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顾城赶到现场的时候,金翘翘正一个人抱着孩子站在旁边,救护车还没有到,地上有一滩血迹,陷入晕迷的司机已经被围观群众从车里拖了出来。
  
  “有没有受伤?”
  
  这是顾城见到金翘翘以后说的第一句话。
  
  金翘翘摇头,整张脸上的表情很茫然和惶恐。
  
  顾城抓住她的手臂,目光锋锐的扫了一圈四周,接着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翘翘张了张嘴,声音里有颤意:“撞、撞车了……”
  
  顾城拧眉。
  
  他重新回头看向金翘翘,审视着她:“你确定你没事?有没有撞到头?”
  
  金翘翘还沉浸在刚才的撞车事件之中,大大的眼睛里渐渐浮起水雾。
  
  顾城有些头疼,欲拉着人离开,但被交警拦了下来。
  
  “你们还不能走!”他说道:“人受伤了吗?救护车马上就到现场,如果受伤了就先去医院接受治疗,没有受伤的话就先跟着去一趟交警队!”
  
  顾城忍着怒。
  
  “她受伤了!”
  
  “噢?”交警闻言,不禁转头看了一眼金翘翘,许是见她表情呆滞的原因,他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继续正声道:“今天的这起交通事故有点蹊跷,我们的同志还在检测现场,具体的结论还没出来,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你们再去过医院以后,能够尽快的赶过来和我们的同志进行沟通和了解,好吗?”
  
  顾城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好!”
  
  他点头。
  
  交警又要了具体的联系地址和电话以后,这才放了人。
  
  顾城没有耽误分秒,迅速的赶在媒体收到消息以前就把金翘翘带走了。
  
  前往医院的途中,顾城亲自驾着车,他的表情始终很严肃,双眸沉沉似暗夜汹涌。
  
  金翘翘坐在后座里,低着头,闭眼和怀里的孩子脸贴着脸。
  
  隔了会儿,前方遇到红灯,顾城刹车停稳,趁机从后视镜里看着金翘翘,出了声:“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金翘翘的身子一僵。
  
  顾城见状,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
  
  他冷道:“把你看到的说出来!”
  
  金翘翘摇头。
  
  顾城继续道:“你想包庇对方?”
  
  金翘翘闻言,缓缓的抬起了脑袋。
  
  她张了张嘴,声音很低:“我们的司机,他、他没事吧?”
  
  刚才两车相撞的时候,如果不是司机的反应够快,恐怕就不止是现在这个样子,她和孩子都会陷入危险。
  
  “已经送去医院了,具体情况还没收到。”顾城说:“不过,他应该没什么大碍,最多就是些皮外伤。”
  
  金翘翘先是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始讲诉起来:“当时我们从机场离开以后,本来一直都是很顺利的,后来忽然就有一辆车从旁边撞了过来,开始我以为是意外,但是那辆车……它撞到我们以后并没有停下,接着又撞了第二次……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对方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故意的?顾城,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顾城没有说话。
  
  前边的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他重新发动引擎上路,一边敏锐的注意着周围车辆动静。
  
  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只是让他很意外的是,那些人居然如此的丧心病狂,连一个女人和孩子都不放过!
  
  “顾城?顾城?”
  
  适时,金翘翘的呼唤声传来。
  
  顾城回过神,语气沉静的答道:“关于今天的事情,我会给大哥说的,他应该也快回来了。”
  
  金翘翘哽咽了一下,眼眶微微泛红。
  
  她说道:“我是不知道你们到底在做些什么,但我既然决定要嫁给他,那么不管前边是刀山,还是火海,我都愿意陪着他,可是,我不希望连皓皓也牵扯其中,他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何其无辜!”
  
  顾城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不禁收紧。
  
  他扯了扯嘴角,答道:“嫂子,你放心,我和大哥都会保护好你们母子。”
  
  “但愿吧。”
  
  金翘翘别过头,漠然又彷徨的看着窗外。
  
  ……
  
  半夜里。
  
  卧室内,一双冰冷的手忽然将她抱了起来。
  
  金翘翘从梦中惊醒,下意识的去摸身边的孩子,却只抓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
  
  她蓦地睁开眼,在黑暗中看到了模糊的轮廓。
  
  虽然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可是,她实在是太熟悉这个味道。
  
  “顾烨?”
  
  她试探性的叫道,声音里有微微的冷颤,完全是被吓出来的。
  
  “是我。”
  
  顾烨低下头,微凉的唇瓣印上她的唇,带着浓浓的烟草气息。
  
  金翘翘有些抵抗,微微往后仰。
  
  顾烨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他没有允许她的后退,用身躯把她半压在床上,又重又狠的把这个吻加深,
  
  过了许久,直到金翘翘都快窒息了,他才心满意足的把人松开。
  
  “想我了吗?”
  
  他声音低哑的问道。
  
  因为没有开灯,金翘翘完全看不见他的表情,唯独那双湛亮的深眸,让人不容忽视。
  
  她不禁紧绷着身躯,张了张嘴:“你、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烨低低的笑了声。
  
  他抚过她的脸庞,粗粝的指腹反复的磨蹭着她的眼角。
  
  “翘翘,回答我的话。”
  
  金翘翘闭上眼。
  
  她苦笑:“想,很想!”
  
  “是吗?”
  
  顾烨却不怎么相信。
  
  他动作缓慢的抚过她的颈项,让人背脊升起一阵凉意。
  
  下一刻,忽然又一把将人从床上捞了起来。
  
  金翘翘低呼,赶紧用双手攀住他的肩。
  
  她没敢叫出声,唯恐吵醒旁边熟睡的孩子。
  
  顾烨似乎也知道这个原因,他又把她吻住了,比刚才还要更重的蹂(河蟹)躏着她。
  
  “别……”
  
  金翘翘欲挣扎。
  
  顾烨却强势的压下了她的反抗。
  
  他毫不怜惜的撕开她的睡裙,就在床边,就在熟睡的孩子身边,把她狠狠的占有。
  
  金翘翘不敢叫出声,死死地咬着被角,为了让自己更舒服一些,她不得不最大限度的放开自己,尽可能的让自己更快的去适应他的狂风暴雨。
  
  可最后,顾皓皓还是被吵醒了。
  
  很快,孩子的啼哭声传遍了整个别墅,而那个始作俑者,早已带着浑身满足进入了浴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