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回到别墅里时,整个家里都异常安静。(品#书……)
  
  
  管家给她拎来了拖鞋,一边说道:“夫人,您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是不是在路上遇到堵车了啊?”
  
  金翘翘低着头换鞋,没有说话。
  
  
  管家往里头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又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先生在客厅里,好像有点不高兴,您小心一点。”
  
  金翘翘深吸了一口气,苦笑了下:“好,我知道了。”
  
  
  说罢,她提步往屋里走。
  
  管家没敢跟着进去,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刚进客厅里,便看见了坐在沙上的冷漠男人,他一身黑色的西装,深邃邪魅的容颜,此刻异常的冰冷。
  
  打从金翘翘走进来开始,他的阴鸷目光就紧紧的盯着她,冷冷的开口:“舍得回来了?”
  
  
  金翘翘咬唇,试图解释道:“他在路边晕倒了,我只是想”
  
  “关你什么事?”
  
  
  顾烨冰冷的打断她的话,瞳目深寒如同不见底的古井:“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金翘翘听到这话,被吓得一个哆嗦。
  
  
  “我、我……”
  
  她几次张嘴想要说话,却不出一个字。
  
  
  顾烨冷冰冰的看着她:“过来!”
  
  金翘翘咽了下口水,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一边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我错了。”
  
  她主动的认错道。
  
  
  顾烨颔,即便他是坐着的,依然气场摄人。
  
  “错在哪了?”
  
  
  他开口问道。
  
  金翘翘的脑子里百转千回,她回答道:“我知道我不该去管虞珞,但是,如果这种事情换做是其他人,我的意思是,如果是一个陌生人晕倒在了路边,我也不可能会坐视不管的,更何况,”
  
  
  “更何况还是你的老情人?”
  
  顾烨忽然出声接过她的话。
  
  
  金翘翘大惊失色。
  
  “我没有!”
  
  
  她急急地反驳道:“我和虞珞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
  
  “你还敢想以后?”
  
  
  顾烨大怒:“跪下!”
  
  金翘翘听到这两个字,目光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顾烨面无表情:“没听见我的话?”
  
  金翘翘摇头,全身颤抖得厉害。
  
  
  “你不能这样对我……”
  
  “噢?”
  
  
  顾烨从沙上站了起来。
  
  这下,他变成了居高临下。
  
  
  他就像是俯视天下的君王,带着不可一世的狂妄和威仪。
  
  “金翘翘,”
  
  
  他连名带姓的喊着她,声音凛冽:“不要逼我动手!”
  
  金翘翘的脸色煞白。
  
  
  她流着泪,终究还是慢慢的弯下了双腿,卑微而毫无尊严的跪在他的脚边。
  
  “我有没有说过让你早点回家?”
  
  
  顾烨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金翘翘点头,瘦弱的身子不禁缩成了小小的一团,背脊弯曲着,就这么狼狈的跪着,冰冷的地面让她全身都觉得寒冷,止不住的颤抖。
  
  
  “说话!”
  
  顾烨的语气却很不耐烦。
  
  
  金翘翘咬唇,哽咽着声音:“你说过。”
  
  “我说什么了?”
  
  
  顾烨冷着声。
  
  金翘翘不禁闭上眼。
  
  
  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比**更痛苦的,精神上的折磨!
  
  
  她麻木着,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让我早点回家……”
  
  “你听话了吗?”
  
  
  顾烨睨着她。
  
  金翘翘回答:“没有。”
  
  
  顾烨冷笑:“你给我好好反省!”
  
  说罢,提步离开。
  
  
  诺大的客厅里,很快只剩下金翘翘一个人。
  
  她还跪在地上,在没有得到顾烨的应允之前,根本就不敢起来。
  
  
  她忽然很想肆无忌惮的大哭一场,原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已经一点一点的步上正轨,可如今,仿若一夕之间,全部都消失了,又回到了从前提心吊胆的日子。
  
  她很无助,彷徨,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隐约传来小孩的哭声。
  
  金翘翘大惊,连忙直起身子,下意识的想去看孩子。
  
  
  但仅仅只是瞬间,她又萎靡了,孤独的继续维持着跪姿,茫然的等待着酷刑的尽头。
  
  她不知道顾烨什么时候才能消气,但是,与其承受皮肉之苦,她宁愿就这么跪着。
  
  
  可是,她又心疼孩子。
  
  他哭得那么凶,是因为想念妈妈了吗?
  
  
  金翘翘耷拉着头颅,无声的流淌着眼泪,这种无力的感觉,让她觉得很崩溃。
  
  咚咚咚!
  
  
  楼上忽然传来脚步声,很快,保姆抱着孩子下来了。
  
  金翘翘转头望过去,透过朦胧的泪眼,直直的看着她怀里的孩子。
  
  
  保姆没有想到自己会看见这一幕,她惊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金翘翘,稍微踌躇了一下,这才慢吞吞的上前,一边结结巴巴的说道:“夫、夫人……”
  
  金翘翘伸开双手,冲着她笑:“没事的,把皓皓给我吧。”
  
  
  “哎!”
  
  保姆点点头,几步走到她的身边以后,小心翼翼的弯腰把孩子递给她。
  
  
  金翘翘接过孩子,温柔的抱在怀里相哄。
  
  顾皓皓看见了妈妈,当即停止了哭声,睁着一双红通通的大眼睛,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麻……”
  
  他张了嘴,声音很稚嫩,还有哭过以后的沙哑。
  
  
  金翘翘立即收紧手臂,哭着笑道:“皓皓乖啊,妈妈在这里,妈妈会陪着你的,永远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笨拙的伸出小手抓住她的头丝,咧着嘴,傻呵呵的又笑起来。
  
  
  金翘翘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禁低头亲了亲他的脸庞,整颗心里又软又酸涩。
  
  保姆还在旁边,她看着金翘翘,没有忍得住的说道:“夫人,您还是起来吧,地上凉,小心感冒了。”
  
  
  金翘翘没有说话。
  
  她依然在温柔的亲吻着儿子的脸庞,像是倾注了她的所有感情。
  
  
  是啊,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儿子更重要的?
  
  为了儿子,即便是要了她的命,她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这边,保姆还想说什么话,忽听楼上有脚步声传来。
  
  她的脸色微变,有些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
  
  
  适时,金翘翘出了声:“你先下去吧。”
  
  保姆迟疑了下,最终点点头,麻溜的退出了客厅。
  
  
  刚离开,顾烨的身影就出现了。
  
  他站在客厅口,眉眼冷漠的看着抱着儿子的金翘翘,嗤笑:“还跪上瘾了?”
  
  
  金翘翘低着头,没做声。
  
  半晌,又听顾烨说道:“要我请你?”
  
  
  金翘翘咬唇,一手费力的抱着孩子,一手撑着茶几边沿,巍巍颤颤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顾烨瞥她一眼,转身去了厨房。
  
  
  佣人们知道今天不宜出现在男主人的面前,所以纷纷都躲在厨房里的,哪想顾烨会忽然走进去,一个个的全部都吓傻了。
  
  顾烨大怒:“滚出去!”
  
  
  于是,一众人赶紧跑了出去,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