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浴室里,宋可乐的声音正传出来:“这里的水好脏啊,全是黑的!”
  
  司翰很着急:“你把门打开!”
  
  宋可乐没说话。
  
  司翰拍着门板,继续道:“你再不打开,我就要撞门了!”
  
  “她都没穿衣服,怎么给你开门?”君澜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司翰一怔。
  
  他有些尴尬:“噢,那你来吧。”
  
  说着,一边往后退。
  
  君澜扫她一眼,提步到了浴室门口,敲门道:“开门,是我!”
  
  宋可乐怯生生的声音传来:“外面就你一个人吗?”
  
  君澜没吭声。
  
  司翰很自觉的走了出去。
  
  这时候,君澜才说道:“是,外面就我一个人。”
  
  几秒后,浴室门缓缓打开。
  
  宋可乐用浴巾裹着自己,头发也散开了,可怜兮兮的:“君澜,这里面的水都是黑的。”
  
  “我看看。”
  
  君澜走了进来,打开水龙头以后,发现里面流出来的水色有点问题。
  
  她并不着急,稍微等了一会儿,水流渐渐变得清澄。
  
  她解释道:“这里应该是许久没人住过了吧,水管里面已经生锈了,所以在开水的时候,难免会带出来一些脏的,你再稍微等会儿就好!”
  
  宋可乐有些纠结:“可是,我发现这里好像没热水!”
  
  君澜微诧。
  
  她又打开了淋浴头,等了大约三分钟,也没见里面流出热水。
  
  她皱眉:“可能是没烧水,你能用凉水洗澡吗?”
  
  宋可乐犹豫了一下,微微点头:“可、可以的!”
  
  “那好,你小心一点!”
  
  君澜丢下话以后,转身出了浴室。
  
  宋可乐很郁闷。
  
  ……
  
  晚上,君澜不知道从哪里去弄了两盒泡面,往里放了开水以后,两人坐在床上吃面。
  
  宋可乐吃得挺欢乐的,粉嫩嫩的脸颊,笑得格外的灿烂。
  
  君澜望着她,忽然道:“宋可乐,你不觉得可惜吗?”
  
  “什么?”
  
  宋可乐看着她,满脸的不解。
  
  君澜继续道:“放弃了优越的生活,然后跟着我们整日的逃命,你真的不后悔?”
  
  宋可乐摇头。
  
  她说道:“我觉得挺好的,虽然这种日子很危险,可是,人生在世,不过短短几十年,如果一直风调雨顺的话,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再说了,我也没觉得我以前的生活有多好啊,在我爸爸没去世以前,我的生活里就只有学习,而且每次都要隔好久的时间才能看到一次爸爸,他实在是太忙了!”
  
  君澜点点头,认真的倾听着。
  
  宋可乐喝了一口水,接着道:“再然后,我爸爸去世以后,我就跟着陆晋琛在一起,那个男人也是好霸道的,比我爸爸还爱管着我,不过我也一直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嘿嘿,因为我小时候都没人管的。”
  
  君澜的表情很无语。
  
  宋可乐见状,连忙又道:“你别误会啊,那个,我的意思是,我是喜欢陆晋琛的,因为他对我好,虽然有时候很严厉,但是他是真的对我很好呢。”
  
  君澜放下了手中的泡面,不能理解的道:“既然那个人对你好,你为什么还要离开他?”
  
  宋可乐抿了抿唇,声音有些低:“因为陆晋琛的妈妈不喜欢我,每次陆晋琛不在家里的时候,她都会骂我,嫌弃我,我很怕她……但是,我又没办法,她是长辈,我不能和她吵架……”
  
  君澜点点头。
  
  她道:“我上次听你说过的,你们的婆媳关系不大好,噢,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宋可乐摇头。
  
  她的眼眶开始泛红:“我每天都在求他,求他让我搬出来,就算让我一个人照顾自己,我也不想再待在那个家里。可是,他不同意,还把我骂了一顿……君澜,你不知道,其实我并不是陆家挑中的儿媳妇,他们喜欢的是孙菲菲,而不是我,那些人……我是说陆晋琛的妈妈,在她的眼里面,我只是一个生孩子的机器,上次我亲耳听见她的说,如果不是因为孩子的话,她根本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
  
  这下,君澜彻底震惊了。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宋可乐:“你都有孩子了?”
  
  “没有了……”
  
  宋可乐很沮丧。
  
  君澜皱眉:“什么意思?”
  
  宋可乐很伤心的道:“我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就没了……”
  
  君澜叹气。
  
  她心疼的把宋可乐揽到怀里,说道:“真是没想到,你看起来还这么小,却已经经历了这么多!”
  
  “是吗?”
  
  宋可乐仰起脑袋,笑嘻嘻的:“我看起来很小吗?以前陆晋琛也是爱说这话,他总嫌我太小了,可是明明就是他的年纪太大了嘛,还不喜欢我说他……”
  
  每次提到陆晋琛的时候,宋可乐的眼睛里总是有晶亮的光芒。
  
  君澜望着她,感叹的道:“那个男人把你保护得很好,你的性格也好,不爱记仇,这点挺好的!”
  
  “恩恩!”
  
  宋可乐点头,丝毫不知羞。
  
  君澜哈哈的笑,两人很快打成了一片。
  
  ……
  
  次日清晨。
  
  楼下的酒吧在白天的时候就变成了餐厅,舞女们也变成了服务员,穿着大方得体的衣服,正在认认真真的打扫卫生。
  
  宋可乐和君澜下了楼。
  
  “想吃点什么?”
  
  君澜问道。
  
  宋可乐闻言,没多想的就道:“随便什么都好,我不挑食。”
  
  “好的。”
  
  君澜点点头,走到前边去点餐。
  
  宋可乐随便找了一张桌子,仰头看着前边正在播放的电视。
  
  很快,热气腾腾的意面被端了上来。
  
  宋可乐低头尝了一口,发现有些辣,但还在她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两人都在用餐,气氛很安详。
  
  忽然!
  
  外面店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少年大步走了进来,风尘仆仆。
  
  君澜第一时间戒备,手已放在腰间的手枪上。
  
  宋可乐却目瞪口呆:“陆小祁!”
  
  陆小祁望着桌上的食物,冷笑:“现在还有心情吃东西?”
  
  宋可乐从座位里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找来的?”
  
  陆小祁掠了一眼那边正从楼上走下来的司翰,接着又望向宋可乐,表情高冷:“有时间问问题,还不如抓紧跑路。”说到这里一顿,又道:“舅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