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仅仅片刻,她拉开门走了出去,笑着就道:“如果我说,我不想你帮忙呢?”
  
  
  “那便不帮。(品%书¥¥)”
  
  顾烨回答得不假思索。
  
  
  他伸出了手,朝着那边楞在门口的金翘翘,继续道:“早餐叫了吗?。”
  
  “嗯,叫了。”
  
  
  金翘翘点头,一边提步走向他。
  
  刚落座,顾烨便将她拉进怀里。
  
  
  “阮青青到底怎么了?”
  
  金翘翘倚在他的怀里,开口问道。
  
  
  顾烨闭着眼,道:“不知道看新闻?”
  
  金翘翘皱眉。
  
  
  她想了想,当即把手机拿了出来,打开新闻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她当年不是一炮而红的吗?”她惊讶的说道:“怎么会和潜规则挂上钩?”
  
  
  顾烨轻哼:“确实是一‘炮’而红!”
  
  金翘翘听出他的话中意,不禁有些无语。
  
  
  她仰头看着他,说道:“你一直都知道这个事?”
  
  顾烨摇头:“我没这么无聊,从专业上来说,阮青青确实是一个好演员,但就其他方面来讲,那就是她的事了,与我无关!”
  
  
  “唔。”
  
  金翘翘做思考状。
  
  
  顾烨睨她一眼,勾唇:“我还以为你会很开心。”
  
  金翘翘诧异。
  
  
  “我为什么要很开心?”她问道。
  
  顾烨继续道:“据我所知,你和阮青青之间好像有点什么恩怨?”
  
  
  金翘翘的脸色微僵。
  
  她摇了摇脑袋:“我和她之间确实是有不愉快,但是,我还不至于落井下石。嗯,不过说实话,我在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确实是很惊讶的,因为我以前一直都以为阮青青是一个幸运的人,当年她从电影学院毕业以后就直接出演电影,虽然只是一个女二号的角色,但却凭着这个角色一举拿下了当年的最佳女配角奖,并且一路走红,几乎都可以称之为传奇。可如今,这些新闻一旦爆出来了以后,她现在就等于是从神坛跌落,恐怕以后会低迷很长一段时间了。”
  
  
  顾烨将双腿交叠,姿态优雅,神情却淡漠如雪。
  
  他冷冷的笑:“她当年既然选择了走捷径,那就要做好迎接走捷径所带来的副作用,如今这一局面,她迟早都要面对,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那,你真的不打算帮她呀?”
  
  金翘翘看着他问道。
  
  
  顾烨低头,对上她的眼。
  
  “我听你的。”
  
  
  他如此回答。
  
  金翘翘微微一怔,接着很快低下脑袋。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慢吞吞的说道:“我觉得吧,依着现在这种局面,于公于私,你都要避嫌,毕竟你的身份比较特殊。呃,我的意思是,你也是导演嘛,我看那些新闻上写的阮青青在出道初期就同时周旋在好几个导演之间……”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顾烨忽然问了句。
  
  金翘翘摇头,道:“不是,你不是那种会潜规则别人的导演。但是,广大的吃瓜群众们不知道啊,你的每一部电影很火,而阮青青又曾多次出演你的电影,所以,如果有媒体想要捕风捉影,那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顾烨点头:“分析得有道理。”
  
  金翘翘继续道:“所以说,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你最好是不要插手此事!”
  
  
  顾烨弯唇:“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
  
  金翘翘嗔怨的瞪他一眼,正欲说什么,外面传来敲门声。
  
  
  “噢,应该是送早餐的到了。”
  
  她说道。
  
  
  顾烨松了手,拿起她放在桌上的手机。
  
  金翘翘从沙上站了起来,走出去开门。
  
  
  过了会儿,又听她的声音传来:“过来吃早餐吧。”
  
  顾烨起身走到餐桌跟前。
  
  
  很精致的中式早点,小米粥搭配水晶小笼包,还有几碟小菜。
  
  “给!”
  
  
  金翘翘把筷子递给他。
  
  顾烨落了座,一边接过筷子,一边说道:“我记得你以前爱吃三明治和牛奶,怎么现在又改口味了?”
  
  
  金翘翘诧异的看着他:“啊?”
  
  顾烨见状,不禁皱了下眉,没再说话。
  
  
  他沉默的吃着早餐。
  
  金翘翘低头喝了几口粥,稍微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那个,我以前是爱吃三明治,不过后来又觉得吧,其实中式的早餐也好吃,呃,两样我都爱。”
  
  
  顾烨‘唔’了声,抬眸看她一眼,道:“你不用特意解释。”
  
  金翘翘不明白。
  
  
  不过,她也没多问,乖乖的‘哦’了一声。
  
  用过早餐以后,顾烨在客厅里用笔记本上。
  
  
  金翘翘在浴室里洗了头,正用着电吹风呢,忽听外面传来敲门声,然后是顾烨走过去开门的声音,再然后……
  
  “怎么是你?”
  
  
  顾烨的声音好像很不悦。
  
  金翘翘闻言,不禁放下手中的电吹风,趿着拖鞋走了出去。
  
  
  让人意外的是,刚才还在手机新闻上看到的人,而如今,居然活生生的就站在她的面前。
  
  是阮青青!
  
  
  “顾导,有人想害我!”
  
  她哭得梨花带雨,因为是素颜,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已。
  
  
  顾烨站在门口,并没有让人进来的意思,整张脸冷得像冰块。
  
  “你找错人了!”
  
  
  他说完,动手就要关门。
  
  阮青青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试图趁机钻进来,却被顾烨抓住了手臂。
  
  
  “外面有记者!”
  
  阮青青急急说道。
  
  
  顾烨闻言,脸色顿时大变:“你敢把记者招来!”
  
  阮青青苦苦哀求:“不是我招来的,是他们一直都不肯放过我,我不敢坐飞机,只能让助理开车连夜把我送到海城来,本来以为可以甩掉他们的,但是他们真的就像是幽灵一样。我如今是走投无路,只有你了,顾导,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就帮帮我吧!”
  
  
  顾烨彻底沉下了脸。
  
  “情分?”
  
  
  他眯眸,危险得像是一只豹子。
  
  阮青青早就急傻了,她没能看出顾烨的不悦,反而还试图求情:“顾导,你不会见死不救的,是不是?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是清楚我的为人的,那些报道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我从来都没有做过那些事情,我是被人冤枉的。”
  
  
  顾烨冷笑:“视频还能作假?”
  
  阮青青一愣,整张脸色煞白。
  
  
  这时,走廊尽头有脚步声传来。
  
  阮青青应该是太害怕了,几乎条件反射的就说道:“记者来了!”
  
  
  顾烨咬牙,将她扯进房里以后关上门。
  
  刚转过身,阮青青却忽然在他的面前下跪,扯着他的裤管,可怜兮兮的哭泣:“是我的错,我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那些人想要置我于死地,他们想弄死我。顾导,现在就只能你能救我了,求你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