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半夜里,陆小祁忽然发起低烧。
  
  宋可乐手足无措,只得敲响了隔壁的门。
  
  张婶走了出来,在听了宋可乐的话以后,并无意外。
  
  她很镇定的问道:“你给他添被褥了吗?”
  
  “恩恩,添了!”
  
  宋可乐点头。
  
  张婶继续道:“那成,你先照顾着,我去烧热水。”
  
  宋可乐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什么,但是张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直接转身去了厨房。
  
  无可奈何之下,宋可乐只得重新返回到房间里。
  
  屋里床上,陆小祁全身都蜷缩成了一团,即便是盖着厚厚的被褥,他依然在剧烈发抖,脸色惨白惨白的,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虚弱。
  
  宋可乐趴在床边,迟疑着伸手盖在他的额头上。
  
  就在这一瞬间里,陆小祁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忽然睁开眼。
  
  宋可乐被吓得一怔。
  
  陆小祁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漆黑的眼,苍白的脸,宛若世间万物在这一刹那停止。
  
  “你、你感觉怎么样?”
  
  宋可乐磕磕巴巴的出声问道。
  
  陆小祁颤抖着牙齿,极为艰难的挤出一个字:“冷……”
  
  宋可乐急得不行。
  
  她不由得收回自己的手,欲从床边站起来。
  
  就在这时,陆小祁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力气,竟忽然从被褥里伸出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宋可乐的手腕。
  
  宋可乐微惊。
  
  但很快,她又重新伏到床边,温声道:“怎么了?”
  
  陆小祁张了张嘴,声音很低微:“别……走……”
  
  不知怎的,宋可乐有点想哭。
  
  她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语气认真的说道:“好,我不走,你不要害怕,张婶马上就来了。”
  
  陆小祁没有再说话,疲倦的重新闭上了眼。
  
  只是,他的全身依然在颤抖,止都止不住,
  
  “热水来了!”
  
  这时,张婶端着热水从外面走了进来。
  
  宋可乐闻言,赶紧就从床边站了起来,急忙忙的看着她。
  
  张婶把热水放在旁边桌上,先将毛巾放在里面全部浸湿,接着拿出来拧干,一边递给宋可乐,一边道:“把这个盖在他的额头上。”
  
  宋可乐依言照做。
  
  可是,她看着陆小祁如此受苦的模样,终究还是没有忍得住的出声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把他送去医院?”
  
  张婶叹气,一边从柜子里拿出药,一边说道:“我也劝过他,唉,只是脾气太倔了,死活都不愿意去。”
  
  宋可乐沉默。
  
  她明白了,陆小祁这是害怕他一旦住院,如果让警方和媒体知道了,那么整个陆家就真的遇到麻烦了。
  
  但是……
  
  “难道就只能这样一直拖下去了吗?”
  
  她问道。
  
  张婶摇头:“我不知道。”
  
  说完,她把药配好,然后递给宋可乐。
  
  宋可乐接了过来,一边托起陆小祁的脑袋,一边软声道:“小祁,张嘴,该吃药了。”
  
  陆小祁迷迷糊糊的张开嘴巴。
  
  宋可乐很小心的把药喂进他的嘴里,接着,她又接过张婶到来的温水,慢慢的喂陆小祁喝下。
  
  “咳咳!”
  
  外面忽然传来刻意压低的咳嗽声。
  
  宋可乐皱眉,先是看了看陆小祁,接着说道:“张婶,你先在这里照顾他,我出去一下。”
  
  “好的好的。”
  
  张婶点头。
  
  宋可乐从床边离开,径直开门走出了房间。
  
  外面院子里,君泽一个人站在墙边,他在低头抽烟,乌黑的夜里,唯有他指尖的猩红火光一闪一闪的。
  
  宋可乐毫不畏惧的走过去。
  
  她冷笑开口:“我知道你们抓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你们想用我来威胁晋琛,是不是?”
  
  君泽没有说话。
  
  宋可乐咬牙切齿:“你们还真是冷血得很,小祁现在都已经被你们害成那个样子了,你”
  
  “是我对不起他。”
  
  君泽忽然出了声。
  
  宋可乐怔住。
  
  这时,君泽缓缓抬起了头。
  
  因为逆着光,宋可乐并不能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可是,她能感受到君泽身上散发出来的愧疚和歉意。
  
  如此一来,她就有些想不明白了。
  
  “你说你对不起小祁?”她勾了唇,冷冷道:“既然是小祁救了你的命,那么,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他出了那么大的事,生死攸关,你们不把他往医院里送,反而要藏在这么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小村庄里,你们,你们是想害死他吗?”
  
  说真的,宋可乐还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有勇气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尤其是,他面对的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
  
  “当时情况紧急,我们根本就不能把他往医院里送,这样不但会暴露我们的行踪,而且”说到这里,君泽的眼底浮现出复杂。
  
  他盯着宋可乐的那种眼神儿,即便是不明说,也能让人知道他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
  
  宋可乐往后退了一步。
  
  她脸色微变的道:“你果然是想利用我和小祁!”
  
  “你想太多了。”
  
  蓦地,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忽然岔进来。
  
  宋可乐惊讶的转过头,看着墙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司翰。
  
  “你什么意思?”
  
  她出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君泽和司翰之间,她似乎更不怕司翰多一些。
  
  “这个不关他的事。”
  
  君泽忽然开口说道。
  
  宋可乐听见他们两个这么一说,开始有些迷糊了。
  
  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带你来这里,可不是想拿你威胁谁!”司翰从墙上跳了下来,在淡淡的月光下,他身材清瘦,容颜似雪,唯独那双黑色的眸,如若曜石。
  
  “是你想带我来这里的?”
  
  宋可乐扭过头,不解的看着君泽。
  
  君泽别过脸,并未说话。
  
  司翰的声音继续传来:“陆小祁是因为救他而失掉一条腿,君泽把你带来这里,不是想拿你威胁谁,而是想让你把陆小祁带回去。”
  
  宋可乐瞬间睁大双眼。
  
  “真的?”
  
  她有些难以置信。
  
  司翰双手环胸,冷冷斜睨了一眼君泽,似笑非笑的:“他已报信,如果不出所料,那些来接你们的人也快到了。”
  
  这下,宋可乐彻底惊讶了。
  
  君泽苦笑:“我欠小祁一条命,所以,我这次不会对你怎样,希望你以后能对他好点,他……是真心待你。”说罢,忽然转身往外走。
  
  司翰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宋可乐,跟在君泽后面离开。
  
  只是,临出门时,君泽的下半句话传来:“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
  
  因为下一次,他不会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