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什么是折磨?
  
  漫无目的的等待,才是真正的折磨!
  
  不管金翘翘如何的大吵大闹,那个男人依旧没有出现,日子依旧过得平静如水。
  
  他像是忽然消失了一般,完全无声无息。
  
  金翘翘没有办法,她闹过,哭过,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因为,整个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她的表演,没有任何人会买账。
  
  她又再次陷入了自言自语的模式里,每天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川流不息,看着那远处的日升月落。
  
  这样的日子很难熬。
  
  她失眠了,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头发也是大把大把的往下掉。
  
  终于,顾烨还是出现了。
  
  这一天,外面的天空有些暗,淅淅沥沥的雨滴砸在玻璃窗户上,整个世界都在回响着由大自然演奏的交响曲。
  
  金翘翘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窗户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
  
  她以为又到了饭点,是秘书来给她送饭了,所以,并没有在意。
  
  直到,被雨水打湿的玻璃上,渐渐的浮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
  
  金翘翘发现了,心脏骤然一停。
  
  然后,她慢慢的转过了脑袋,当看见男人的那一瞬间,她的眼泪几乎是汹涌而出。
  
  “小叔!”
  
  她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就要冲向男人。
  
  然而,却在要靠近男人的时候,被他凌厉冷漠的目光,生生的吓得停住了双脚。
  
  她不由得吞咽口水。
  
  “小叔……”
  
  她很小心翼翼,像是一只刚出世的小动物。
  
  顾烨穿着一身冷肃的黑色西装,容颜清魅,双手插兜,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的表情很平静,像是毫无波澜的潭水。
  
  “顾导?”
  
  门口传来秘书的声音,只听他说道:“已经备好了,可以上菜了吗?”
  
  顾烨‘嗯’了一声,从金翘翘的身上抽回视线,不疾不徐的走到旁边的餐桌前落座。
  
  金翘翘却是有些懵了。
  
  上菜?
  
  上什么菜?
  
  难道,顾烨是来和她吃饭的?
  
  似乎是为了验证她的想法,几名服务生走了进来,手里端着珍馐美食,使得冷清的房里,很快弥漫起了诱人的香味。
  
  说实话,金翘翘有些馋。
  
  这半个多月以来,虽然每天都有专人为她送饭,但永远都是些味道寡淡的食物,她曾抱怨过,但不起任何作用。
  
  “过来坐!”
  
  彼时,顾烨的声音传了过来。
  
  金翘翘回过了神。
  
  她有些局促不安,转身望着面沉如水的男人,心跳得很厉害。
  
  这明明就是她夜思日想的场景啊,可如今,当它真正来临的时候,她却如此的惶恐。
  
  或者,这又是咋做梦?
  
  金翘翘想到这里,不禁又偷偷的掐了把自己的手背,一阵钻心的痛意传来,让她不得不信,这并非梦境。
  
  她迟疑着,慢慢的提步走了过去。
  
  她的脑子里百转千回,不断地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最终,她站到了桌前。
  
  顾烨看她一眼,微微颔首,客气而疏离:“坐!”
  
  金翘翘有些敏感,她不自觉的在仔细观察着顾烨的神情和反应,她在想,或许他又是在考验她呢?
  
  她在心中左右权衡了一番,最后走到了顾烨的左手边,准备在他身边的位置落座。
  
  哪料,男人挑了眉梢,表情晦暗不明的开了口:“你坐对面。”
  
  金翘翘的动作一顿。
  
  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是……”
  
  她艰难的点了头,重新将拉出来的椅子放回去,然后坐到了男人的对面。
  
  这是一张长餐桌,中间的距离很长,而他们两人,各自占据一头。
  
  服务生上前,将刀叉和餐盘放上桌。
  
  金翘翘坐着没动,一双眼睛就这么紧紧的盯着对面的男人。
  
  顾烨并没说话,优雅的拿起刀叉,开始慢条斯理的用餐。
  
  他很淡然,用餐期间,连看都不曾看过对面的金翘翘一眼。
  
  然而,金翘翘却是完全没有胃口。
  
  她焦急的等待着,直至看到男人吃完了最后一口食物,她才急急的出声:“小叔……”
  
  顾烨抬头望来。
  
  他勾唇:“你不吃?”
  
  “不……”
  
  金翘翘摇头。
  
  她现在哪有心情吃东西?
  
  “噢,那就可惜了。”顾烨缓缓的笑,目光却依旧漆黑,只听他接着说道:“这可是地道的法国大餐,不光是食物,连厨子都是从法国空运过来的,你真的不尝一下吗?”
  
  “不……”
  
  金翘翘继续摇头。
  
  “随你。”
  
  顾烨轻哼,随手将餐巾丢到桌上,从椅子里站起了身。
  
  金翘翘见状,连忙也跟着站了起来,她慌张的看着他,心跳如雷。
  
  然而,顾烨却什么都没说,竟然转身就要往外走。
  
  “小叔!”
  
  金翘翘大惊,连忙冲了过来,她不顾一切的从后面抱住男人的腰身,泪流满面:“你要去哪?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不要再这样对我,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掉的!”
  
  “死?”
  
  顾烨扳开了她的手。
  
  他转过身,目光悲悯的看着哭得厉害的女孩儿,却缓缓的摇头:“翘翘,你不会死的,有小叔在的一天,你也会在,明白吗?”
  
  说完这话,他还伸手摸了摸女孩儿的脸,却只是触及到了一手的泪水。
  
  他皱眉。
  
  继而,转身又要离开。
  
  这一次,金翘翘明显是激动了,她居然噗通一下就跪到了地上,双手抱着男人的腿,哭得声嘶力竭:“求你不要再把我关在这里了,小叔,我想明白了,我真的已经想明白了!”
  
  “你想明白什么了?”
  
  顾烨低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匍匐在脚边的女孩儿。
  
  金翘翘抽噎了好几下,才结结巴巴的开口道:“以前是我做错了,我、我再也不会离家出走了,小叔,我发誓,我再也不会离家出走的!”
  
  “你那是离家出走吗?”男人冷着声。
  
  金翘翘愣住。
  
  顾烨已是不耐烦,弯腰欲扳开她的手。
  
  就在这时,金翘翘却像是被什么给蛰到了一般,连声就道:“不,不,小叔,你不要丢下我,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说,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呜呜呜呜……我真的会听话的,求你了,不要把我关在这里,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