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旁人赶紧上前解释:“首长,这是汇演组委会给您准备的,这些都是演员,专门来给您”
  
  “胡闹!”
  
  陆晋琛打断他的话。
  
  他很生气:“组委会的人都是什么脑子?平时没点真材实料,搞这些花花功夫倒是在心,待会儿让负责人来见我!”
  
  “是是是!”
  
  旁人赶紧鞠躬点头,迟疑着:“那这些人……”
  
  “都散了。”
  
  陆晋琛哼了声,提步离开。
  
  众人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宋可乐一直默不作声的紧跟在陆晋琛的后面,她回头看了眼,心里却在想着,原来陆晋琛生气的时候这么有威力,好像所有人都很害怕的样子。
  
  因为表演是在晚上,陆晋琛先回了趟师部。
  
  在他的办公室里,宋可乐看到了他得过的很多奖项,其中最令她感到意外的是,陆晋琛以前居然还参加过自由搏击比赛,而且还是金奖!
  
  “你以前这么厉害啊!”
  
  她惊叹连连,瞪眼看着玻璃柜里的诸多奖杯。
  
  陆晋琛坐在办公桌前,十分的淡定:“要喝水自己倒。”
  
  “我不喝水。”宋可乐皱着眉头,她将视线从柜子里移开了以后,接着又望向了男人,她笑嘻嘻的:“陆晋琛,你会的东西可真多,能不能教我一点啊?”
  
  “你想学什么?”
  
  男人随手拿过桌上的档案,一边看向前边的女孩儿。
  
  宋可乐裂开嘴,笑着说道:“我的要求也不高,只想学两招防狼术,若是以后遇到坏蛋了,还可以很英勇的把他击退!”
  
  陆晋琛闻言,稍作思忖,觉得这丫头的想法不错。
  
  “好,我会给你安排一个教练。”
  
  “什么嘛,你不打算亲自教我吗?”宋可乐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就不乐意的皱起了眉头。
  
  男人叹气。
  
  “我的时间不多,只能给你找个教练。”
  
  “那算了……”宋可乐撇了嘴。
  
  这时候,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忙道:“不对呀,我上次也来过你的办公室里啊,但好像不是这间哎,呃,你到底有几个办公室?”
  
  “我刚搬过来。”
  
  陆晋琛解释道。
  
  “噢,是这样啊……”
  
  宋可乐点头,她左右望了望,视线最后定格在茶几上的一个小花瓶上,里面插了两支百合,使得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淡淡的清香。
  
  她当即就敏感的问道:“这个花是谁的?”
  
  陆晋琛扫了眼,不甚在意的道:“不知道,可能是副官准备的。”
  
  “是吗?”
  
  宋可乐挑眉。
  
  她表情狐疑:“你的哪个副官会这么心细?居然还懂插花,我觉得这个花瓶也挺好看的!”
  
  陆晋琛一怔,有些哭笑不得的道:“你想说什么?”
  
  宋可乐双手环胸,慢慢走到茶几跟前。
  
  她左右打量着那个玻璃花瓶以及里面的百合花,最后下出结论道:“不对,这个不可能是你的副官准备的,陆晋琛,我敢打赌,这个绝对是一个女人给你准备的!”
  
  陆晋琛挑眉。
  
  宋可乐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盯着他:“说,是不是有哪个女人来找过你?别急着否认,上次我就已经见到过一个了,假惺惺的给你送什么盆栽,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你在瞎说些什么。”陆晋琛无奈的摇头,接着说道:“丫头,这个真的是副官准备的,如果你不信的话,我这就把人叫来,好不好?”
  
  宋可乐倨傲的抬着小下巴,就这么盯着他。
  
  陆晋琛拿起桌上的座机,准备拨号。
  
  彼时,门外传来声音:“报告!”
  
  说曹操曹操到!
  
  陆晋琛放下了座机听筒,正声道:“进来!”
  
  话音刚落,副官推门而入。
  
  他先是敬了个礼,然后才开始恭恭敬敬的汇报工作。
  
  一时间,整个房里就只有他的声音。
  
  宋可乐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陆晋琛看了他好几眼,一直都是好脾气的坐在那里,直到副官汇报完了工作,他才状似无意的问了句:“茶几上的花是怎么回事?”
  
  副官一怔。
  
  他转头看了眼那边的茶几,没反应过来:“怎么了?”
  
  “你从哪弄来的?”
  
  陆晋琛继续问道。
  
  那边,宋可乐依旧坐在沙发上,可那双耳朵却早就高高的竖了起来。
  
  只听副官答道:“这花是今早的时候,老夫人派人送来的,我以为您是知道的,所以就让人放到了茶几上。”
  
  说到这里一顿,副官又小心翼翼的望着男人,继续道:“您不喜欢?”
  
  “没事。”
  
  陆晋琛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
  
  副官敬礼,旋即转身退了出去。
  
  房中静了下来。
  
  忽然,旁边传来脚步声。
  
  宋可乐瞬间转过头。
  
  可是,来不及了,陆晋琛已经坐到她的身边。
  
  她忙不迭的就想站起来。
  
  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往回一收,正好将她整个人拉进怀中。
  
  他怀抱着女孩儿温香软玉的身子,笑声低沉:“吃醋了?”
  
  “醋是什么?”
  
  宋可乐反驳,拿眼睛瞪他:“陆晋琛,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不是。”
  
  男人摇头,一般正经的就回答道:“你吃醋的样子很可爱!”
  
  宋可乐怔住。
  
  她忽然就傻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天,她真的没有吃醋啊!
  
  她只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得到,这个花瓶和百合居然是外婆让人送来的。
  
  ……
  
  晚上的时候。
  
  距离文艺汇演开场的前二十分钟,宋可乐跟着陆晋琛进了场,她纯粹是沾了男人的光,观看座位被安排在第三排,而陆晋琛则是在第一排,虽然没能和他坐在一起,但是她也已经很满足了。
  
  哪想,临开场还有三分钟的时候,她忽然感到一阵尿急,实在是憋不住了,她只有偷偷问了旁人,然后才弯腰退出了座位席,步伐匆匆的往外走。
  
  出了会场以后,她很顺利的找到卫生间。
  
  等着她终于解决完了个人问题以后,刚走出来,身后骤然传来一道力,她整个人都来不及反应过来,便已被擒到了旁边的紧急消防通道里。
  
  “啊!”
  
  宋可乐受惊,正要呼救命。
  
  “闭嘴!”
  
  清冽的声音传来。
  
  宋可乐当即欲哭无泪:“怎么又是这招!”
  
  陆小祁捏着她的下颚,像是发了狠:“宋可乐,你这个蠢货,放着老子这么大一个帅哥不要,偏偏就找上了舅舅,说,你到底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