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一路来,车厢里都是沉默的。
  
  宋可乐扭头望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整颗心里都是沉甸甸的。
  
  直到天边的最后一抹光线消失,整个大地都变得黑暗沉寂。
  
  宋可乐实在是忍不住了,她开了口:“你们到底要去哪?”
  
  君泽不做声,依然平稳的驾驶着汽车。
  
  窗外路灯不断闪烁进来,司翰回头望她,清冷的容颜半隐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声音悠缓而低沉:“我已经回答过你这个问题。”
  
  宋可乐闻言,心下惊讶。
  
  她下意识的看向君泽,正好看见他皱眉的样子。
  
  这时,宋可乐的脑子里又不禁浮现出白天所见的那一幕。
  
  她浑身一抖,再次闭上眼,没敢再说话。
  
  过了没多久,汽车渐渐放缓速度,沿着一条僻静的小道往里走,这附近人烟荒凉,只有一座小村庄孤零零的耸立在此,远处群山重叠,影影绰绰。
  
  宋可乐望着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心底总有不好的预感。
  
  吱!
  
  汽车停了下来。
  
  “下车!”
  
  司翰的声音传来。
  
  宋可乐连忙抬头朝前看,司翰已经开门下了车,连看都没看过她一眼。
  
  宋可乐倒也不介意,她乘此机会,赶紧问向前边的君泽:“他怎么了?”
  
  君泽敛眉,声音很低:“你小心点,他可能已经变成另一个人。”
  
  他话中有话。
  
  言下之意就是,司翰又发生了人格分裂?
  
  宋可乐不敢再多问,又害怕司翰在外面等太久,赶紧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眼前只是一家很普通的小平房,外面修有围墙,司翰敲了敲门,很快有人从里面把门打开。
  
  “你们回来了啊!”
  
  是一个妇人的声音。
  
  司翰没有理会,提步往里走。
  
  很显然,那个妇人没有想到会有一个女孩子出现,在看到宋可乐的时候,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您好!”
  
  宋可乐很有礼貌的问好。
  
  妇人回过神,连忙点头:“您好,您好,请进吧!”
  
  “谢谢。”
  
  宋可乐答了句,跟在君泽的后面走进了这家小院子里。
  
  真的是超普通的。
  
  宋可乐看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所以……
  
  “小祁在哪?”
  
  她开口问向君泽。
  
  君泽的神情有些复杂。
  
  他看了一眼宋可乐,接着缓缓抬起手,指向一间房门。
  
  宋可乐见状,几乎连想都没想就大步走过去。
  
  只是,她的手还没碰到房门,君泽忽然把她拉住。
  
  “宋可乐。”
  
  他破天荒的喊出她的全名。
  
  宋可乐回头看着他,不解:“怎么了?”
  
  君泽先是沉默了一下,接着缓缓说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宋可乐瞬间瞪大双眼。
  
  “你什么意思?”
  
  她压低声音,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在里面。
  
  君泽没有看她,低着头继续道:“他、他为了救我受了伤……”
  
  宋可乐皱起眉。
  
  她想了想,点头:“好,我知道了。”
  
  君泽手抖了一下,渐渐松开手。
  
  宋可乐回身,毫不犹豫的推开门。
  
  整个屋里都很安静,弥漫着淡淡的药味,中间靠窗边的床上,陆小祁正沉睡着。
  
  宋可乐伸手在墙上摸索了一圈,最后终于找到了开关,‘啪’的一下,她打开了灯。
  
  抬眼望去,正好看见陆小祁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只是,在看见是宋可乐的时候,他明显变得惊慌起来。
  
  “你、你怎么……”
  
  “是我!”
  
  宋可乐接过他的话。
  
  她几大步走过去,正要开口继续说话,却见着少年一个劲儿的往后躲。
  
  他的脸色很苍白,在暗淡的灯光下,眼中盛满了狼狈和怯弱,像是很害怕宋可乐的样子。
  
  这时候,宋可乐才终于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
  
  她倏地瞪大双眼,表情难以置信。
  
  “陆小祁,你……”
  
  “别说,求你了,别说。”
  
  陆小祁摇着头,整张脸惨白惨白的,像是惊弓之鸟,整个人都在发抖,而且很剧烈。
  
  宋可乐闭上嘴。
  
  这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
  
  宋可乐安慰他:“没事的,你先休息。”
  
  说完,她转身走了出去。
  
  “可乐……”
  
  陆小祁喊她。
  
  宋可乐微微顿了顿脚,没有回头:“我马上就回来。”
  
  陆小祁没有声音。
  
  宋可乐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君泽在看见她出来了以后,很紧张的就问道:“怎么样了?”
  
  宋可乐瞪着他,很愤怒:“你说他是为了救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泽咬着牙,没吭声。
  
  宋可乐气得抬起手,想打他。
  
  这时候,妇人端着一碗药走了过来。
  
  “那孩子该吃药了。”
  
  她说道。
  
  宋可乐微楞,接着开口道:“给我吧。”
  
  妇人闻言,显然有些迟疑。
  
  她用目光询问向君泽。
  
  君泽点了点头,声音低低的:“给她吧。”
  
  “哎。”
  
  妇人闻言,这才小心的把药拿给宋可乐。
  
  她一边嘱咐道:“最近的天气不大好,那孩子每到半夜里就会发低烧,你一定要小心点,如果降温了,旁边柜子里有被褥。”
  
  “好,我知道了。”
  
  宋可乐点头。
  
  她瞪了眼君泽,端着药回了屋里。
  
  房间里,陆小祁正侧身背对着门外,他就像是一个孩子似的,从后面看过去特别的脆弱。
  
  “小祁。”
  
  宋可乐轻声唤道。
  
  陆小祁的后背僵了一下,但是没动。
  
  宋可乐先是小心的把碗放到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才继续道:“别睡了,好吗?你先把药喝了,然后我们聊聊?”
  
  陆小祁没有任何回应。
  
  宋可乐迟疑了一下,索性两步走到床边。
  
  她的目光不受控制的看向他的腿,但仅仅只是一瞬间,又硬逼着自己收回来。
  
  “小祁,起来喝药吧。”
  
  她出声劝道,可是,在看见少年全身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样子时,终于还是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小祁……”
  
  她哽咽着声音。
  
  陆小祁双肩抽动,终究还是缓缓转过了头。
  
  他的声音很低哑,蕴含无数的痛楚。
  
  “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
  
  “不,不丑。”
  
  宋可乐摇头。
  
  陆小祁苦涩的笑:“好几天都没看见他们,我就知道,他们一定是去找你了。”
  
  “小祁……”
  
  “你们不必觉得亏欠我,这些都是我自愿的。”
  
  最终,宋可乐还是哭了。
  
  她伏在床边,嚎啕大哭。
  
  陆小祁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子,迟疑着朝她伸出手。
  
  可最终,他还是没有忍得住,轻轻地把手放在她的头上。
  
  “没事的,我不疼。”
  
  他哑着嗓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