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240章被强迫!
  
      楼下客厅有个吧台,里面珍藏着许多名酒,基本上都是顾烨的私人收藏。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網www。XiangcunXiaoshuo.com提供
  
      他并不是一个嗜酒的男人,但偶尔会小酌。
  
      现在,他亲自给金翘翘倒了杯果汁,一边放在她的面前,一边淡道:“女孩子喝果汁比较好。”
  
      “谢谢。”
  
      金翘翘坐在吧台旁边,接过男人递来的果汁以后,低头喝了一口,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说真的,她现在吃什么喝什么都没胃口!
  
      顾烨则是给自己倒了点红酒,他姿态闲逸的将目光落在女孩儿的身上,淡淡勾唇:“我们该说点什么?”
  
      金翘翘闻言,不禁看他一眼。
  
      她没说话。
  
      事实是,她现在不想和他说话。
  
      哦不,准确的来说,她想一辈子都不和他说话,也不要再和他有任何的瓜葛和牵连!
  
      时至今日,金翘翘已经是怕极了顾烨。
  
      他对她所做的这一切,恐怕是让她穷尽一生都无法再忘怀,是她终生的伤痛。
  
      当然了,金翘翘的想法很简单,她以为,顾烨现在不肯放手,是因为还没有过这新鲜劲。
  
      她知道,像顾烨这种玩艺术的人,总是不畏人言的,他们追求刺激,什么不敢尝试?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成为他的尝试之一。
  
      这个男人就是豺狼虎豹,别说是她了,就连整个顾家都不是他的对手。
  
      金翘翘并不笨。
  
      甚至,她在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以后,还能很冷静的思考事情。
  
      她不是没有想过一走了之,可是,她不想吃苦头,她的身上什么都没有,就连身份证都还在派出所里,是她在上个月时刚去办的,直到现在都还没到手。其次,她不想放弃自己的学业,不想自己的这一辈子就这样东躲西藏的度过。
  
      是的,她相信顾烨的能力!
  
      如果她就这样贸然的逃走了,顾烨恐怕会追杀她到天涯海角!
  
      然后,又会被他折磨!
  
      说到折磨,金翘翘真是有苦难言。
  
      在她的记忆中,顾烨是个极为讲究的人,他做派优雅,永远都是风度翩翩。
  
      嗯,这是人前的他!
  
      可到了人后,顾烨的脾气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特别是在最近的这段日子里,她发现,原来这个男人的控制欲,竟然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
  
      他几乎连她穿什么内衣裤都要管!
  
      真的是能把人逼疯!
  
      “你在想什么?”
  
      刚思及此处,顾烨的声音传来。
  
      金翘翘连忙回过神,抬头望向男人,干巴巴的扯了扯嘴角:“我没想。”
  
      “是么?”
  
      顾烨划开了薄唇。
  
      他的表情高深莫测:“翘翘,我希望我们彼此之间能够坦诚心扉!”
  
      坦诚心扉?
  
      金翘翘皱起眉,有几分不解:“您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
  
      顾烨摇晃着高脚酒杯里的红色液体,缓缓的出声:“你的心!”
  
      “我的心?”
  
      金翘翘更紧的皱着眉,不明白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隔了几秒,她说道:“很抱歉,我的心里什么也没有,小叔!”
  
      “没人的时候,你可以不用叫我小叔。”顾烨勾了唇,望着她的表情亦正亦邪。
  
      “不,这是礼数。”金翘翘开口,坦荡荡的与男人对视着,并不气短:“小叔,我都叫了您这么多年了,一时半会儿的也改不来,所以,我还是继续叫您小叔吧!”
  
      “随你”
  
      顾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但随后,他又忽道:“不过,以后在床上的时候,你可不要这样喊我。”
  
      金翘翘的表情僵住。
  
      只听男人的声音继续传来:“否则,会让我有一种负罪感,把自己的小侄女儿给上了!”
  
      金翘翘瞬间面无血色。
  
      就像是被人当众扇了耳光。
  
      而她,只能感恩戴德!
  
      ……
  
      晚些时候,她终于有了些尿意,拿着纸杯去了卫生间,待她再出来的时候,男人正站在门口。
  
      “试了吗?”
  
      他问。
  
      “试了。”
  
      金翘翘点头。
  
      “噢?”
  
      顾烨眯眸。
  
      金翘翘将验孕棒递到他的面前,似是松了口气般的:“我没有怀孕!”
  
      顾烨不做声,他将东西接了过来,拿在手中看了一会儿,冷魅的脸上闪过一丝邪气儿。
  
      他的表情谈不上喜怒,只是那双幽黑的眸,宛若潭水般的深不见底。
  
      “這是一次警钟!”
  
      他如此说道。
  
      金翘翘微怔,抬头看着他,下意识的问:“什么警钟?”
  
      顾烨随手将验孕棒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
  
      他低了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女孩儿:“以后和你做的时候,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
  
      金翘翘僵住。
  
      顾烨伸手捏了捏她的胖嘟嘟脸颊,有几分宠溺,又有几分残忍。
  
      “我可不想让小侄女儿怀孕!”
  
      金翘翘面无血色,整个人都颤抖得厉害。
  
      顾烨倒是好整以暇。
  
      他一边往外面客厅走去,一边丢下话:“我饿了,去煮碗面条来。”
  
      金翘翘慢慢的回过神。
  
      “是。”
  
      她答了句,脚上仿若被灌了铅,有万斤重,她每走一步都显得艰难。
  
      这套房子里的厨房很大,里面应有尽有,但因为很少在家中煮饭,所以显得有几分清冷。
  
      金翘翘将锅洗干净以后,开始烧水煮面。
  
      她整个人都有愣怔,脑子里纷繁复杂,就像是被打乱的一团毛线。
  
      她在想,她自己为什么要委曲求全?
  
      最开始的时候,她以为会很快结束。
  
      可如今,依着顾烨的那番话,难道她真要成为他的禁脔?
  
      不!
  
      她无法忍受!
  
      但是,她现在应该怎么做?
  
      “水烧开了。”
  
      忽然,静寂的厨房里,响起一道冷冽的男声。
  
      金翘翘倏地回过神,抬起头,正好看到顾烨站在厨房门口,双手插兜,表情讳莫如深的看着她。
  
      “你在发呆!”
  
      他说道。
  
      金翘翘没有回答,低下了脑袋,开始往锅里放面条。
  
      同一时间,男人从后面欺身而近。
  
      他的大手缠上了她的腰身,冰凉的唇,落在她的后颈上。
  
      金翘翘瑟瑟发抖。
  
      顾烨却低低的笑:“你在害怕,翘翘。”
  
      “我没有!”
  
      金翘翘咬牙回答。
  
      “是吗?”
  
      顾烨更近的贴着她,大手已经顺着她的衣摆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