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门外的动静很大,来者也不摁门铃,反正就是一个劲儿的大拍门板。
  
      宋可乐站在门内,扬声问了句:“谁呀?”
  
      “是我,快点开门!”
  
      是一道很熟悉的女声。
  
      宋可乐微诧,踮起脚尖往猫眼一看,还真是高洁。
  
      宋可乐犹豫了一下,准备开门。
  
      就在这时,保姆赶了过来,忙道:“小姐,你先别开门!”
  
      宋可乐的动作顿住。
  
      她回头看向保姆,不解道:“怎么了?”
  
      保姆满脸的担心:“我还是先给小区保安打个电话吧,你认识外面的人吗?”
  
      “认识的!”
  
      宋可乐点头。
  
      她沉默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是我后母!”
  
      “啊!”保姆愣住,她来这里工作很久了,却是头次听说宋可乐有一个后母。
  
      “宋可乐,你给我开门!”这时候,高洁的声音传来,她似乎很生气的样子,怒冲冲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就在里面,你给我开门!”
  
      宋可乐叹气。
  
      她抬手打开了房门。
  
      相比较高洁的激动,宋可乐显得很镇定,只听她开口道:“你有什么事吗?”
  
      门外,高洁咬牙切齿:“你让陆晋琛出来,我要见他!”
  
      宋可乐皱眉。
  
      她答道:“晋琛不在家里,他已经”
  
      话未说完,高洁忽然出手将她推到一旁,提步就往屋里冲。
  
      “喂,你怎么能动手打人啊?”
  
      保姆连忙上前扶住了宋可乐,不满的看向高洁。
  
      只是这个时候,高洁早就冲进了屋子里。
  
      她在每个房间里穿梭,来回的寻找着陆晋琛,却连人影都没有看到。
  
      最后,高洁又回到了客厅里,两眼瞪着沙发上的女孩儿,恶狠狠的出声道:“他在哪?”
  
      “晋琛上班去了,如果你要找他的话,请下午以后再过来!”宋可乐表情平静的说道:“还有,请你进屋前要记得换鞋,这里不是你的家!”
  
      高洁似乎是被气得不小,她脸色铁青的就道:“宋可乐,你别逼我!”
  
      宋可乐转过头,目光看着高洁。
  
      她的表情里没什么变化,只是冷道:“我又不欠你的什么,你来我这里闹什么?有意思吗?”
  
      “你不欠我?”
  
      高洁闻言,顿时表情扭曲,她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如果不是你这个扫把星,昊天他会死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要不是有陆家给你撑腰,你连站在我面前的资格都没有。还有,如果不是你,天翔也不会这么小就被送出国,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宋可乐闻言,倏地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紧紧握着拳头,同样不甘示弱:“你凭什么这样说我?高洁,如果不是看在天翔的份上,我现在连看都不想看你一眼,你说我没有资格?那么你呢?你又有什么资格站在我的面前,我已经对你够容忍的了,请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高洁指着自己,她哈哈冷笑,就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宋可乐,你还真把自己当一根葱了?你对我容忍什么?我他妈的容忍了你十多年,我说什么了吗?”
  
      宋可乐被气得浑身发颤。
  
      这时候,门外忽然冲进来两名保安。
  
      保姆紧跟了过来,指着高洁就道:“就是这个女人,我们根本就不认识她,一进来就乱骂人,请你们把她带出去!”
  
      保安走上前,严厉道:“这位女士,我们接到住户投诉,说你擅闯民宅,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高洁瞪大了眼。
  
      她凶狠的看向宋可乐:“我是擅闯民宅吗?宋可乐,原来你是这么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当初玫瑰园的事情,因为你,我们公司损失了整整好几十个亿,现在倒好,说我擅闯民宅?你他妈的真不是个东西!”
  
      “女士,请你明文一点”!
  
      保安强势的抓住她的手腕,欲将她拉出去。
  
      高洁歇斯底里:“宋可乐,宋可乐,你个没良心的东西,现在天翔正在国外吃苦,你就是这样对我?”
  
      “天翔怎么了?”
  
      宋可乐闻言,蓦地转头看向高洁。
  
      她满脸的焦急:“他出什么事了吗?”
  
      高洁喘着粗气,啐道:“我就不该来找你,你跟你妈都是一副德行!”
  
      “不许你说我的妈妈!”
  
      宋可乐怒道。
  
      “怎么,她敢做,我还不能说了?”高洁连声冷笑,语气讥讽:“你根本就不是宋昊天的亲生女儿,你只是一个私生女,是你妈偷情的证据!”
  
      宋可乐瞬间脸色惨白,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小姐……”
  
      保姆见状,赶紧上前来扶住她的手臂,关切道:“没事吧?”
  
      宋可乐狠狠的盯着高洁,咬着牙:“高洁,你敢乱说话,小心我告你诽谤!”
  
      高洁正被保安拖着往外走,她回过头,狰狞的笑:“你告啊,你去告啊!宋可乐,你就是一个野种,你活该无父无母,你就是个扫把星,谁他妈碰到你就倒霉,你想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非要拆掉玫瑰园吗?哈哈哈哈,因为那里不但是宋昊天和你妈的定情之地,还是你妈和野男人的苟且之处,不然的话,宋昊天在事后也不会把大门锁起来!还有,如果宋昊天真的喜欢你这个女儿,他怎么会每天都不回家?我实话告诉你吧,宋昊天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有一套单独的公寓,我们一家人经常在那里欢聚,只有你一个人才会傻傻的守在宋家别墅里面!”
  
      这些话,不亚于万箭穿心!
  
      宋可乐强烈的喘息着,她的胸口起伏得很快,她不断的摇着脑袋,眼泪连连:“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高洁睁大了眼,面容表情惊悚骇人:“不信?哈哈哈哈,你可以和天翔做一个DNA,你们之间从来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就是一个野种!不折不扣的野种……”
  
      话未落音,她已经被保安拖了出去。
  
      可是,即使隔了很远的地方,依旧能够听到高洁尖叫的声音。
  
      宋可乐浑身一软,彻底瘫坐在沙发里。
  
      她脑袋里嗡嗡作响,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颠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