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晋琛!”
  
      孙菲菲眼尖,第一时间就看见了陆晋琛等人。
  
      “哟,这不是孙菲菲么!”潘云双手环胸,笑得痞痞的。
  
      “潘云,好久不见了。”
  
      孙菲菲始终款款大方,屹然就是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
  
      随着她的话,纳兰雅芳走了过来。
  
      潘云见到长辈,立马就收敛了不少,微笑道:“伯母!”
  
      纳兰雅芳点头示意。
  
      继而,她又缓缓望向了陆晋琛和宋可乐。
  
      “妈。”
  
      陆晋琛沉着声。
  
      “妈妈。”宋可乐也喊了一声,规规矩矩的。
  
      “来这吃饭的?”纳兰雅芳开口道。
  
      “嗯。”
  
      陆晋琛应了声,显得不咸不淡。
  
      纳兰雅芳习以为常,她接着道:“既然如此,正好菲菲订了包厢,大家就一起过来吧。”
  
      陆晋琛敛眉。
  
      潘云适时的出声道:“伯母,您难得来一回,我们还是别打扰您享受清静了,这”
  
      “不乐意陪我这个老人家?”
  
      纳兰雅芳径直开口,目光淡淡掠来,气势不减。
  
      潘云语噎,只得将没说完的话,艰难的吞回腹中。
  
      随后,众人一同进了锦府。
  
      经理亲自迎了出来,将他们领到了包厢。
  
      落座以后,孙菲菲殷勤的将菜单递到纳兰雅芳的面前,笑道:“干妈,您看看菜单,这些都是锦府的特色菜。”
  
      纳兰雅芳却没有看菜单。
  
      她眯着眸,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宋可乐。
  
      宋可乐很紧张,一直低着脑袋,放在桌下的小手,紧紧的拧在一块。
  
      “可乐。”
  
      终于,纳兰雅芳还是点到了她的名字。
  
      宋可乐连忙抬头望来,怯生生的:“妈、妈妈?”
  
      “前些日子,听说你出国去玩了?”
  
      纳兰雅芳慢条斯理的问道,即使是当着陆晋琛的面,她也并无忌讳。
  
      反之,她像是在故意做给旁人看的。
  
      如果是放在平时的话,私底下里,她会和宋可乐这么说话?
  
      “是……”
  
      宋可乐咬牙应道。
  
      “噢?”
  
      纳兰雅芳挑起眉梢,慢悠悠的继续问道:“你是和谁一起出国的?在此之前,我怎么也没听你提起过?”
  
      这不明摆着在兴师问罪么?
  
      宋可乐咽口水,偷偷的去望了眼旁边的男人。
  
      陆晋琛拧着眉,已经沉沉的开了口:“妈,她是跟着一个朋友出去的,这是我答应她的事,让她出去好好玩一玩,放松放松!”
  
      “是吗?”纳兰雅芳冷笑:“可是,我怎么听说,这事儿闹得有点严重啊,好像都上国际新闻了?”
  
      饭桌上,仿若弥漫着无形的硝烟。
  
      潘云和徐璐难得默契,双双选择了沉默的喝茶,只当个无声的旁观者就好。
  
      “这是误会!”
  
      这时,陆晋琛的声音传来。
  
      他接着说道:“可乐是跟着朋友选择了自驾游,在途经海关的时候,很偶然的遇见了当地人和警方发生了冲突,只是他们是外地人,难免被媒体抓住以后大肆宣扬。”
  
      “原来如此。”
  
      纳兰雅芳笑了笑,这才接过了孙菲菲递来的菜单,开始点菜。
  
      这个话题,似是暂时告一段落。
  
      陆晋琛侧过头,看向身边的小丫头。
  
      宋可乐正低着一颗小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瘦弱的小小身子,让她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兔子。
  
      他心生怜惜之意,不由得从桌下握住她的小手。
  
      宋可乐的身子一僵。
  
      她缓缓转头望来,乌黑眼眸微微湿润。
  
      “乖!”
  
      陆晋琛冲她一笑。
  
      宋可乐抿唇,轻轻的点头。
  
      其实,她不害怕的。
  
      只要有陆晋琛陪在她的身边,她就无所畏惧。
  
      因为她知道,他会保护好她!
  
      ……
  
      今天这顿饭,注定是索然无味的。
  
      饭桌上,基本都是孙菲菲在讲话,不管气氛如何尴尬僵硬,她始终都能游刃有余,总是会不断的找到新的话题。
  
      只是,除了纳兰雅芳以外,其余人都不怎么爱搭理,一直都是食不语。
  
      好不容易吃完饭以后,纳兰雅芳忽然问道:“你们什么时候搬回来?”
  
      宋可乐屏息着,小手紧紧拽着男人的大手,静待他的回答。
  
      陆晋琛的表情不变,答道:“快到九月了,这丫头也该回学校上课了,所以我们暂时不会再搬回来。”
  
      纳兰雅芳皱起眉。
  
      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宋可乐,忽然,竟笑了起来。
  
      她柔着声的道:“可乐,你以后没事的时候,可要回来多陪陪我和莫寒,不要总是麻烦人家菲菲来照顾我们,若是让旁人看了,还以为你这做儿媳的不懂孝顺!”
  
      陆晋琛顿时不悦,正欲开口,宋可乐却已出了声。
  
      “是,我知道了。”
  
      她表现得乖巧。
  
      如此,纳兰雅芳便满意了,随后又说了几句嘱咐的话。
  
      宋可乐连连点头应允。
  
      然后,纳兰雅芳才带着孙菲菲离开。
  
      空气中的窒息感终于消失。
  
      潘云长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道:“小可乐,事到如今,我算是知道你的苦了,这个婆婆不好伺候啊!”
  
      他纯粹就是无心的一说。
  
      可是,这话落进了陆晋琛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不同滋味。
  
      “潘云!”
  
      徐璐拉了下潘云的手臂,示意的往陆晋琛那里看了眼。
  
      潘云反应过来,忙道:“哎哟,瞧我这嘴,嘿嘿,小可乐,我就是说着玩玩的,你别当真啊,自古婆媳问题都是一大难题嘛,不关你的事!”
  
      真是越解释越麻烦。
  
      徐璐索性将潘云拉到了另一边。
  
      她特别无语的道:“潘少,平时您不是挺聪明的嘛?怎么今儿就……”
  
      潘云翻了个白眼,哼哼道:“还不是因为这顿饭没吃好?真是的,早知道是这种结果,还不如咱俩买菜去自己做火锅,还乐得悠闲,是不是,媳妇儿?”
  
      说着,笑嘻嘻的又凑了过来。
  
      徐璐赶紧往旁边躲,咬牙切齿的:“潘少,这青天白日的,麻烦你放尊重一点,成不?”
  
      潘云眨了眨眼,冲她勾了勾小手指:“徐璐,你给小爷过来,再敢躲一下,看小爷今晚怎么收拾你!”
  
      徐璐暗暗握着拳。
  
      可是,她真的就没敢再动一下,眼睁睁的看着潘云凑了上来。
  
      她不禁闭了眼。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