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9章暗度陈仓(4)
  
  “你这是什么表情?”
  
  颜琰很不爽的看着她。
  
  金翘翘耸了耸肩,开口回答道:“你看不出来吗?”顿了下,又问了一句:“颜总,你今天是忘记吃药了吧?”
  
  颜琰很烦躁:“我在和你正事,别跟我扯这些!”
  
  金翘翘点头。
  
  她继续道:“噢,我懂了,你是吃错药了!”
  
  语罢,她提步就要离开。
  
  颜琰忽然出手抓住她的手腕。
  
  金翘翘站住脚。
  
  她低头看了一眼,不咸不淡的出声:“颜总,请你自重!”
  
  颜琰不予理睬。
  
  他继续开口道:“金翘翘,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金翘翘很无奈的看着他。
  
  “颜总,你是姓颜的,不是姓宽的!”
  
  颜琰愣住。
  
  他像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有些呆呆的张了张嘴:“什、什么意思?”
  
  金翘翘翻白眼,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管得太宽了!”
  
  颜琰:“……”
  
  金翘翘敛下眼帘,忽的又一转话锋:“如果你真的无聊了,请您帮一下虞洛,好吗?”
  
  颜琰嗤嗤冷笑。
  
  “你还没死心?”
  
  “他不是别人,是从和我一起长大的哥哥!”
  
  金翘翘很认真的道。
  
  “哥哥?”
  
  颜琰一脸的不屑。
  
  “你把他当哥哥,他可不一定只把你当妹妹!”
  
  “颜总!”
  
  金翘翘冷下声。
  
  颜琰毫不畏惧的看着她:“怎样?”
  
  金翘翘咬牙:“我真后悔找你!”
  
  颜琰闻言,不禁皱起眉头。
  
  他没有话。
  
  金翘翘扭动了一下手腕,继续开口道:“请你松手,否则的话,我就要喊人了!”
  
  她话应刚落,颜琰的声音响起:“如果,我答应帮他,你会给我什么好处?”
  
  金翘翘一怔,表情很惊讶。
  
  “你愿意帮忙?”
  
  顿了下,她又道:“你想要什么好处?我、我可以写欠条!”
  
  颜琰摇头:“我不要你还钱。”
  
  “那你要什么?”
  
  金翘翘听他这么,不禁心生戒备。
  
  颜琰扯了扯唇角,道:“离开顾烨!”
  
  金翘翘的表情僵住。
  
  仅仅片刻之间,她的整个面部神情都变得冷漠起来。
  
  “颜总!”
  
  她开了口,几乎是一字一句:“古人有言,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反对我和顾烨在一起,但是,你不觉得你用这种事情来威胁我,会显得你特别的卑鄙无耻吗?”
  
  “有吗?”
  
  颜琰挑眉。
  
  金翘翘有些不耐烦:“你不愿意就直,何必用这种理由来敷衍我?”
  
  颜琰苦笑:“我的是实话,顾烨这个人……”到这里又忽然停住,颜琰抬头对上金翘翘满是期待和好奇的眼神,继续又道:“有些事情,你并不适合知道。”
  
  金翘翘挺失望的。
  
  “切,我还以为会有大爆料!”
  
  颜琰板着脸。
  
  “你要听我的话。”
  
  “如果我不听呢?”金翘翘挑衅的看着他。
  
  颜琰勾唇:“我要的已经了,至于你信不信,那就是你的事了。”
  
  罢,他松了手,径直就要提步离开。
  
  金翘翘见状,连忙跟了两步,追问道:“你到底帮不帮忙啊?”
  
  颜琰一边往前走,一边头也不回的道:“我的条件已经开出,如果你答应,我就帮!”
  
  金翘翘气得不行。
  
  ……
  
  在颜琰离开以后,为了避免让顾烨误会什么,金翘翘又在原地磨蹭了一会儿,心里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才走出去。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颜琰竟然已经提前离开了。
  
  顾烨坐在原位,正慢条斯理的喝着清酒。
  
  “他怎么走了?”
  
  金翘翘好奇的问道。
  
  顾烨斜睨着她:“你和他很熟?”
  
  金翘翘闻言,连忙摇头,并道:“不是啊,我的意思是,他走之前结账了吗?”
  
  顾烨无语。
  
  金翘翘讪笑:“我是不是很财迷啊?”
  
  “是有点!”
  
  顾烨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金翘翘很得意:“幸好我只是财迷,如果我败家的话,那你就惨了!”
  
  顾烨闻言,只是淡淡一笑。
  
  “你笑什么?”
  
  金翘翘很不解的看着他。
  
  顾烨缓缓开口:“你可以有败家的习惯,我不介意。”
  
  “啊?”
  
  金翘翘睁大双眼。
  
  顾烨给她倒了一杯清酒,边道:“会喝吗?”
  
  金翘翘心翼翼的看着他,正思着该怎么回答。
  
  岂料,顾烨的下半句话,接踵而来:“以前我没在家里的时候,你也没少偷喝酒吧?”
  
  金翘翘大窘。
  
  既然他都知道了,那她就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
  
  “我很少喝酒的。”
  
  她道,一边端起了酒杯。
  
  顾烨的反应不大,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
  
  金翘翘看着他:“呃,要干杯吗?”
  
  顾烨抬眸看她一眼。
  
  金翘翘不懂他的意思,正觉得疑惑时,又听他道:“以后都不许喝酒,除非我允许,记住了?”
  
  “噢……”
  
  金翘翘点头。
  
  她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霸道和**。
  
  ……
  
  饭后,两人乘车回家。
  
  轿车行至半途,外面天空里忽然下起了连绵细雨。
  
  金翘翘望着窗外的雨幕,有些出神的喃喃道:“这个冬天过得好快……”
  
  顾烨听见了,摇头道:“海城没有冬天。”
  
  “我知道啊。”
  
  金翘翘答道:“我的意思是,首都现在已经开始回暖了。”
  
  顾烨闻言,不禁皱眉。
  
  他开口道:“想回去了?”
  
  “可以吗?”
  
  金翘翘转头看向他。
  
  顾烨微诧:“你还真想回去?”顿了顿,又道:“因为同学会?”
  
  金翘翘摇头,解释道:“我没想过去参加同学会啊。呃,主要是我的朋友生孩子了,就是上次来看我的宋可乐啊,你还记得不?”
  
  顾烨颔首,示意她继续。
  
  金翘翘挽住他的手臂,笑道:“我想和她聚一聚,顺便看一下干女儿。”
  
  顾烨稍作思,接着点头道:“可以,正好过段时间我也要回去,到时候你跟我一起走。”
  
  “好啊好啊!”
  
  金翘翘很高兴的点头。
  
  顾烨望着她一副笑颜如花的模样,整个心都渐渐变得柔软。
  
  他伸手把人揽进怀里,止不住的叹息。
  
  其实,只要她一直在身边,不管是什么,他都愿意去改变和迁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