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当颜琰赶到医院里的时候,金翘翘正站在走廊外面和医生谈话,在看见他出现以后,眼底骤然亮起光芒。
  
      她匆匆和医生说了几句,然后疾步走向他。
  
      颜琰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挡去了他的大半张脸,但依然浑身魅力不减,走廊上来往的病人家属和小护士们纷纷向他投以惊艳的目光。
  
      “你怎么现在才来?”
  
      金翘翘站在他的面前,皱着眉头说道。
  
      颜琰嗤笑:“你是不是该态度好点?别忘了,现在是你有事求我。”
  
      金翘翘可管不了这么多。
  
      她忽然伸手拽住颜琰的手腕,拖着他就往旁边的安全通道走去。
  
      “你就不能低调一点吗?”
  
      她一边埋怨的说道。
  
      颜琰没有吭声。
  
      金翘翘狐疑的回头望他。
  
      颜琰站住脚,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
  
      半晌,他才慢悠悠的说道:“你在医院做什么?生病了?”
  
      “我没有生病。”
  
      金翘翘拧起眉。
  
      颜琰有几秒钟的沉默。
  
      接着,他又道:“怀孕了?”
  
      金翘翘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你胡说什么!”
  
      颜琰别过脑袋。
  
      “直接说吧,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他开口问道。
  
      金翘翘先是在脑中斟酌了一下用词,然后才开口道:“那个,呃,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就是想让你帮忙找两个护工,然后照顾一下我的朋友。”
  
      颜琰震惊的看着她。
  
      “就是这个?”
  
      “嗯!”
  
      金翘翘点头。
  
      颜琰有些愠怒:“你在逗我玩?”
  
      语罢,也不等金翘翘是什么反应,转身就要走。
  
      金翘翘赶紧伸手拉住他,连声道:“那个人也是你认识的。”
  
      颜琰站住脚。
  
      他没有回头,只是声音有些冷:“虞珞?”
  
      金翘翘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颜琰瞬间转过身,目光狠狠的盯着她:“你他妈的哪次找我不是为了他!”
  
      金翘翘被他的这种反应吓到,呆愣在原地,半天都没有做出反应。
  
      颜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继续道:“平时看你不是挺犀利的吗?怎么一遇到那个人就变成傻子了,金翘翘,我还真没看出来啊,原来你还挺长情的。”
  
      金翘翘的脸色微微泛着白。
  
      她咬着唇,努力的压制着内心的怒意。
  
      “你就给个准话,到底帮不帮?”
  
      “帮,为什么不帮?”颜琰笑了起来:“拿两个护工换你的一个人情,这么划算的事情,我为什么不做?”
  
      金翘翘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忍住了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她说道:“不止如此,你应该也了解虞珞的性子,如果让他知道是你在帮忙,他一定不会愿意的。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只要等他平安出院以后,这事儿就算完了。”
  
      颜琰双手环胸,态度很轻蔑。
  
      他说道:“放心吧,我也不想看见他。嗤,一个没用的窝囊废!”
  
      “你凭什么这样说他!”
  
      金翘翘大怒。
  
      颜琰眯眸:“怎么,还说不得了?”
  
      金翘翘被气得咬牙切齿。
  
      可是,她心里又明白,在这个节骨眼上,她绝不能和颜琰撕破脸。
  
      否则,颜琰就麻烦了!
  
      “我该回去了。”
  
      她说道,提步就往外走。
  
      只是,就在路过颜琰身边的时候,被他拉住了手腕。
  
      金翘翘皱眉:“还有事?”
  
      颜琰静默了片刻,忽然问了句:“如果我以后有了困难,你会像帮助虞珞一样帮我吗?”
  
      金翘翘望向他的眼底有讶异。
  
      她想了想,然后答道:“你是乾璟娱乐的少东家,只要你一句话,不知道有多少马前卒愿意为你赴汤蹈火。所以,你会需要我的帮忙吗?我可能连队都插不上来吧。”
  
      颜琰无声的笑:“是,你说得对,你哪有资格来帮我?”
  
      “再见!”
  
      金翘翘挣脱她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临走以前,金翘翘去病房里看望虞珞最后一眼。
  
      他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像是一缕悄无声息的魂魄,唯独在看见金翘翘出现以后,整个人才像是活过来的样子。
  
      “翘翘……”
  
      虞珞抬着头,眼巴巴的看着她。
  
      金翘翘走到床边,笑着道:“虞珞哥哥,医生说你的检查结果并不坏,只要以后注意规律饮食和多锻炼,要不了多久的时间,你就又可以变成以前迷倒万千少女的样子了!”
  
      虞珞没有理会她的这些话。
  
      他紧盯着她,眼里是掩盖不住的哀伤。
  
      “你要走了吗?”
  
      他沙哑着声音问道。
  
      金翘翘愣了下,随即弯下腰,细心的替他掖了掖被角。
  
      “翘翘。”
  
      虞珞抓住她的手。
  
      金翘翘看了眼,叹息:“虞珞哥哥,在我的心里面,你一直都是我最敬爱的哥哥,看见你受苦,我会心疼你,但仅仅只是如此。虽然我不知道你之前都经历了一些什么,但是我真的不希望你就这样一蹶不振下去。难道你忘了吗,曾经的辉煌和荣耀,你是天生属于舞台的影帝,你就真的愿意这样自甘堕落吗?”
  
      虞珞垂着眼,苦笑:“现在说这些有用吗?”
  
      “当然有用了!”
  
      金翘翘说道:“你的影响力还在,只要你愿意,你还是可以东山再起的!”
  
      虞珞不说话。
  
      金翘翘看着他,恳求道:“虞珞哥哥,你振作起来吧,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好吗?”
  
      “那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虞珞忽然抬头看着她说道。
  
      金翘翘怔住。
  
      虞珞见她不回答,眼底自嘲加深:“你不愿意,是吗?我知道,我早就已经配不上你了。”
  
      金翘翘痛心疾首。
  
      她闭了闭眼,下定决心的咬牙道:“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虞珞哥哥,我现在都已经有孩子了,而且,我下个月就要举行婚礼,所有的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你”
  
      “行了!”
  
      虞珞忽然一声暴喝,打断了她的话。
  
      金翘翘没有想到他会忽然生气,半张着嘴看着他。
  
      虞珞指着门,咬牙切齿:“你给我出去!”
  
      金翘翘红了眼眶。
  
      她哽咽着说了一句‘保重’,踉踉跄跄的退了出去。
  
      只是,她没有看见,虞珞看着她的背影的眼里,满是伤痛和不舍。
  
      而在门外,颜琰斜斜倚靠在墙边,在看见金翘翘出现了以后,不屑的冷笑一声:“怎么样,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滋味不好受吧?”
  
      金翘翘瞪他一眼,丢下话:“记住我们的约定!”
  
      语罢,头也不回的离开。
  
      只是,在颜琰的眼底,她的背影是那么的单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