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928章沦陷(12)
  
      金翘翘有些微的诧异。
  
      她撑起身子,很意外的看着忽然出现的顾烨,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
  
      女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出了房间,顾烨正坐在床边看着她,身上还穿着笔挺的西装,应该是刚从外面回来。
  
      “吓着了?”
  
      顾烨看着她这个样子,不禁伸手揉了揉她的发。
  
      金翘翘皱了下眉头,开了口:“你走路怎么都没有声音?”
  
      顾烨勾唇:“不是我没声音,是你只顾着说话了。”
  
      金翘翘挺郁闷的。
  
      她嘴里嘀咕了一句,接着又重新爬回到床上,懒洋洋的一动不动。
  
      顾烨拍了拍她的背,说道:“起来!”
  
      金翘翘没有动,惘若未闻。
  
      顾烨敛了眉,又说了一遍:“医生的话很对,你不能这样一直赖在床上,快点起来!”
  
      金翘翘苦着小脸,开始叫苦:“疼,我一动就疼。”
  
      顾烨不为所动,冷哼:“我数到三,如果你再不起来,我不介意亲自帮你。”
  
      金翘翘欲哭无泪。
  
      无奈之下,她只有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
  
      为了方便换药,她也没穿胸衣,只是简单的套了件睡裙,里面完全真空。
  
      顾烨自然是看见了,眼眸渐渐转暗。
  
      金翘翘抱着胸,哀嚎:“我身上难受,你别这样看着我!”
  
      唔!
  
      这丫头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顾烨哼了声,从床边起身离开。
  
      ……
  
      片刻以后,金翘翘换了睡衣,有气无力的下了楼。
  
      客厅里,顾烨抱着孩子,正低头逗弄,气氛非常和谐,而保姆则是恭敬的守在旁边,在看见金翘翘以后,轻声喊了一句‘夫人’。
  
      金翘翘走了过去,挨着顾烨落座。
  
      顾烨瞥她一眼,语调懒怠:“洗澡了吗?”
  
      金翘翘敷衍的点了点头,伸手想去抱孩子。
  
      顾烨却避开了她,转而把孩子交给保姆。
  
      “我有话和你说。”
  
      他开口说道。
  
      金翘翘心生奇怪,但见着顾烨的表情严肃,便也变得规规矩矩的。
  
      说到底,她还是畏惧顾烨的。
  
      她敢对着他撒娇耍赖,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有胆子去试探他的威信。
  
      “你要说什么?”
  
      她看着顾烨,静待他的下文。
  
      顾烨翘着二郎腿,一手把人揽到怀里,一边慢悠悠的说道:“现在天气也变暖了,我们该把婚期提上日程。”
  
      金翘翘微楞。
  
      “婚期……”
  
      啊,时间过得真快,她又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你有什么意见?”
  
      顾烨斜睨着她。
  
      金翘翘回过神,讪讪的笑道:“没什么意见啊,呃,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在海边举行婚礼吗?”
  
      顾烨点头,道:“除非你有更好的想法。”
  
      金翘翘摇脑袋。
  
      她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觉得海边挺好的,就是风大,我怕我的头纱被吹跑,到时候你可要记得帮我追回来啊!”
  
      顾烨没有理会她的幽默。
  
      他继续说道:“既然你没有别的意见,那我就开始吩咐人做准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想把婚期定在下个月初。还有,你把你想邀请的朋友名单都列出来,我会让人去挨个发喜帖。”
  
      金翘翘皱着眉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顾烨收紧放在她腰上的手臂,有几分不悦:“说话!”
  
      金翘翘重新看向他,撇了撇嘴巴:“我在想啊,我想邀请的人有哪些?可是,说实话,除了宋可乐以外,我还真是想不到别人了。”顿了顿,又补充一句:“除了那些亲戚以外。”
  
      顾烨很无奈:“可以邀请你以前的同学们。”
  
      “切!”
  
      金翘翘不屑。
  
      只听她说道:“我和那些人又不熟,凭什么要邀请他们?再说了,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我也没见着她们有好事的时候会想到我,凭什么我有了好事就要想到他们?不不不,我才不要请他们,又不是钱多没处花!”
  
      顾烨听了这段话,真是哭笑不得。
  
      这时候,金翘翘又忽然想到一个事儿。
  
      “那个……”
  
      其实,她一直都想问那天发生的事情。
  
      但是,她又总觉得顾烨不喜欢她问,所以好几次话到了嘴边,最终也没能说得出来。
  
      “什么?”
  
      顾烨看着她。
  
      金翘翘甩了甩脑袋,冲着他笑:“没事。”
  
      顾烨眯眸,盯着她。
  
      金翘翘有些心虚,脑子里一转,忽然又道:“噢,我想起来了,那个,我就是想问婚纱的事情,呵呵,你知道的,要结婚嘛,总是要穿婚纱的,我的婚纱呢?”
  
      顾烨笑了笑:“不用急,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真的?”
  
      金翘翘不禁坐直了身子。
  
      她兴奋的看着他,连声道:“是从国外订做的吗?然后,还是那种特别有名的设计师亲自设计的?特别特别的贵,是不是?”
  
      顾烨完全跟不上她的思维。
  
      他点头,道:“嗯,是订做的。”
  
      “特别贵?”
  
      金翘翘看着他。
  
      顾烨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发,叹气:“你这是怎么了?”
  
      金翘翘讪笑:“我看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既然是要结婚了,当然是怎么贵怎么来了。”
  
      顾烨思考了一下,继而道:“好,我会考虑你的意见。”
  
      金翘翘睁大眼:“考虑我的意见?呃,我的什么意见?”
  
      顾烨看着她,说道:“最贵的婚礼。”
  
      金翘翘怔住。
  
      接着,她连忙罢手:“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你不要浪费钱啊。”
  
      “我知道。”
  
      顾烨说道,一边把她摁进了怀里。
  
      ……
  
      夜里,金翘翘刚把洗澡水放好,顾烨走了进来。
  
      “可以洗了。”
  
      金翘翘说道,一边欲往外走。
  
      只是,临到门口,却被顾烨拦了下来。
  
      “还疼吗?”
  
      他问道,目光沉沉的盯着她。
  
      金翘翘摸了摸自己嘴角已经结疤的伤口,摇脑袋:“不疼了。”
  
      顾烨把她拉到跟前,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这才走进浴室里。
  
      金翘翘回头看了眼,默默地走到外面大床边坐着等待。
  
      只是,每当她静下来的时候。她的脑子里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的场景,那些刺耳骇人的枪声,还有那几个倒在血泊里的男人……她知道,那是顾烨亲手杀的。
  
      这么多天过去了,她始终都不敢去问原因,她害怕知道那些秘密,害怕事实像她想的那样糟糕。
  
      可是,她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如果只是一个出色的导演,他又怎么敢拿枪?还有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黑衣人,他们都是从哪里来的?
  
      她是真的不敢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