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97章沦陷()
  
  前后时间不过短短的几分钟,金翘翘和宋可乐两个人正抱着蜷缩在墙角里。房门‘咚’的一声被人狠狠踹开,走进来的却不是顾烨,而是……
  
  “可乐!”
  
  少年喊出了声。
  
  宋可乐一怔,继而缓缓抬起头,表情很不可思议:“司、司翰?”
  
  司翰的表情冷冽,他几步走来,一把扯开金翘翘以后,捞着宋可乐的腰就大步往外走。
  
  “喂!”
  
  宋可乐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很快回过神。
  
  “还有翘翘!”
  
  她喊道。
  
  司翰连表情都没变一下:“有人救她。”
  
  说话间,已经半抱着人走出了房间。
  
  “可是”
  
  宋可乐还想说什么话。
  
  下一刻,在看到外面的场景时,瞬间面容惨白。
  
  这才是真正的修罗地狱,冰冷的地上横躺着好几具全身都是窟窿眼的尸体,现场血流成河。
  
  “别看!”
  
  司翰捂住她的眼,小心护送着人走出楼房。
  
  在跨出大门的瞬间,他们与一行黑衣人擦身而过,顾烨面无表情,浑身杀气凛然。
  
  司翰目不斜视,很快带着人离开。
  
  这时,跟在顾烨身边的一个杀手忽然问道:“先生,刚才那两人……”
  
  顾烨冷声:“不管。”
  
  杀手当即噤声。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一扇门前。
  
  率先冲进来的几个人正守在门边,在看见顾烨以后,纷纷低下头。
  
  顾烨伸出手,推开门。
  
  “别过来!”
  
  几乎瞬间,熟悉的娇斥声传来。
  
  顾烨站在门口,目光看着屋内的女人。
  
  金翘翘见到是他,先是一愣,手中碎片落地,眼泪唰唰的就往下掉。
  
  顾烨沉声:“还没呆够?”
  
  ‘哇’的一声,金翘翘哭着扑向他。
  
  顾烨伸手接住人,在看见她浑身是伤的模样时,眼中寒意更甚。
  
  他蓦地将她捞起来,抱着就往外走。
  
  金翘翘没有看见现场的惨状,她双手紧紧的攀着眼前男人的脖子,将整个脸都埋在他的怀里,眼泪就像是水龙头似的,哗哗的流个不停。
  
  外面空地里,已是重伤的廖哥和几个手下被绑了起来,正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
  
  几个黑衣杀手守在旁边,拿枪对着他们。
  
  顾烨出来以后,先把金翘翘放回到车里,大掌抚着她的发,冰冷的声音里掺杂着温柔。
  
  “乖,没事了。”
  
  金翘翘哆哆嗦嗦的睁开双眼,仰头看着他。
  
  顾烨盯着她嘴角的伤口,额角微微抽动。
  
  可最终,他什么都没说,俯身在她唇边轻轻一吻,安抚她:“在车里等我。”
  
  金翘翘抓住他的手。
  
  顾烨叹气:“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听话。”
  
  如此,金翘翘这才依依不舍的松了手。
  
  顾烨最后看她一眼,关门离开。
  
  外面有说话的声音传来,很低。
  
  金翘翘完全是出于好奇心作祟,她从座位上爬起身子,偷偷地朝着窗户外面观望。
  
  从她的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顾烨的背影,旁人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很快,有人送来了一把黑色的手枪。
  
  对!
  
  是枪!
  
  金翘翘看得清清楚楚。
  
  她看见顾烨姿态闲逸的戴上手套,然后,不顾地上那几个人的苦苦哀求,冷酷的连开数枪。
  
  砰砰砰!
  
  连同心脏都跟着紧缩了几下。
  
  金翘翘被吓得重新趴回到座位上。
  
  ……
  
  与此同时,另一边。
  
  奔驰的汽车里,宋可乐蜷缩在后座,对于眼前的突发状况,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君泽开着车,冷冰冰的开口问道:“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
  
  副座上,司翰正低头检查自己的枪。
  
  闻言,他不甚在意的答了句:“也是来救人的,起初有些误会,差点和他们干起来。”
  
  君泽皱眉。
  
  他想了想,又问道:“所以,那阵枪声……不是劫匪的,是你和那些人的?”
  
  司翰‘嗯’了声。
  
  顿了下,又道:“对方来历有点怪,你去查查,最近有没有什么组织来这?”
  
  君泽闻言,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说道:“g?”
  
  司翰嗤笑:“有可能。”
  
  君泽挑起眉梢,斜睨他:“那他们怎么没杀你?”
  
  司翰没搭话。
  
  他回头去看宋可乐。
  
  这会儿,宋可乐的全身依然是止不住的在发抖,显然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里没出得来。
  
  君泽冷哼一声。
  
  司翰开口喊她:“可乐?可乐?”
  
  宋可乐缓缓抬起头,大眼睛里还含着晶莹的泪花。
  
  司翰皱了皱眉,说道:“那些是什么人?为什么你要走进他们的陷阱里?”
  
  宋可乐咬着唇,不做声。
  
  司翰难得有耐心的看着她,继续道:“你不会有事的,相信我,好吗?”
  
  宋可乐点了点头。
  
  司翰转回头,看着窗外。
  
  过了会儿,君泽把车开进了一家加油站里。
  
  司翰下车去买水,只留下君泽和宋可乐在车里。
  
  宋可乐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君泽居然主动和她说话。
  
  “你没发现奇怪的地方吗?”
  
  他忽然开口,沉沉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很突兀。
  
  过了好一会儿,宋可乐才发现他是在和她说话。
  
  “什么?”
  
  她抬起脑袋,不明所以的看着君泽。
  
  君泽靠在车椅上,从后视镜里看着她,慢慢的继续说道:“司翰的病已经越来越严重,他现在的人格分裂症状很变态,有时候会像刚才那样。而有的时候,会变得很暴躁,很冷血。”
  
  宋可乐错愕的张大嘴。
  
  “他的病?”
  
  “你不知道?”君泽皱起眉。
  
  宋可乐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司翰已经回来了。
  
  他坐进车里,一边把矿泉水递给宋可乐,一边说道:“我们现在带你去见陆小祁。”
  
  宋可乐瞪大双眼。
  
  这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你们劫狱了?”
  
  她开口问道。
  
  君泽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明显变得凛冽。
  
  唯独司翰,他像是事不关己的样子,笑吟吟的继续说道:“你先喝点水吧,路途有点远,我们可能要开一宿的车。”
  
  宋可乐觉得奇怪。
  
  她问道:“你们、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司翰回答道:“噢,这个是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宋可乐:“……”
  
  “开车吧!”
  
  司翰扭头冲着君泽说道。
  
  君泽没说话,沉默的发动汽车上路。
  
  宋可乐抱着矿泉水,犹豫再三,还是没忍得住的开口道:“那个,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司翰没有回头,摇着食指:“不可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