
  
      女孩儿咧着嘴道:“外公,如果我住到您家里去的话,您欢迎吗?”
  
      “当然。”
  
      陆莫寒见她笑容灿烂,似是收到了感染,不禁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眼眸温和,屹然就是一副慈祥的长辈模样。
  
      只听他继续说道:“如果你要过来的话,提前说一声,我让管家给你腾个房间出来,大家住在一起也好,不要像晋琛那样,单独住在外面多不好,出了事也不能照应着,你觉得呢?”
  
      宋可乐抿了下唇。
  
      说实话,她是最喜欢热闹的,从她在小的时候,她就一直渴望和睦的家庭,父母每天下班以后和孩子刚进晚餐,每天睡觉以前互道晚安,这些都是她想象中的最渴望的场景。
  
      只是……
  
      “我要先和叔叔商量一下。”
  
      她如此回答道。
  
      虽然心中很渴望,但是宋可乐并没有忘记,这事儿得先征得陆晋琛的同意才行。
  
      “也好,你和他说吧,如果你想搬过来了,随时都可以过来。”
  
      陆莫寒说道。
  
      “嗯!”
  
      宋可乐点点头,嘴角梨涡忽现:“谢谢外公!”
  
      她并不知道陆莫寒的心思。
  
      其实,人都是自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