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772章亡命天涯(2)
  
      四周尽是人群,而阴郁的少年就这么笔直的伫立在原地,黑衣黑裤,气质妖冶,精致的脸部轮廓,唯有那双漆黑色的眸,尤其的摄人心魄。鄉·村·暁·说·網
  
      宋可乐不禁张大嘴。
  
      她从没想过会在这里遇见他。
  
      但在下一秒,她意识到这很危险,立马掉头就要离开。
  
      直觉告诉她,她必须要远离!
  
      然而——
  
      下一刻,她刚走了没两步,身后蓦地袭来一抹冷冽的气息,伴随着少年冰凉的话语:“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宋可乐站住脚。
  
      她没敢回头,轻颤着娇躯。
  
      “我……”
  
      她张了口,却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少年渐渐靠近她。
  
      “可乐,好久不见了!”
  
      他的声音很凉,像是喝进了喉咙里的冰水,正在顺着你的食道缓缓的下滑入腹。
  
      宋可乐闭了闭眼。
  
      她苦笑着:“你不是在国外吗?什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少年低低的笑。
  
      他很危险,像是一头蛰伏在暗处的猎豹。
  
      “你会在乎?”
  
      他不答反问。
  
      宋可乐咬着唇。
  
      她低着声:“对不起,当初的事……”
  
      少年冷声:“闭嘴!”
  
      宋可乐当即停住了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传来纳兰璇的呼唤声:“小嫂子,小嫂子你在哪里啊?”
  
      宋可乐听见声音,当即张嘴就要回答。
  
      “唔……”
  
      下一刻,她被一只冰凉的手捂住了嘴。
  
      她面露惊恐。
  
      少年低头凑近她的耳边,轻笑:“我们需要好好聊一聊!”
  
      宋可乐摇脑袋。看最快章节就上鄉村小說網xiāngcūnxiǎoshuō.cóm
  
      少年却未搭理,用外套挡住她的头部以后,直接搂着人就离开了现场。
  
      ……
  
      这一路来,宋可乐都是处在极度的惊恐之中,她被丢在汽车后座里,双手双脚都被绑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她答应自己不会叫出声,少年还会堵住她的嘴。
  
      她欲哭无泪:“司翰,你放了我吧,你这样做……你会有麻烦的!”
  
      驾驶座里,少年开着车,闻此言以后,不禁冷冷的嗤笑:“麻烦?我从来就不怕麻烦!”
  
      宋可乐咽了下口水。
  
      她说道:“我朋友会报警的……”
  
      少年脸色不变。
  
      他开车的速度极快,几乎如同风驰电缆。
  
      渐渐的,宋可乐有些受不住了,她不禁一阵干呕,但因为是被迫侧卧在座椅上,这样的姿势令她很难受,所以整个脸色都很不好,苍白得就像是一张纸。
  
      少年猛地一打方向盘,汽车停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底下。
  
      “你是怎么回事?”
  
      他问着话,一边转头看向后座。
  
      然而,却在看见女孩儿面无血色的容颜时,不禁微微一愣。
  
      他下了车,然后又拉开了后座车门。
  
      “你……”
  
      宋可乐刚说出一个字,她整个人就已经被少年从车里拖了出去。
  
      他的动作并不温柔。
  
      宋可乐双脚踩在地上,但是没有站稳,差点摔倒。
  
      少年抱住她。
  
      “你生病了?”
  
      他诧异的问道。
  
      宋可乐想伸手推他,奈何双手被束,加上又正头晕,根本就使不上半点力气。
  
      她只觉得自己的胸口那里堵着一口气,怎么都使不出来。
  
      “可乐?”
  
      少年唤她。
  
      宋可乐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她张了张嘴,眼角滑出了一颗泪水。
  
      可最终,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得出来,径直晕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宋可乐再次睁眼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变黑。
  
      她一个激灵,赶紧坐起了身子。
  
      她依然还在车里,但是手脚上的绳子已经消失。
  
      她环顾四周,并未发现有司翰的身影。
  
      于是,她轻轻的拉开了车门,试图趁着这个机会逃跑。
  
      哪料想,她刚下车,头上顶来一把手枪。
  
      她蓦地僵住身子。
  
      “想去哪?”
  
      少年冷冰的声音传来。
  
      宋可乐瑟瑟发抖。
  
      她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司翰,你不要再这个样子了,好不好?”
  
      “我是什么样子?”
  
      少年渐渐靠近她。
  
      他拿枪的动作未变,依然危险的抵在女孩儿的太阳穴上。
  
      他的气息就像是冰雪,让人不寒而栗。
  
      宋可乐僵硬着身子,根本连动都不敢乱动一下。
  
      她说道:“司翰,你能把枪放下吗?我们有话好好谈一谈!”
  
      “谈什么?”
  
      司翰勾唇:“谈我怎么放了你?”
  
      宋可乐没说话。
  
      司翰拿着枪,冰凉的漆黑枪口从女孩儿的脸庞划过,最终,勾起了她的下颚。
  
      他笑得邪气横生。
  
      “宋可乐,我有没有给你说过,我喜欢你?”
  
      宋可乐惊讶的看向他。
  
      “你!”
  
      “不过……”
  
      司翰打断了她的话。
  
      他眼底犹如隐藏着一朵毒花,此时正在瑰丽的缓缓盛开。
  
      “我很不想要这种感觉,所以……”
  
      他把手指放在了扳机上。
  
      宋可乐被吓得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你想杀了我?”
  
      她蓦地开口问道。
  
      可是说完这话以后,她又万分后悔。
  
      天知道,她怎么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司翰一怔。
  
      他大概也是很意外吧。
  
      “怕吗?”
  
      他问道。
  
      宋可乐转眸望向他,乌黑的眼底一片水润,平白让人心跳生生漏了一拍。
  
      “该死!”
  
      司翰收回视线。
  
      他忽然变得愤怒起来:“宋可乐,你该死!”
  
      宋可乐咬着嘴唇,颤抖着没有吭声。
  
      这时,司翰已经打开了保险栓。
  
      他把枪口重新对准女孩儿的太阳穴,妖冶的容颜上,表情阴鸷逼人。
  
      他的声音很冷,像是来自地狱的寒风。
  
      “只要杀了你……”他开了口:“我就不再受到束缚!”
  
      那么,他受束缚的,是他的身?
  
      还是……那颗心?
  
      宋可乐的全身抖得很厉害。
  
      她已经泪流满面,苍白的容颜上,几乎看不到有半点的血色。
  
      司翰正要扣动扳机……
  
      轰隆隆!
  
      乌泱泱的天空中,忽然电闪雷鸣。
  
      司翰仰头望着天,冷冷的笑:“怎么,连天都看不惯了?”说完这话以后,他又重新看向女孩儿,语气嘲讽:“我要杀了我爱的人……”
  
      “你别这样……”
  
      宋可乐哽咽着声,她大概是已经承受不了这种磨人的精神折磨,几近崩溃:“如果你觉得杀了我可以以泄心头之忿,那你就杀了我吧,求你了,不要再说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