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509章你就是小气!
  
      临睡前。(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宋可乐洗了脸,正站在浴室镜子面前抹着保湿凝露。
  
      刚到一半,陆晋琛就走了进来。
  
      宋可乐从镜子里看了他一眼,裂开嘴道:“你工作完啦!”
  
      “嗯。”
  
      男人应了声,直接走到马桶跟前,开始脱裤子。
  
      宋可乐见状,赶紧转过身子,背对着男人嗔怨道:“你怎么这样啊,我还没弄完呢!”
  
      男人不予理会。
  
      宋可乐跺脚,提步走了出去。
  
      大约半分钟以后,陆晋琛走了出来,打开衣柜取出睡衣。
  
      宋可乐坐在床边,两眼望着他,声音瓮瓮的:“晋琛……”
  
      陆晋琛转头望来,表情平静,宛若波澜不惊的湖面。
  
      宋可乐咬着唇,嗫嚅道:“你怎么了?”
  
      “没事。”
  
      陆晋琛答了句,拿着睡衣去了浴室里。
  
      宋可乐垂下小脑袋,听着从里面传来的哗哗水声,闷闷不乐。
  
      过了会儿,男人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宋可乐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听到动静以后,连忙抬头望来,两眼中充满希冀。
  
      陆晋琛显然没料到这一幕,不禁微怔。
  
      但很快,他恢复如常,声音淡淡的:“还没睡?”
  
      “你生气了?”
  
      宋可乐仰着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没有。”
  
      陆晋琛答道,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前走。
  
      “陆晋琛!”
  
      宋可乐忽然从床边站了起来。
  
      男人站住脚,目光平静的望来。
  
      宋可乐咽了咽口水,小手指着床边,声音轻轻的:“你、你过来坐吧,我帮你擦头发,好不好?”
  
      语气很小心翼翼。
  
      陆晋琛并未犹豫分毫,直接走了过来,在床边落座。
  
      宋可乐接过他手中的毛巾,脱鞋爬上床,跪坐在他的身后,动作轻轻地为他擦发。
  
      房中很安静,谁也不曾主动出声说话,鼻端是男人发间的洗发水味道,让人心神安宁。
  
      几分钟以后……
  
      宋可乐收回了手,笑着道:“好了!”
  
      陆晋琛从床边站起来,朝她伸出手。
  
      宋可乐见状,心中雀跃,赶紧将自己的小手放进去。
  
      却不料,男人说:“是毛巾!”
  
      宋可乐一怔。
  
      她奴起了小嘴巴,慢吞吞的收回自己的小手,转而将毛巾递给他。
  
      陆晋琛接了过来,见着女孩儿不高兴的模样,不由得笑道:“嘴巴撅得这么高做什么,嗯?”
  
      “你就是个小气鬼!”
  
      女孩儿嗔怨。
  
      陆晋琛只是摇头,拿着毛巾进了浴室,待他再出来的时候,女孩儿已经钻进了被窝里,瘦弱的身子就只有小小的一团。
  
      他关了灯,轻轻掀开被子上了床。
  
      只是,他才刚躺下,女孩儿就自觉的依偎了过来,双手双脚的抱着他,极尽依赖之意。
  
      “晋琛……”
  
      她启了声。
  
      “嗯?”
  
      陆晋琛闭着眼,大掌缓缓的抚着她的后背。
  
      宋可乐在他的颈窝里磨蹭了两下,轻轻道:“我们不要冷战好不好?我一点都不喜欢!”
  
      陆晋琛的声音很温柔:“乖,我们没有冷战!”
  
      “那你什么不搭理我?”
  
      宋可乐抬起了小脑袋,在黑暗中望着男人。
  
      “没有。”
  
      男人继续否认。
  
      “你就是小气!”
  
      宋可乐哼了一声。
  
      男人蓦地收紧大手:“你再敢说一遍!”
  
      “晋琛……”
  
      宋可乐撒娇,两只软软的小手抱着他的脖子,就跟只粘人的小猫似的。
  
      陆晋琛很无奈。
  
      “行了,早点睡!”
  
      “唔……”
  
      宋可乐闭了眼,乖乖的没再乱动。
  
      陆晋琛低头,望着伏趴在自己胸口上的小丫头,大手抚了抚她的发,声音很轻:“晚安!”
  
      “嗯。”
  
      宋可乐轻应了声,微微动了下身子,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很快入睡。
  
      ……
  
      次日中午。
  
      陆小祁因为夜不归宿,刚跨进门,就被陆莫寒一顿呵斥。
  
      他大概是被骂习惯了,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不管陆莫寒如何骂他,始终都面不改色。
  
      到了最后,陆莫寒都骂累了,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怒而质问:“上周你们学校考试的时候,你去哪了?”
  
      陆小祁表情不变的答道:“在宿舍!”
  
      陆莫寒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大怒道:“所有人都在教室里考试,为什么就你没去?在宿舍?你在宿舍里干什么?”
  
      “睡觉!”
  
      陆小祁回答。
  
      此言一出,不单陆莫寒惊讶了,就连其他人都愣住了。
  
      仅仅几秒钟的时间,陆莫寒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朝少年砸来。
  
      陆小祁不躲不闪,依然站得笔直。
  
      烟灰缸从他的额角一擦而过,惊险得令在场众人都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回屋去给我面壁思过!”
  
      陆莫寒冷冷下令。
  
      “噢!”
  
      陆小祁的反应还是很淡,一言不发的就上了楼。
  
      陆莫寒被气得不行。
  
      管家在旁边端茶递水,不断地安慰着自家首长。
  
      宋可乐见状,找了个空隙就偷偷的溜上了楼。
  
      她来到了少年的卧室门前,刚抬手欲敲门,就听见房中传来敲击的键盘声。
  
      她先是惊讶,随即连忙就推开门。
  
      果不其然,陆小祁居然在玩游戏。
  
      “你不要命啦!”
  
      宋可乐疾步走了进去。
  
      陆小祁平静的转头望来,声音冷冷的:“你的教养呢?不知道进别人的房间要敲门吗?”
  
      宋可乐并没有理会他的这句话,径直就道:“外公让你上来面壁思过,你怎么还敢玩游戏?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了,你就死定了!”
  
      少年不搭理。
  
      这时候,楼梯那传来脚步声。
  
      宋可乐急得不行:“快点关掉它啊,陆小祁,有人上来了!”
  
      陆小祁还是没反应。
  
      宋可乐咬牙,忽然就上前拔了电线插头。
  
      “你他妈找死啊!”
  
      少年暴怒。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传来管家的声音:“哎哟,首长您走慢点……”
  
      说话间,陆莫寒已经站到门口。
  
      不顾很显然的是,陆莫寒没料到宋可乐也在房中。
  
      他先是微怔,随即沉声道:“可乐,你出去!”
  
      “噢……”
  
      宋可乐担忧的望了一眼陆小祁,垂着脑袋往外走。
  
      陆莫寒进了屋,遣走了所有人以后,‘嘭’的一下就重重关了房门。
  
      管家和宋可乐站在外边,面面相窥。
  
      宋可乐皱着眉:“陆小祁会有事吗?”
  
      管家叹气:“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