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两日后,家中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说是不速之客,其实是没有想到他会亲自过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顾烨的父亲——顾鹤洋!
  
  这天,金翘翘还在厨房里面熬粥呢,忽然听到外面的门铃声响了起来。
  
  “请稍等一下!”
  
  她一边扬声说道,一边往外面跑了去。
  
  刚拉开门,整个人都愣住了。
  
  “爷爷!”
  
  她惊讶不已。
  
  顾鹤洋板着脸,两眼犀利的瞪着她:“怎么,要我在门口说话?”
  
  “噢,对不起!”
  
  金翘翘连忙将人引进了家里,并为老人拎来了一双拖鞋。
  
  她很谨慎小心的问道:“爷爷,您是一个人过来的吗?”
  
  “叫你小叔出来!”
  
  老人径直说道,并没有回答金翘翘的问题。
  
  金翘翘一怔。
  
  而后,她忙点头,道:“哎,爷爷,您先在客厅里等一下,我这就去叫小叔过来。”
  
  说完这话以后,她看了眼老人,这才转身往二楼跑。
  
  因为演员更换问题,顾烨昨儿和各位编剧制片等人商讨了小半宿,这会儿还在补眠,整个卧室里都安安静静的,厚重的窗帘被拉上,显得屋中光线黯淡。
  
  金翘翘并没有开灯,直接进了屋里。
  
  “小叔!”
  
  她小声的喊道。
  
  床上男人并未有任何动静。
  
  她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弯下腰,伸手碰了碰男人的肩头,刚喊了一个‘小’字,怎料,梦中的男人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往下一拉,直接将她整个人都拉进了怀中。
  
  “啊!”
  
  金翘翘低呼。
  
  一阵天旋西转。
  
  回过神时,她已被男人颀长的身躯压在下面。
  
  “您别这样……”
  
  金翘翘欲挣扎。
  
  可是,顾烨根本就没有给她机会,强势的吻已经密密麻麻的落了下来。
  
  “唔唔……”
  
  金翘翘摇头,心里焦急得很,并不愿意配合男人的热情。
  
  如此一来,顾烨有些愠怒。
  
  他的吻又渐渐变得狂肆起来,重重的侵略着本就属于他的所有领地。
  
  “小……唔唔……别……”
  
  金翘翘蹬着双腿,拼了命的挣扎。
  
  今日不比寻常,老爷子就在楼下客厅,若是他忽然上来撞见了,那这后果就不堪设想!
  
  “金翘翘!”
  
  顾烨也恼。
  
  他难得有点兴趣,却被这丫头搅得没心情。
  
  “爷爷,爷爷来了……”
  
  金翘翘趁着这个空隙里,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顾烨微怔。
  
  他蛮意外的:“老爷子来了?”
  
  “就、就在楼下客厅!”金翘翘红着眼,目露祈求的看着他:“求你,别让他知道……”
  
  她和顾烨之间的糜乱关系,并不想被外人所知晓。
  
  因为连同金翘翘自己都没法接受这种关系,可想而知,若是进入别人耳中,那将是怎样一番光景。
  
  她会受不了的!
  
  她会彻底疯掉的!
  
  “怕什么。”
  
  顾烨看着她这么一副没出息的样,有些动气:“就算让他知道了又怎样,能吃了你?”
  
  金翘翘不吭声,只是一个劲儿的摇着脑袋,泪眼汪汪的。
  
  顾烨放开了她。
  
  他满脸的怒色:“滚下去!”
  
  金翘翘连滚带爬的从床上离开,哆哆嗦嗦的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
  
  “看我做什么?”
  
  顾烨自床上坐起,悠然自得:“去煮咖啡,我待会儿要喝。”
  
  “哎!”
  
  金翘翘点头,转身就往外走。
  
  然而,她走了没几步,又听到后面的男人说道:“对了,你上次煮的米线还不错,我今天还要吃!”
  
  金翘翘停住脚。
  
  她没有转身,只是说道:“家里的米线不多了,可能只够煮半碗,要不,您吃饺子?”
  
  “就米线!”
  
  顾烨冷着声:“有多少煮多少。”
  
  “哎!”
  
  金翘翘点头,提步走了出去。
  
  她先是去厨房泡了一杯茶,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去了客厅。
  
  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前边电视机里正放着新闻。
  
  “爷爷,您先喝茶!”
  
  金翘翘一边说着话,一边将热茶放到了茶几上。
  
  老爷子瞥了她一眼,很冷淡:“顾烨呢?”
  
  “小叔昨儿工作到了半夜,他正在补眠了,我已经叫过他了,应该是快下来了。”金翘翘解释道。
  
  “昨晚工作到半夜?”
  
  老爷子听了这话以后,脸色很沉:“在他心中,永远都是工作比家还重要,你平时在他身边,怎么就不知道多劝劝?”
  
  金翘翘暗暗咋舌。
  
  她连躲都躲不及,哪还敢劝?
  
  不过,想归这样想,她可不敢真的说出口。
  
  “是,我以后会多劝着小叔的。”
  
  金翘翘答道。
  
  可不料,她话音刚落,客厅口便传到一道清魅的男音:“劝我什么?”
  
  金翘翘急忙转过身,正好看到顾烨走进来。
  
  她张了张嘴,正要说话,老爷子却先她一步的就开了口:“劝你要记得多顾家,平时多休息,不要玩命儿的工作!”
  
  “噢?”
  
  顾烨挑了眉梢。
  
  他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金翘翘,接着才看向了老人,有几分懒散:“爸,您过来做什么?”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了?”老爷子瞪他一眼,继续道:“几次让人请你都请不过来,所以就只有我这个老人家亲自过来了。”
  
  “瞧您这话说的。”顾烨笑了笑,他走到另外一张沙发上落座,边道:“我不是不过来,只是最近的工作比较忙,戏拍了大半,剧本却一改再改,我也想来看您,但是真的没多少时间!”
  
  “哼!”
  
  老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
  
  其实,这些都是客套话,明理人都知道个中缘由。
  
  但说实话,在金翘翘的心里,她一直都觉得奇怪,老爷子和顾烨的关系是父子,但除了血缘以外,他俩之间是真的看不出有半点父子的关联,你看看,就连说话都是彼此客客气气的,哪像亲父子了?
  
  “让你煮的咖啡呢?”
  
  适时,顾烨的声音传来。
  
  金翘翘猛地回过神,她忙道:“噢,正煮着呢,我去看看!”
  
  说完,转身就往厨房方向而去。
  
  远远的,她听到老爷子问了句:“你俩怎么住在一起了?”
  
  顾烨回答:“多个人不冷清,况且,翘翘做饭还不错!”
  
  至于后面的,金翘翘没有再听到。
  
  她的心里就在想,难道在顾烨的心里,她就是一个暖床加做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