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次日,宋可乐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却被6晋琛给叫醒了。(品#书¥)
  
  
  她有些起床气,加上昨晚又做了小半宿的运动,全身都很不舒服,所以脾气不大好,根本就不搭理他。
  
  6晋琛始终都是好脾气。
  
  
  他把人从被窝里抱了起来,声音温柔:“宝贝,该起床了!”
  
  宋可乐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
  
  
  6晋琛亲了亲他的额头,继续道:“早餐都送来了,我们一起吃?”
  
  “不……”
  
  
  宋可乐扭了扭身子,想钻回被窝里。
  
  6晋琛不松手,说道:“昨儿不是说好了吗,今天早点出回家,你不想看女儿了?”
  
  
  宋可乐的身子微微一滞。
  
  几秒钟以后,她不高兴的睁开眼,气鼓鼓的看着他。
  
  
  “乖,起来吧!”
  
  6晋琛说道,顺便还啄了一口她的唇。
  
  
  宋可乐抬手打了他一下,语气不甚耐烦:“几点了?”
  
  “刚到八点。”
  
  
  6晋琛答道。
  
  宋可乐哀嚎:“要命啊……”
  
  
  6晋琛只是笑,直接把人抱去了浴室里。
  
  ……
  
  
  在回都的途中,6晋琛很忙碌,他一直都在打电话,目光时不时的望向窗外,神情冷冷淡淡的。
  
  宋可乐打了个哈气,身子一歪,直接倒进了他的怀里。
  
  
  6晋琛低头看她一眼,大掌抚摸着她的,周身厉色渐渐收敛。
  
  大约三个多小时的路程,很快,他们下了高,进入都市区。
  
  
  这会儿正是下班高峰期,马路上全是堵车长龙。
  
  宋可乐有些乏,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劲儿。
  
  
  6晋琛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哄一个孩子似的。
  
  终于,他们回到大院。
  
  
  轿车刚停稳,宋可乐就迫不及待的开门下车。
  
  管家和一名警卫员正在院子里说话,冷不丁的看见宋可乐从车里下来,先是一愣,在反应过来以后,连忙就迎了上去,抓着她的手,几乎是老泪纵横的说道:“夫人,您总算是回来了……”
  
  
  其实,宋可乐的心里是很愧疚的。
  
  毕竟她当时那么做,确实是把管家吓得不小。
  
  
  “对不起,管家,我以后不会再让你们为我担心了。”宋可乐很恳诚的向他认错。
  
  管家闻言,连忙罢手,急道:“哎,夫人您别这样说,只要您没有什么事就好,只要您能平安回来,我就放心了。”
  
  
  “恩恩!”
  
  宋可乐点头。
  
  
  末了,她又道:“娆娆呢?”
  
  “在楼上。”
  
  
  管家答道。
  
  宋可乐闻言,提步就往屋里走。
  
  
  管家跟在她的身边,继续道:“夫人啊,您以后要是想做什么事,最好还是提前跟我说一声,上次您真是把我吓得不小。唉,幸好您没出什么事,不然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长交代。”
  
  宋可乐一边换鞋,一边点头:“恩恩,你放心好了,我以后不会再那样了。”
  
  
  管家松了口气。
  
  这时,又听宋可乐问道:“爸呢?”
  
  
  “刚出门。”管家答道:“你们进来的时候应该是能碰见的。”
  
  宋可乐摇头:“这个倒没注意。”
  
  
  说话间,她已经走上了楼梯。
  
  管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夫人啊,您这两天没在家里,小小姐像是又有了什么感应似的,夜里总会哭醒好几次,保姆没了办法,只有整宿整宿的守在旁边。”
  
  
  宋可乐听到这个话,心里跟刀子割似的疼。
  
  “是我的错……”
  
  
  她撇了撇嘴,眼眶微微泛红。
  
  管家见了,没敢再说什么话,只是默默地推开了婴儿房的门。
  
  
  这会儿,保姆正给孩子喂奶呢,在看见宋可乐以后,先是一怔,接着欣喜起来:“夫人,您回来了啊!”
  
  “嗯。”
  
  
  宋可乐点头。
  
  她提步走了进来,目光一直盯着襁褓里的小女儿。
  
  
  保姆连忙把孩子递给她,笑道:“小小姐刚吃完奶,您抱着吧。”
  
  宋可乐自然是愿意的。
  
  
  她伸手小心的抱过孩子,明明只是两日未见,她却总觉得孩子轻了不少。
  
  “怎么瘦了?”
  
  
  她奴着嘴。
  
  保姆再次愣住:“瘦了吗?”
  
  
  宋可乐欲说什么,保姆抬头看向她的身后,神情变得恭敬:“长。”
  
  宋可乐转过头,在看见是6晋琛以后,神色平静的又收回视线。
  
  
  6晋琛走了进来,罢了罢手,保姆和管家都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他来到低着脑袋的女孩儿面前,抬手揉了揉她的,边道:“怎么了?”
  
  
  宋可乐仰头看他,表情里有几分憋屈:“没事,就是心里难受,觉得对不起女儿!”
  
  6晋琛无奈:“你坐了几个小时的车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宋可乐望了望怀里的小女儿,然后又看向他:“我想和女儿一起睡。”
  
  “可以。”
  
  
  6晋琛点头。
  
  宋可乐转身就走。
  
  
  6晋琛跟着她进了卧室,亲自伺候这对母女俩睡下以后,他才关门走了出去。
  
  副官守在楼下,在看见6晋琛以后,当即立正敬礼:“长!”
  
  
  此时,6晋琛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温柔,眸仁深邃如同锋利的剑刃。
  
  “怎么样?”
  
  
  “已经出境。”副官答道:“不过,至今还没见他们联系过外界。”
  
  6晋琛冷笑:“只是时间问题,继续跟着。”
  
  
  “是!”
  
  副官退了下去。
  
  
  6晋琛转过头,望着窗外的天,微微眯眸。
  
  ……
  
  
  与此同时,海城,别墅内。
  
  金翘翘的身上刚换过药,她有些怏怏的趴在床上,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女医生在旁边收拾医药箱,在看见她这副模样时,不禁笑道:“顾夫人,其实您受的就是一些皮外伤,实在是没必要这样整日都躺在床上,我的建议是,您最好还是适当的多运动一下,这样对您的身体健康恢复有帮助。”
  
  “知道啦……”
  
  
  金翘翘答了声,闷闷的。
  
  女医生苦笑:“您每次都这样,但其实没有一次是听话的,别的病人都是乖乖的听从医嘱,就你是最任性的。还有啊,这个外用药也要按时的替换,哪能一直往后拖的?”
  
  
  金翘翘郁闷无比:“医生大姐,你今天的话怎么这么多啊,我哪有不遵医嘱了?你让我不要沾水,我就乖乖的不沾水,这么多天了,我连脸都没洗过一次,你难道没有闻出来嘛,我现在全身都臭了……”
  
  她这辛苦的说了一通,却没有听见医生的回答。
  
  
  金翘翘觉得疑惑,正要回头去看,却听低沉的男声从耳边传来:“懒就是懒,还找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