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几日以后,林记者出院了,作为他的小助理,宋可乐自然是要过去帮忙的。
  
      不过,说是帮忙,林记者哪敢真的让她帮忙啊?所有的事情基本都让护工给做了,宋可乐只需要坐在旁边吃苹果就好了,起初的时候,她还有些过意不去,但见着林记者似乎很紧张的样子,她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直到护工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以后,她才跟这个林记者走了出去。
  
      轿车已经停在医院门口,宋可乐跟在林记者的身边,开口说道:“林记者,因为你是因公受伤的原因,所以你单位给你批了半个月的假,你现在还有六天的休息时间,然后”
  
      “什么?”
  
      林记者惊讶不已。
  
      他望向宋可乐,有些不可置信的道:“单位给我批了半个月的假?”
  
      “是啊!”
  
      宋可乐点头,说道:“而且是带薪休假噢。”
  
      林记者苦笑:“真是难为了,领导居然会这么宽宏大量!”
  
      宋可乐只是笑,并不作解释。
  
      其实,这里面也有她的功劳,本来林记者的单位只给批十天,时间刚好到林记者出院以后的第二天结束,结果被宋可乐知道了以后,她立马就跑到陆晋琛的跟前撒娇,硬是让男人出了一次面,所以才延长了五天!
  
      当然了,这所谓的‘出了一次面’,指的并不是陆晋琛亲自出的面,他只是把这件事情委托给旁人,旁人再委托给旁人,这一层层的传达下去,直至到了报社领导手里。所以,追根究底的,这领导也根本就不知道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只知道上面有人要求给林记者多放几天,于是领导一琢磨,当即就挥笔给多加了五天!
  
      看看,其实在很多时候,这官官之间也是有规则的,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毕竟对方不管是大佛小佛,万事留一线,江湖好相见嘛!
  
      坐进车里以后,司机很快发动引擎上路。
  
      宋可乐坐在林记者的身边,出声道:“林记者,这几天警察有找过你吗?呃,你的事情有什么进展吗?”
  
      林记者摇头。
  
      他笑得很苦涩:“警察说,那些人都是社会上的混混,虽然可以猜到是哪几个人,但是目前因为缺乏证据,实在是没法把人缉拿归案。”
  
      “啊,缺乏证据?”
  
      宋可乐闻言,不禁睁大了双眼,说道:“医院不是有你的伤情鉴定吗?那个还不算是证据?”
  
      “这个只能是用作定罪量刑,并不算是证据。”林记者叹气,继续道:“只可惜我家附近的监控器都坏了,不然的话,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人肯定都逃不掉的!”
  
      宋可乐皱着眉。
  
      林记者看她一眼,不禁又笑了起来:“小宋,今天很感谢你来接我。还有啊,我也很谢谢你之前给我带的那些汤,真的好喝,其实我一直就想问你的,但是又觉得太冒昧了,所以就一直都没敢问。”
  
      “什么?”
  
      宋可乐看着他。
  
      林记者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我想问的是,那些汤是你自己做的,还是去哪儿买的啊?呃,你别误会啊,我的意思是,我想自己学来做给我妈喝。”
  
      宋可乐恍然大悟。
  
      她忙道:“那些汤是我家保姆做的,呃,说实话,我是不会做这些的,如果你想知道配方的话,我可以让保姆给我说,然后我在写在纸上拿给你,好不好?”
  
      林记者点头:“好,求之不得!”
  
      ……
  
      和想象中的有所不同,林记者的家住在一处僻静的小区里,轿车驶进去的时候,正有一对老夫妇在路边遛狗,茂盛的梧桐大树底下,阳光正好,温暖怡人。
  
      宋可乐看了一眼,不由说道:“真羡慕那些能够携手一生的夫妻!”
  
      林记者闻言,笑道:“我父母就是这样的啊,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平日里磕磕碰碰的少不了争执,但每次吵完架以后,我妈都会把饭菜做好,然后叫我爸一起帮着端上桌。其实,我父母给了我很多帮助,我记得我最开始参加工作的时候,因为是新人,而且也没什么成绩,所以处处碰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做出成绩,那时候我很沮丧,甚至想过要退出,要不是我父母一直在鼓励我,默默的做着我坚强的后盾,我恐怕就不是现在的我了。所以,我很感谢有他们,真的,特别的感谢!”
  
      宋可乐沉默的听着他说完这些话,脸上流露出向往的神情。
  
      她说道:“你的父母肯定很相爱。”
  
      “是啊!”
  
      林记者笑着点头。
  
      宋可乐眨了眨眼睛,继续又道:“你的父母是和你住在一起的吗?”
  
      林记者摇头,解释道:“首都的空气质量太差了,所以我就没让我父母跟过来,而且他们过来也不会习惯的,然后就一直住在老家,我只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回去看望他们二老。”
  
      “噢,是这样啊。”
  
      宋可乐点点头。
  
      林记者‘咦’了声,忽道:“小宋,我怎么从来都没听你说过你的父母?”
  
      宋可乐扯了扯嘴角:“我父母已经去世了。”
  
      林记者一怔。
  
      接着,他低下声:“对不起。”
  
      宋可乐摇头,笑得很豁然:“没关系啊,反正我都已经习惯了。”
  
      林记者望了她一眼,张了张嘴,似是欲言又止。
  
      宋可乐看着他,道:“你怎么了?”
  
      “没事。”
  
      林记者摇头。
  
      这时,轿车停了下来。
  
      宋可乐跳下车,不顾林记者的阻拦,非要帮他拎一个包。
  
      她两手拿着东西,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问道:“林记者,你家在几楼啊?”
  
      林记者答了句:“在六楼,哎,你小心点啊。”
  
      “好勒!”
  
      宋可乐笑着转过头。
  
      下一个瞬间,她蓦地站住双脚,全身僵硬,表情难以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站在一棵梧桐树下的纤瘦少年。
  
      他已经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脚边尽是落英缤纷,神情落寞如雪,如琥珀一样的双眸,就这么瞬也不瞬的望着她。
  
      宋可乐张了嘴,心痛如刀绞。
  
      “天、天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