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230章全身都湿了!
  
      司翰抱着人,静静的待在水底一动不动,他一边给女孩儿的嘴里渡气,一边观察着水岸上的动静。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www。XiangcunXiaoshuo.com提供
  
      两个杀手相互交谈了几句,许是看着水面很平静,他们并没有起疑,很快去了别处。
  
      而这时,宋可乐几乎都快要崩溃了。
  
      “唔唔……”
  
      她用手拍打着少年。
  
      司翰皱着眉,抱着人在水底游动,躲到了芦苇荡的下面,慢慢的托着女孩儿浮出了水面。
  
      出于警惕,他们只露出了半颗脑袋,正好可以呼吸到空气。
  
      司翰紧紧抓着女孩儿,一边观察着岸上的动静。
  
      周遭很安静,能够听到远处传来的鸟鸣声,那两个杀手应该是走远了。
  
      看到这里,他不禁转过头,目光望向旁边的女孩儿。
  
      宋可乐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小脸有些白,打湿的头发贴在她的脸上,让她看起来有几分狼狈。
  
      “走!”
  
      他只简短的说出了一个字,以芦苇荡为掩护,拉着人慢慢的朝着河岸对面游去。
  
      宋可乐没吭声,默默的跟着他的动作。
  
      很快,他们抵达河对面。
  
      “你先上去。”
  
      司翰说道,托住女孩儿的腰,将她送到岸上。
  
      宋可乐几乎是双脚并用,她显得很慌张,好几次都差点滑倒,浑身都湿哒哒的,不断的水滴落。
  
      司翰跟在她的后面。
  
      “呼……”
  
      当双脚终于踩在稳稳的地面上时,宋可乐忍不住的长舒了一口气。
  
      然而,司翰却没有放松。
  
      他立马拉着人就钻进了树林里。
  
      他的步子很急,轻松的穿梭在丛林里面,丝毫不费力气。
  
      只是,宋可乐就做不到了。
  
      若不是少年拉着她,这一路来,她都不知道摔倒过了多少次。
  
      她走得很吃力,加上浑身湿透,一阵风吹来的时候,冻得她直哆嗦。
  
      “我们、我们还要走多久?”
  
      过了许久,她终于忍不住的开了口,话刚落音便是一个喷嚏。
  
      司翰停住脚,回头看她,皱着眉。
  
      “累了?”
  
      他问道。
  
      宋可乐摇头,哆哆嗦嗦的:“冷……”
  
      司翰微诧。
  
      但见着女孩儿浑身发抖的模样时,他的眉头又更紧的皱了起来。
  
      “再坚持一下。”
  
      他沉着声,目光看着女孩儿:“你可以吗?”
  
      “好……”
  
      宋可乐吸了吸鼻子,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司翰绷紧了下颚,并未多说什么,拉着人继续往前走。
  
      大约半个多小时以后,他们走到了大山脚下,仰头望去,只有一片葱郁宽阔。
  
      “他们应该是追不来的。”
  
      司翰说了句,一边看向身边的女孩儿。
  
      宋可乐早就冻得不行了,不停的打着喷嚏。
  
      “啊秋!啊秋!”
  
      “走吧,我们进森林。”
  
      司翰说道,紧紧抓着她的手,带着人走进了茂密的森林里。
  
      森林不比外面,这里到处都是苍天大树,只有少数的阳光可以穿透层层叠叠的树叶抵达地面,冷风吹来,刺骨寒冷。
  
      宋可乐的脸色渐渐苍白起来。
  
      她甚至走路都变得费力。
  
      司翰见状,很担心。
  
      他摸了摸女孩儿的额头,随即道:“不行,你这样下去一定会生病的。”
  
      “我们还要走多久?”
  
      宋可乐双手抱臂,颤着声音问道。
  
      “没有目的。”
  
      司翰摇头,顿了顿,又继续道:“我在等救援。”
  
      宋可乐无语,仰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冷……”
  
      司翰上前,张手抱住女孩儿的柔弱身子。
  
      他语气里有叹息:“还冷吗?”
  
      “冷……”
  
      宋可乐在他怀里点头,少年的身体和她一样冰。
  
      不!
  
      不对,司翰的温度比她更低!
  
      无奈之下,司翰只有捡拾树枝,准备找个地方生火,宋可乐的身子底太差,如果一昧的放纵她穿着湿衣服,这丫头必定会大病一场。
  
      火堆很快升了起来,温暖的火焰,此刻在宋可乐的眼中,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可爱的东西。
  
      她迫不及待的凑到火堆旁边,伸手汲取着温暖。
  
      司翰离开了一会儿,待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几根很长的粗树枝。
  
      在宋可乐不解的目光下,他用粗树枝在旁边架起了一个晾衣架,并道:“你把衣服脱了以后晾在上面,很快就能干掉。”
  
      “啊?”
  
      宋可乐听了他的话,很惊讶:“你让我把衣服脱了放在上面?”
  
      司翰转头看她,表情冷冷的:“不然呢?难道你打算一直穿在身上,等它自然干?”
  
      说真的,宋可乐还真是这样想的。
  
      “是啊……”
  
      她点了头。
  
      这下,司翰的表情就更冷了,他甚至连语气都变得讥讽:“宋可乐,你是想老了以后受尽折磨?我敢保证,今后你绝对会后悔的!”
  
      宋可乐听了这话,并不是很能理解。
  
      “为什么啊?”
  
      她问道。
  
      司翰深吸了一口气,很不耐烦:“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快点把衣服脱了!”
  
      “你怎么不脱?”
  
      宋可乐反问。
  
      司翰微楞。
  
      但很快,他开口答道:“我是男人!”
  
      宋可乐:“……”
  
      “我去前边放哨。”
  
      司翰说道,径直提步去了前方。
  
      宋可乐垫着脚尖望了望,发现少年走了很远,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见他。
  
      “啊秋!”
  
      宋可乐又是一个喷嚏。
  
      她畏畏缩缩的赶紧挨近火堆旁边,伸着双手汲取温暖。
  
      就在这时候,她又忽然反应过来,在小的时候,她好像听奶奶说过,人是不能穿湿衣服的,一旦寒气入侵,在老了以后就会很容易得上风湿病!
  
      她见过奶奶风湿发作的样子,真的很痛苦!
  
      这样一想着,宋可乐又有些害怕了。
  
      她可不想得上风湿病。
  
      于是乎,她又从地上站了起来,再次看了看司翰消失的地方,确认他看不见了以后,这才开始轻手轻脚的脱掉身上的衣服和裤子,然后将它们搭在旁边的树枝架子上。
  
      如此一来,宋可乐这下全身都光了。
  
      她抱着双膝,小心翼翼的躲在衣服的下面,既不会里火堆太近,又不会离得太远,而且还可以利用衣服挡一下自己。
  
      沙沙沙……
  
      就在这时,安静的草丛里面,忽然响起异样的声音。
  
      宋可乐浑身僵住。
  
      她不可思议的转过头,待见着从草丛里慢慢蜿蜒着爬出来的长蛇时,整个人都吓傻了。
  
      “司翰!”
  
      她惨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