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328章阳奉阴违!
  
      进了卧室以后,顾烨松了手,丢下话:“去把自己洗干净!”
  
      金翘翘闻言,默不作声的转身去了浴室。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XiangcunXiaoshuo.com
  
      她刻意的在拖延时间,足足在浴室里呆了四十多分钟。
  
      然而,等着她鼓起勇气的走出去时,顾烨竟然还没睡觉,而是斜靠在床边,手里拿着剧本在看。
  
      他抬头望来,声音冷冷:“我还以为你是死在里面了。”
  
      金翘翘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她杵在原地,踌躇着不敢往前。
  
      “怎么,要我过来请你?”
  
      顾烨出声,将手中的剧本放到旁边床头柜上。
  
      金翘翘不敢忤逆他,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可这每一步走来,对她而言,就像是行走到锋利的刀尖上。
  
      她痛得想哭。
  
      可是,偏偏又哭不出来。
  
      终于,她还是来到了床边,像是一个进贡的女奴,把自己送到恶魔的嘴边。
  
      “你这是什么表情?”
  
      顾烨靠在床边,目光冷冷的看着女孩儿:“不愿意?”
  
      “没……”
  
      金翘翘摇脑袋。
  
      顾烨没有回答,伸手一把就将女孩儿拽到了床上。
  
      “啊!”
  
      金翘翘来不及反应,她狼狈的扑倒在男人的大腿上。
  
      下一刻,一双大手伸来,她整个身子被翻转过来,紧接着,男人沉重的身躯便压了过来。
  
      “小叔!”
  
      她惊慌的用双手抵着男人的胸膛。
  
      “闭嘴!”
  
      顾烨不耐烦的呵斥,直接将她的双手扣至头顶,力道有些重,捏得女孩儿很痛。
  
      “疼……”
  
      金翘翘瑟缩。
  
      顾烨不管不问,径直开始落吻。
  
      他的吻,向来就重,像是攻城略地般的毫不留情。
  
      他狠狠的吮吸着女孩儿柔软的唇瓣,像是要将她揉进骨血里的力道,几乎是毁灭。
  
      金翘翘受不了,轻微的挣扎了一下,却被顾烨一把撕开了衣服。
  
      “啊!”
  
      她惊叫。
  
      她是真的很害怕,那种撕裂般的痛,真是比这世间的任何酷刑都要残忍,简直就是让人生不如死!
  
      她开始痛苦的叫起来:“小叔,小叔,我今天真的不行,我、我来大姨妈了,我错了,我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
  
      顾烨忽然停下动作。
  
      他伏在女孩儿的身上,两眼阴狠的等着她。
  
      “你说什么?”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神情。
  
      金翘翘颤抖着。
  
      她顶着男人施来的无声压力,结巴道:“我、我来大姨妈了……”
  
      顾烨自然是不相信。
  
      他一手掐着女孩儿的脖子,一手顺着她的腰身往下,直接隔着裤子就摸上了她的那地儿。
  
      果不其然,他摸到了厚厚的姨妈巾。
  
      金翘翘浑身发颤,仰着脖子,两眼瞪着天花板。
  
      她在想,如果顾烨发现她是假的,会不会当场就把她掐死?
  
      “早上都没有……”
  
      男人很疑惑。
  
      金翘翘闻言,立马解释道:“是、是下午的时候来的……”
  
      顾烨挑了眉梢。
  
      他知道她的信期时间,差不多也是在这俩天。
  
      彼此沉默了一会儿。
  
      最后,顾烨收回了大手,径直躺在床上。
  
      他的语气很不好:“睡觉!”
  
      说完,直接闭上眼。
  
      金翘翘从床边坐了起来,她小声的喘息了几口气,起身去关了房间灯以后,这才轻轻的爬上床,没敢闹出太大的动静,轻悄悄的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她侧着身子,很小心的只占据了整个大床的三分之一的位置。
  
      然而,不管她再如何的缩小自己,顾烨还是从后面靠了过来,发烫的胸膛就贴在她的后背上,大手穿过她的腰,很危险的放在她的小腹前。
  
      金翘翘没敢动。
  
      她屏息着,心里在猜测着顾烨的用意。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男人却没有再继续任何动作。
  
      他静悄悄的,呼吸就洒在她的后颈上,似乎是……睡着了?
  
      金翘翘高悬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她也累了,不禁闭上了双眼,慢慢的进入了睡梦里面。
  
      ……
  
      次日。
  
      她被一阵酥酥痒痒的感觉给闹醒,刚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的胸前伏着一颗黑色的脑袋。
  
      “啊!”
  
      她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连想都没想的就挥手而去。
  
      顾烨正好抬起头。
  
      于是……
  
      ‘啪’的一声,金翘翘的手掌正好打在他的脸上。
  
      她一见着是顾烨,当即被吓得差点忘记呼吸,脸色刷拉一下就变得惨白惨白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结结巴巴的解释,目光惊恐的看着男人。
  
      顾烨面无表情。
  
      “你昨晚说梦话了。”
  
      他缓缓的开口。
  
      “啊?”
  
      金翘翘一楞,完全没有想到男人会忽然说出这句话,她还以为自己这次是死定了!
  
      她呆呆的:“什么、什么梦话?”
  
      顾烨从她的身上离开。
  
      他盘腿坐在床上,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俊颜却清冷一片。
  
      他道:“你在喊我的名字!”
  
      金翘翘:“……”
  
      顾烨不说话了。
  
      金翘翘纠结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那个,除此以外呢,我还说了什么?”
  
      “没有。”
  
      顾烨答道。
  
      金翘翘不禁舒了口气,她还真怕自己在梦里面喊什么顾烨去死吧!
  
      思及此处,她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头有些晕,更要命的是,她的睡衣已经全部被男人给解开了,里面风光无限。
  
      她低下头,一边系着扣子,一边说道:“昨天我去超市里买了一点米线,我们今天的早餐吃米线吧,好吗?”
  
      顾烨依旧维持着原状。
  
      他冷眼看着女孩儿的动作,勾唇道:“金翘翘,你现在倒是听话,愈来愈像一个家庭主妇!”
  
      金翘翘闻言,不禁停住了的动作。
  
      她抬起了脑袋,两眼看着男人,一副很正经的表情:“可是,家里只有我,你又不做饭,我能怎么办?”
  
      “怎么,你在怨我不找保姆?”
  
      顾烨眯眸。
  
      金翘翘立马变乖,摇头道:“没有,能伺候小叔是我的福气!”
  
      “这话我爱听!”
  
      顾烨笑了起来。
  
      但在下一刻,他忽然倾身凑近女孩儿,一手捏住她的下颚,眼神儿里有阴狠的光芒:“只可惜,你并不适合撒谎,翘翘,我很不喜欢你阳奉阴违的样子!”
  
      金翘翘闻言,瞬间红了眼眶。
  
      “你到底要我怎样?”
  
      她几乎是用苦苦哀求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