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临海某餐厅,典型的地中海式装修风格,坐在二楼窗边,还能眺望到远处的蔚蓝海洋。
  
  
  金翘翘在点完餐以后,看着对面的颜琰,开门见山的说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颜琰瞥了眼另外一桌的保姆和司机,似笑非笑的道:“我可以和你打个赌,你那个司机的拳脚功夫一定很厉害!”
  
  
  金翘翘皱眉。
  
  她没有回头去看那两个人,只是压低了声音的道:“他是为了保护我。”顿了顿,又说了句:“你老这样有意思吗?”
  
  
  颜琰耸了下肩头。
  
  他端起桌上的水,姿态翩然的喝了一口,然后才继续说道:“最近出了一点事儿,乾璟的一个高管忽然辞职,你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金翘翘奇怪的看着他:“我又没在乾璟上班,为什么要关注这种事情?”
  
  颜琰很无奈。
  
  
  他解释道:“这事儿都闹上新闻了,你不知道?”
  
  “不知道。”金翘翘摇头,说道:“很不凑巧,我最近都没怎么关注过新闻。”
  
  
  “噢……”
  
  颜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金翘翘有些不耐烦:“你到底是想说什么,能不能不要卖关子?”
  
  “你可真没耐心。”
  
  
  颜琰看她一眼,边道:“这个高管的辞职原因是因为他的妻子,当时我们正在开会,包括我的父亲,顾烨,以及公司多位高管都在场,他的妻子忽然从外面冲进来,然后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故意停住了。
  
  金翘翘追问:“当着你们的面怎么了?”
  
  
  颜琰说道:“他的妻子跳楼了,就在我们所有人的眼前!”
  
  “啊!”
  
  
  金翘翘低呼,表情很不可思议。
  
  颜琰又喝了一口水,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后来我们才知道,她的妻子有抑郁症,那天她是忽然病,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她会跳楼,那么的决绝,连阻止都来不及。”
  
  
  金翘翘没有说话。
  
  过了几秒钟的时间,她才问道:“那个女人有抑郁症?这个病很严重吗?”
  
  
  “当然很严重。”
  
  颜琰点头。
  
  
  他看着金翘翘,目光复杂:“据我所知,那个女人以前是一个三线小明星,不是很出名,后来认识了那个高官以后就退出了演艺圈,婚后在家里当起了全职主妇,一心一意的相夫教子,但正是因为如此,她长时间的和社会脱节,慢慢的就有了抑郁症……”
  
  金翘翘听到这里,似乎有点明白了。
  
  
  “你在影射我?”
  
  她盯着颜琰。
  
  
  “我有说你吗?”颜琰坦然和她对视。
  
  可是,金翘翘的脑子里却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事到如今,她算是想明白了,怪不得顾烨昨天忽然要让她以后多出门和多交朋友,原来是怕她和社会脱节,变得孤僻,继而患上抑郁症!
  
  她有些哭笑不得。
  
  
  “你们未免想得太多了!”
  
  她摇了摇头,很是无奈。
  
  
  “你们?”颜琰皱眉:“还有别人和你说过这事?”
  
  金翘翘没有作解释。
  
  
  她说道:“我不会患上抑郁症的,等以后皓皓上了幼儿园,我可能会出来工作,或者就是做一些我感兴趣的事情,比如开个烘培坊也不错,我对做美食很感兴趣。”
  
  颜琰将身子往后靠。
  
  
  他笑了笑:“这点我赞同,你做的菜确实不错!”
  
  金翘翘白他一眼。
  
  
  这时,服务生开始上菜。
  
  金翘翘看着桌上的精致美食,若有所思的道:“其实我以前有想过当演员,但后来又现吧,这一行里的黑幕挺多的,如果我想火起来,那就必须要走那条路,真的让人很难接受!”
  
  
  颜琰一边用着餐,一边说道:“怎么会?顾烨那么会捧人,只要他愿意,你分分钟当影后!”
  
  金翘翘:“……”
  
  
  颜琰想了下,继续又补充一句:“如果你真有这个想法,可以和乾璟签约,保证让你一夜红遍大江南北!”
  
  “呵呵!”
  
  
  金翘翘干笑。
  
  颜琰见状,也只是笑了笑,并不介意她的无礼。
  
  
  金翘翘吃了几口肉,皱眉看着他:“然后呢?”
  
  “嗯?”
  
  
  颜琰不解。
  
  金翘翘挑起眉梢:“难道你要和我说的事情就是这个?”
  
  
  颜琰眨了眨眼:“不然呢?”
  
  金翘翘被他噎得说不出话。
  
  
  她又不能直截了当的问他关于顾烨的事情,如果她问了,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相当于变相的承认了。
  
  所以,她虽然想知道,但绝对不能主动的问!
  
  
  半晌,她才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出声道:“颜先生,其实我们不妨把话说开,你到底是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三番四次的来和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并不认为你这是在报复顾烨,如果你真的是和他有仇的话,依着你的家世和手段,你可以有很多其它的更好的办法,不是吗?”
  
  “你分析得很有道理!”
  
  
  颜琰点了点头。
  
  金翘翘接着说道:“所以说,你是和我有仇咯?”
  
  
  颜琰怔住。
  
  他抬头,视线看着她:“嗯,怎么说?”
  
  
  金翘翘冷笑:“你看不惯我过得好!”
  
  颜琰:“……”
  
  
  金翘翘想了想,又道:“或者,你给我一个更好的解释?”
  
  颜琰轻哼:“前边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为了最后这句吧,想套我话?”
  
  
  金翘翘见到计划失败,有些沮丧。
  
  她索性放下手中的餐具,目光直视着颜琰,正声道:“那好,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正好我也不想再看到你。这顿饭很棒,感谢你的款待。”
  
  
  说完,她起身就要离开。
  
  颜琰并没有生气的样子。
  
  
  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边垂眸切着盘中的牛肉,一边慢慢的说道:“你不想看见我没关系,不过,如果你以后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我开口,只要是我能帮忙的地方”
  
  “不用!”
  
  
  金翘翘拒绝得毫不犹豫。
  
  她有些厌恶,但又很费解的看着他:“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确定没什么毛病?”
  
  
  颜琰颔:“再见!”
  
  金翘翘瞪他一眼,转身离开。
  
  
  另一桌的保姆和司机见状,赶紧推着婴儿车跟了上去,和她一同出了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