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次日,金翘翘在吃过午饭以后,准备带着顾皓皓一起出门。(品a书¥)
  
  
  保姆在旁边收拾孩子需要的物品,一边说道:“夫人,今天的天气很好,确实是很适合出门去散心游玩。”
  
  金翘翘抱着孩子,转头望着窗外。
  
  
  她扯了扯嘴角,缓缓说道:“他都让我出门了,我怎么能一直待在家里。”
  
  保姆没有听清楚,不由得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望去:“夫人,您说什么?”
  
  
  金翘翘摇头。
  
  她一边站起来,一边说道:“你继续收拾东西吧,我先带着皓皓下楼。”
  
  
  “是!”
  
  保姆点头。
  
  
  金翘翘抱着孩子往外走。
  
  此时,管家正在楼下给花瓶里的鲜花换水,当看见金翘翘下来以后,立马停下手中的冻住,笑着说道:“夫人,您要出门了啊。”
  
  
  “嗯。”
  
  金翘翘点头,目光瞥了眼花瓶里的百合。
  
  
  她想了想,说道:“今天晚上我不回来吃饭,如果先生要回来吃晚饭的话,你就提前给我打电话。”
  
  “好的。”
  
  
  管家应了下来。
  
  这时,保姆也拎着东西走了下来。
  
  
  金翘翘看了眼,抱着孩子出了别墅。
  
  司机早已等候多时,在看见人出来了以后,连忙拉开后座车门,恭恭敬敬的唤了声‘夫人’。
  
  
  金翘翘冲他点了点头,抱着孩子坐进车里。
  
  而后,司机又帮着保姆把婴儿车放到后备箱里,在一切准备妥当以后,保姆坐进副驾里,跟着汽车一同离开。
  
  
  在途中,司机小心的问道:“夫人,我们现在要去哪?”
  
  说实话,其实,金翘翘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顾烨说得对,她确实是该交朋友了,纵观整个海城里,她除了顾烨和别墅里的佣人们以外,谁也不认识,如今出了门,居然都没有地方可去。
  
  大抵是见她半天都没说话,司机想了想,试探性的就问道:“夫人,我知道附近有个街心公园,旁边还有商业步行街,您想去看看吗?”
  
  
  金翘翘回过神。
  
  她点了头:“好啊。”
  
  
  十多分钟以后,轿车缓缓停靠至公园入口。
  
  金翘翘抱着孩子下了车,司机和保姆一起把婴儿车从后备箱里拿出来,展开以后放到地上。
  
  
  “夫人,把孩子给我吧。”保姆说道。
  
  金翘翘依言把孩子给她,仰头望了望天,微微眯着眼:“出太阳了。”
  
  
  保姆一边把孩子放到婴儿车里,一边笑着道:“是啊,最近的天气都很好。”
  
  金翘翘抿了抿唇,提步进入了公园里。
  
  
  保姆推着婴儿车,慢慢的跟在她的后面。
  
  公园中心有一片湖,不少年轻情侣在湖上划船,偶有微风拂过,柳树飘扬,阳光和煦。
  
  
  让人很舒服的感觉。
  
  金翘翘闭上眼,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呀呀……”
  
  这时,婴儿车里传来顾皓皓的笑声。
  
  
  金翘翘展开眼,然后蹲身在婴儿车旁边,一边给他擦着从嘴角流出来的口水,一边笑吟吟的道:“你也很喜欢出门玩,是不是?”
  
  顾皓皓咧着嘴,睁着亮晶晶的眼,笨拙的挥舞着小手去抓她的头。
  
  
  “小笨蛋!”
  
  金翘翘失笑,忍不住的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
  
  
  而后,她又站起身子,沿着湖边慢慢散步。
  
  保姆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旁边,说道:“夫人,我看这里的风景挺好的。”
  
  
  “嗯,是不错。”
  
  金翘翘点头。
  
  
  保姆看着她,继续道:“您下次可以把先生也约出来,我看有好多人在湖上划船,如果先生也来了,他就可以陪着您一起去湖上划船了。”
  
  金翘翘听了这个话,有几分无奈。
  
  
  她回头看向保姆,扯了下嘴角:“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身份特殊,这里有这么多人,只要他一现身,保准会被围得水泄不通,到时候别说是游船了,可能还会上新闻。”
  
  “噢,这倒也是……”
  
  
  保姆叹气。
  
  金翘翘眺望不远处,继续道:“走,前边有长椅,我们过去坐坐!”
  
  
  “哎!”
  
  保姆推着婴儿车跟了上去。
  
  
  金翘翘在落座以后,把婴儿车面向自己,一边逗弄着顾皓皓,一边和保姆说着话,内容基本上都是一些家常,纯粹就是在打时间。
  
  过了会儿,金翘翘不知是看见了什么,忽然道:“这附近应该有买吃的吧?”
  
  
  保姆一怔,随即道:“您想吃什么?”
  
  金翘翘想了下,答道:“去给我买一袋糖吧,最好是水果味的。”
  
  
  “好的。”
  
  保姆站了起来,提步离开。
  
  
  在她走了以后,一个英俊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似笑非笑:“好久不见!”
  
  
  金翘翘没什么好脸色:“别跟我说什么巧合偶遇,有事就直说,不要破坏我今天的心情。”
  
  颜琰双手插兜,表情里有几分邪气儿,故作伤心的说道:“好狠心的女人啊,我记得你有事求我的时候,可不是这副样子。”
  
  
  “可关键是,我现在没有事情要求你!”
  
  金翘翘别过脸,一边冷冷的说道。
  
  
  颜琰没理她。
  
  他弯下腰,目光望向婴儿车里的小朋友。
  
  
  他挥了挥手:“嗨,小家伙!”
  
  “吧……”
  
  
  顾皓皓正高兴的玩着自己的小玩具,冷不丁的瞧见一张陌生面孔,晶莹如宝石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和好奇。
  
  “你别看他!”
  
  
  金翘翘现以后,立马把婴儿车转了一个方向,
  
  颜琰斜睨着她,不高兴的哼了声:“干嘛,当我是贼?”
  
  
  金翘翘反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颜琰听了这话,先是一怔,随即就笑了起来。
  
  
  他直接就坐到长椅上,翘着二郎腿,一副纨绔公子哥的做派。
  
  而反观金翘翘,她看见颜琰忽然坐下来,几乎就像是触了电似的,立马从椅子上弹跳起来,避他如细菌。
  
  
  颜琰有些不高兴了。
  
  “你什么意思?”
  
  
  他脸色不善的盯着她。
  
  金翘翘防备着他,边道:“你有事就直说,不要给我拐弯抹角的,保姆马上就要回来了,让她看见了不好。”
  
  
  她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颜琰再装不懂就是傻子了。
  
  他双手环胸,微抬着下巴,开了口:“听说你们连婚期都订好了?”
  
  
  金翘翘闻言,不禁皱眉。
  
  她狐疑的看着颜琰,说道:“怎么,你有意见?”
  
  
  颜琰无语了一下下。
  
  接着,他开口道:“我是来提醒你的,婚姻大事,岂同儿戏,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免得将来后悔。”
  
  
  金翘翘听了这话,忽然心生烦躁。
  
  她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顾烨不是你的朋友,但也是你的合作伙伴吧,为什么你总是要和他过不去?如果你是和他有仇,那你就去找他啊,老来烦我有什么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