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218章甜蜜的早安吻!
  
      第二天,宋可乐是在陆晋琛的怀里醒来的时候,男人温柔的在她眉间落吻,声音好听得不可思议:“早上好,丫头!”
  
      “嗯。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XiangcunXiaoshuo.com”
  
      宋可乐笑眯眯的。
  
      她主动的抱住男人的脖子,倾身在他薄薄的唇上亲了一口,声音清脆:“你也早上好,陆晋琛!”
  
      “乖!”
  
      陆晋琛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心情很好。
  
      起了床以后,两人正在吃早餐,副官走了进来。
  
      “首长!”
  
      他先是敬礼,然后才道:“袭击事件已经出结果了,不过……”
  
      陆晋琛停止了用餐的动作,抬眸掠向他:“说完!”
  
      副官板正脸色,道:“首长办公室下达命令,要求我们所有单位停止调查此事,并将我们手中的所有关于此事的调查文件悉数移交中央情报局,而且,犯罪嫌疑人的尸体已经被运走!”
  
      陆晋琛脸色一凛。
  
      “命令是什么时候下达的?”
  
      “今天凌晨。”
  
      副官答道。
  
      陆晋琛沉吟,继而冷冷一笑:“老爷子到底想隐瞒什么?”
  
      副官看着他,小心道:“根据我们目前得到的调查结果,已经确认犯罪嫌疑人和老首长之间并无联系,应该是受人指使所致,但是目前尚未找出幕后指使是谁。”
  
      “你查不出来的。”
  
      陆晋琛放下手中的筷子,表情凉薄:“既然老爷子有意相瞒,只会越来越难查!”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副官请示。
  
      陆晋琛挑眉:“人都死了,还查什么?”
  
      副官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
  
      他挺胸敬礼,正声道:“是,首长!”
  
      “出去吧。”
  
      陆晋琛挥手。
  
      副官转身走了出去。
  
      待他离开以后,房里恢复安静。
  
      宋可乐坐在床上,小口小口的吃着碗里的鸡肉粥,一边歪着脑袋去望男人。
  
      陆晋琛转头看来,正好和这小丫头的目光对上。
  
      他淡淡的笑:“粥好吃吗?”
  
      “嗯,好吃!”
  
      宋可乐点头。
  
      顿了顿,她又接着道:“陆晋琛,你会继续调查这件事情吗?”
  
      “想听实话?”
  
      陆晋琛望着她。
  
      “是啊。”
  
      宋可乐继续点头。
  
      陆晋琛道:“老爷子会查下去的,用不着我操心。”
  
      “噢……”
  
      宋可乐撇了撇嘴,继续张嘴吃粥。
  
      用过餐以后,医生走了进来,说是到了换药时间,
  
      宋可乐仰躺在床上,许是有些紧张,小脸有些泛白。
  
      陆晋琛坐在旁边,大手握着她的小手,无声的给予鼓励的力量。
  
      医生却笑道:“不会疼的,放心吧。”
  
      宋可乐不吭声,紧紧闭着眼。
  
      医生弯下腰,替她一圈一圈的解开了脖子上的纱布以后,露出了那道狰狞的伤口,足足有半指长,就这么大咧咧的依附在女孩儿白皙的颈项肌肤上,看得人胆战心惊,当初如果再深一寸,便到了大动脉。
  
      她差点丧命!
  
      “伤口恢复得挺好的,切记不可沾水,每天按时换药就行了。”
  
      医生一边说着话,一边包扎着伤口。
  
      宋可乐睁开眼帘,先是看了看医生,然后又望向了陆晋琛。
  
      “没事的。”
  
      陆晋琛适时的开口道。
  
      宋可乐闻言,安心不少,乖乖的躺着不动,直到医生说好了以后,她才拿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然后又指自己的嘴巴。
  
      医生见了,不由得笑道:“你可以说话!”
  
      “呼……”
  
      宋可乐闻言,当即放松了不少。
  
      她的声音很脆:“我可以出院了吗?”
  
      医生先是看了眼旁边的陆晋琛,见着男人表情不变,他才敢说出实话:“可以出院,不过一定要照顾好伤口,你这个部位比较特殊,如果后期没有养好的话,可能会留疤。”
  
      “啊!”
  
      宋可乐瞪起眼。
  
      她急急忙忙的看向陆晋琛,略带哭腔:“我的脖子上会留疤,真的吗?”
  
      陆晋琛连忙安抚道:“不会,如果真留疤了,现在的整容技术这么发达,我会给你请最好的整容医生,保证不会有事。”
  
      “好……”
  
      宋可乐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放心了不少。
  
      只要不留疤就行。
  
      几日后,宋可乐出院。
  
      陆晋琛牵着她走出医院的时候,外面有很多行人来往。
  
      宋可乐见状,不由得躲到男人的身边,有些紧张:“这里会不会有坏人?”
  
      陆晋琛闻言,当即眉头拧起。
  
      他把人揽到怀里,边道:“没有。”
  
      宋可乐还是很害怕的样子,一直都紧紧的贴着陆晋琛,不愿意离开他。
  
      陆晋琛的心里大为惊讶。
  
      这种行为,在心理学上,被称为创伤后遗症!
  
      一般情况而言,在多数被歹徒挟持后成功解救出来的人质里面,很多人都会患上这种心理疾病。
  
      他们会下意识的躲避人多的地方,因为害怕再次遭受伤害!
  
      陆晋琛很心疼。
  
      他搂着人上了车,然后嘱咐司机:“回老宅。”
  
      “是!”
  
      司机应声,发动引擎上路。
  
      宋可乐闻言,很意外的看向陆晋琛,却听他笑着解释道:“我已经想过了,现在放了假,你呆在家里也无聊,我们回去住两个月吧,等你开学以后再搬回昭和,怎么样?”
  
      “听你的。”
  
      宋可乐靠着他,显得很依赖。
  
      陆晋琛对她愈发的怜惜。
  
      抵达陆家老宅的时候,纳兰雅芳已经收到了消息,这会儿竟亲自站在门口迎接。
  
      陆晋琛搂着人下了车,看到女人以后,敛着声:“妈!”
  
      纳兰雅芳点点头:“来了啊。”
  
      说完以后,她又将目光落在陆晋琛怀里的小丫头身上,特别是见着他俩动作亲密的样子时,不禁微微皱眉,开了口:“可乐这是怎么了?脸色好像不大好!”
  
      陆晋琛解释道:“她有点晕车。”
  
      “噢。”
  
      纳兰雅芳点点头,继续道:“进去休息吧,管家收拾好房间了。”
  
      “好。”
  
      陆晋琛搂着人进了宅子里。
  
      宋可乐似乎是真的有些晕车,脸色一直就不怎么好,陆晋琛将她送回房里以后,亲自替她脱了衣服,把她放到床上。
  
      “我就睡一会儿。”
  
      宋可乐说道,阖着双眼。
  
      “睡吧。”
  
      陆晋琛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满脸怜惜的看着她。
  
      宋可乐很快进入梦乡里。
  
      在她睡着了以后,纳兰雅芳派人过来,说是有话要问。
  
      陆晋琛替女孩儿掖好了被角以后,轻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