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219章与母亲谈话!
  
      幽静馥郁的花厅内,纳兰雅芳拿着修花剪,正在慢条斯理的给花枝修剪。(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陆晋琛走了进来。
  
      “最近过得怎么样?”
  
      纳兰雅芳开了口,并没有回身。
  
      “还好。”
  
      陆晋琛的回答很淡。
  
      纳兰雅芳直起了身子,转头看他一眼,道:“怎么,没耐心和我说话?”
  
      陆晋琛皱眉,当即道:“没有。”
  
      纳兰雅芳笑了笑,她伸手将修剪下来的花枝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继续道:“你父亲最近在做些什么,你知道吧?”
  
      陆晋琛没搭话。
  
      纳兰雅芳并不介意,她继续修剪着花枝,一边道:“你父亲的性子就是那样,别看平时挺好相处的,可每当到了工作上面,脾气就和你差不多,软硬不吃,你也别怪他。毕竟,他是你的父亲。”
  
      陆晋琛勾唇:“妈,如果您找我来是为了说这些,那很抱歉,我还有事要忙。”
  
      说完,转身就要走。
  
      “是因为那个丫头?”
  
      纳兰雅芳的声音传来。
  
      陆晋琛动作微顿。
  
      继而,他又重新望向自己的母亲,声音略沉:“您这是什么意思?”
  
      纳兰雅芳走了过来,她将修花剪放到桌上,一边拿着毛巾擦手,一边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会忽然搬回来的理由,应该就是为了那个丫头,是吗?晋琛,我是你的母亲,我了解你,也了解莫寒,这么多年了,你们父子俩之间没少闹过矛盾,自从你搬出家里起,我本以为……不过现在,你肯搬回来了,我也很高兴。”
  
      陆晋琛板着脸。
  
      “父亲和您说了什么?”
  
      “他能和我说什么?”纳兰雅芳笑了笑,接着道:“你父亲知道你们要搬回来的时候,显得很高兴,一大早的就让管家给你们收拾房间,你没看见那个小丫头的房间窗户正对着花园这边的?这些都是莫寒吩咐的,从来他就是一个心细的男人。”
  
      陆晋琛:“……”
  
      “我今天和你说了这么多话,只是希望你们父子俩能放下彼此之间的隔阂,毕竟都这么多年了,就算是有再大的仇恨,早就该被时间给冲淡了,不是吗?”纳兰雅芳苦口婆心:“况且,你们还是一脉相通的亲父子,没必要一直都这样,作为妻子,作为母亲,我一直都渴望我们一家人能够相亲相爱的,你明白吗,儿子?”
  
      最后这一声‘儿子’,蕴含太多的无奈和祈求,纵然是铁石心肠的陆晋琛,也无可避免的心软了几分。
  
      不论怎样,眼前这个柔弱的女人,是他的亲生母亲!
  
      “我明白。”
  
      他拧紧了眉头。
  
      纳兰雅芳正欲说什么,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轻声道:“夫人,老爷子回来了。”
  
      “我知道了。”
  
      纳兰雅芳点点头。
  
      管家离开以后,纳兰雅芳又看向陆晋琛,接着道:“儿子,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还有,如果家里的气氛能好一些,那丫头也能生活得更自在些,我已经听过她的一些事情,也是个可怜孩子。”
  
      许是提及宋可乐,陆晋琛的表情变得讳莫如深。
  
      “妈,我希望你能对那丫头好一些!”
  
      纳兰雅芳听了,十分惊讶。
  
      “我何时对她不好了?”
  
      “我先出去了。”
  
      陆晋琛丢下这句话,转身走了出去。
  
      纳兰雅芳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作。
  
      ……
  
      下午时,一家人坐在餐厅里用餐。
  
      宋可乐有几分局促,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如果长辈不说话,她基本上都不出声。
  
      纳兰雅芳主动的给她夹了一块排骨,笑笑道:“尝尝家里做的糖醋排骨。”
  
      “嗯,谢谢外婆。”
  
      宋可乐笑了一下,乖乖的吃排骨。
  
      陆晋琛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吃光了一块排骨以后,询问道:“喝汤吗?”
  
      “嗯。”
  
      宋可乐点点头。
  
      陆晋琛拿着碗,开始给她盛汤。
  
      彼时,陆莫寒也开了口:“在这里还适应吗?”
  
      “适应。”
  
      宋可乐答了句,抬头看向陆莫寒,继续道:“外公,我很喜欢您给我准备的房间。”
  
      “喜欢就好。”
  
      陆莫寒带着微笑,对于这个可伶的小丫头,他很是喜欢。
  
      他继续道:“以后有什么需要就跟管家说,不必拘束,如果管家不能解决,你可以来找我,或者是找你外婆也可以。”
  
      “恩恩!”
  
      宋可乐应下,并道:“我记住了,谢谢外公,还有外婆。”
  
      陆莫寒没再说什么,继续吃饭。
  
      陆晋琛将盛着热汤的瓷碗到她面前,嘱咐道:“先放一会儿,等凉了再喝。”
  
      “知道啦!”
  
      宋可乐扭过头,眉眼弯弯的看着陆晋琛。
  
      她小声的嘀咕着:“你不要这样一直照顾我,会让外公外婆笑话的。”
  
      “想得还挺多!”
  
      陆晋琛轻拍她的小脑袋,眼底满含宠溺。
  
      宋可乐冲他吐了吐小舌头,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
  
      殊不知,他俩的亲昵互动落在对面的纳兰雅芳眼底,却是让她很不安。
  
      诚如纳兰雅芳之前所说,她是陆晋琛的母亲,她了解自己的儿子。
  
      陆晋琛是她看着长大的,他性子淡漠,从小都到对任何人都是冷冷淡淡的,可如今,怎会对这么一个小丫头照顾有加?
  
      纳兰雅芳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
  
      ……
  
      晚饭以后,宋可乐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墙边的苍天大树。
  
      陆莫寒不知何时走了出来,缓缓出声:“这是我父亲在四十多年以前亲手种下的银杏树。”
  
      “啊?”
  
      宋可乐听到声音,蓦然转过身子。
  
      待看清是陆莫寒时,她又笑了起来,脆生生的喊道:“外公!”
  
      末了,她又指着院子角落的那棵大树,道:“这是您的父亲种下的?噢,就是陆晋……叔叔的爷爷?”
  
      “是的。”
  
      陆莫寒点头。
  
      宋可乐皱着眉,想了想,又忽道:“我见过!”
  
      “见过什么?”
  
      陆莫寒看着她。
  
      宋可乐道:“我见过叔叔的爷爷!”
  
      当初正是因为陆晋琛的爷爷,她和陆晋琛之间才会如此迅速的领证结婚!
  
      陆莫寒微诧,正欲说什么,外面忽然传来喧哗的声音,很快,一个少年竟然骑着山地自行车闯了进来。
  
      他动作灵活,驾驭着自行车很轻松的从门槛上一跃而起,接着便顺着石梯跳滑进了院子里。
  
      是陆小祁!
  
      宋可乐一见着他,本能的往陆莫寒的身后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