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767章他的喜怒无常(8)
  
      夜里,金翘翘刚睡下,楼下传来一阵动静。鄉·村·暁·说·網
  
      过了没多久的时间,顾烨就推门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像是来自黑夜里的撒旦。
  
      金翘翘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忙道:“你小声点!”
  
      顾烨拧眉,目光瞥见了正睡在金翘翘身边的顾皓皓。
  
      他有些不悦:“把他抱出去。”
  
      “哎!”
  
      金翘翘下了床,然后弯腰轻轻的把孩子从床上抱了起来。
  
      她疾步往外走,在路过顾烨身边的时候,闻到了一丝烟味儿。
  
      不过,她也没想太多,出了卧室以后就把孩子抱给了保姆。
  
      然后,待她在返回房里时,顾烨正在洗澡。
  
      金翘翘先是把男人丢在地上的衣服一一收拾好,直到听见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她才从衣柜里取出了一套睡衣,然后站到门外,轻轻叩门:“顾烨,你的睡衣……”
  
      “拿进来。”
  
      男人的声音传出。
  
      金翘翘伸出手,稍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缓缓推开了门。
  
      浴室里一片雾气,顾烨就这么赤身站在里面,黑眸盯着她。
  
      金翘翘咽了下口水。
  
      她巍巍颤颤的把衣物递过去,小心道:“你的睡衣……”
  
      顾烨伸出手,却是抓住了女孩儿的手腕,毫不犹豫的往回一拉,她整个人就跌进了他的怀里。
  
      “别……”
  
      金翘翘刚喊出一个字,只觉天旋地转之间,待她再回过神时,已被男人压在了布满水珠的墙壁上。
  
      他落了吻,强势而霸道,像是要席卷一切的飓风。
  
      金翘翘是打心底里感到害怕。
  
      她哆嗦着身子,闭上双眼想要催眠自己,反正这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又有什么害怕的呢?
  
      可是,就当她的睡裙被撩起来的时候,她还是仰止不住的哀求出声:“不要在这里……求你……不要……”
  
      顾烨忽然就停止了手。乡·村·暁·说·網
  
      然后,就在金翘翘以为他会放过自己的时候,男人却忽然抱着她转了一个身。
  
      她被放在了旁边的盥洗池台面上。
  
      下一刻,衣衫尽褪。
  
      他异常沉默的将她占有,动作很重,大手摁着她的肩,让她连一丝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金翘翘感到了痛意,几次想要挣扎,却都被男人重重的压了下去。
  
      她阵阵抽气,五指抓着男人结实的手臂,哀哀地哭:“轻点……求你轻点……呜呜呜……疼……我疼……”
  
      顾烨就悬在她的上方。
  
      他离她很近,深眸里一片漆黑的色。
  
      可让人最心惊的是,即便是在做着这种事情,他的神色反应都是异常的沉静。
  
      他低下头,薄唇就贴在女孩儿的耳边,声音危险邪魅:“翘翘,你是谁的?”
  
      金翘翘的全身都在哆嗦。
  
      她咬着牙齿,难掩泣音:“是你的,是你的,求你了,轻点……”
  
      ……
  
      次日早晨。
  
      金翘翘睁眼醒来的时候,顾烨还没起床,她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两人都没穿衣服。
  
      她微微动了下身子。
  
      顾烨展开了眼,没什么情绪的看着她。
  
      金翘翘见他醒了,不禁说道:“我把你吵醒了吗?”
  
      顾烨没有回答,只是又闭上了眼。
  
      如此,金翘翘就有些搞不明白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个,我想起来了!”
  
      她说道。
  
      顾烨还是没有反应。
  
      于是,金翘翘准备自己起身。
  
      就在这时,男人忽然开口:“昨天去见谁了?”
  
      金翘翘的动作一顿。
  
      她并不打算隐瞒,如实回答道:“我见到颜琰和他的父亲了。”
  
      顾烨并不意外:“他和你说了什么?”
  
      “他?”
  
      金翘翘皱眉。
  
      她问道:“你指的是颜琰,还是他的父亲?”
  
      “颜郡贤!”
  
      顾烨说道。
  
      金翘翘恍然大悟,她说道:“噢,他没和我说什么啊,呃,就是聊了一些平常的家常话。”
  
      顾烨睁眼看着她:“你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金翘翘想了一下,然后点头:“是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具体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顾烨没说话。
  
      金翘翘很费力的从他的身上离开,每动一下都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酸疼难受。
  
      最后,她下了床,跌跌撞撞的进了浴室里。
  
      顾烨还躺在床上,由始至终,他都是冷眼相看。
  
      而此时,浴室里。
  
      金翘翘打开水以后,站在花洒下淋浴。
  
      她在搓洗皮肤的时候,发现自己肩头上有一个牙印,应该是昨晚顾烨留下的。
  
      看到这里,她心里不禁为自己感到难过,觉得特别的委屈。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总会有尽头,可是至今日,她怎么就越来越看不见希望的曙光呢?
  
      就在这个时候,金翘翘的心里忽然就涌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这个世界是那么的大,如果她能躲到国外,是不是就能从顾烨的掌心里逃掉?
  
      可是,孩子该怎么办?
  
      嘭——
  
      这时,浴室门忽然被推开,顾烨走了进来。
  
      金翘翘被吓了一跳,大睁着一双眼睛,很是惊恐不安的看着他。
  
      顾烨瞥来一眼,在望见女孩儿的这种反应时,不禁微微愣了下。
  
      “怎么了?”
  
      他说道。
  
      金翘翘张嘴:“我、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她临时改口道:“看到了一只虫子!”
  
      顾烨皱眉。
  
      “虫子?”
  
      顿了下,继续道:“在哪?”
  
      金翘翘低下头,看着地砖上流淌过的水,忙道:“好像不见了,咦,刚才都在这里啊?”
  
      她说得有些语无伦次。
  
      顾烨收回视线。
  
      他站在镜子前剃须,边道:“如果你害怕的话,待会儿让佣人进来打扫一遍房间。”
  
      “噢……”
  
      金翘翘关了水。
  
      她把身子擦干净以后,故作镇定的换上睡衣走了出去。
  
      天知道她的心跳有多快。
  
      ……
  
      在吃早餐的时候,顾皓皓一直在旁边咿咿呀呀的哼哼着,小手里玩着他最爱的小铃铛,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乐呵呵的笑。
  
      管家在旁边陪着他玩,而金翘翘则是一边吃早餐,一边在看着儿子,时不时的还会冲着顾皓皓做一个鬼脸,逗得小家伙咯咯咯地笑。
  
      而相比较之下,顾烨则是冷清很多,他在看报纸,对于这边的热闹,他是连看都没看一眼,始终都不怎么专注,从一个做父母的角度来看,他显然是不称职的。
  
      不过,所有人都习惯了,特别是金翘翘,在她的心目中,她一直都不认为顾烨是喜欢顾皓皓的,在这个男人的眼里,亲情是最薄弱的存在。
  
      那么,什么又是他最在乎的呢?
  
      对于这个问题,金翘翘并不知道答案,但她很清楚的是,顾烨最恨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