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第999章逃离(67)
  
      警局,审讯室内。
  
      顾城一身黑色西装,面无表情的坐在桌前。
  
      而在他的对面,阮青青被押着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娇嫩的手腕被冰凉的手铐束缚,全身湿漉漉的,看起来很是狼狈不堪。
  
      某负责人在旁边,满脸谄笑的说道:“顾先生,嫌疑犯已经被抓来了,您看这事儿想怎么处理?”
  
      顾城冷笑:“我们是守法公民,当然是要依法处置了!”
  
      负责人微微一愣。
  
      但很快,他又哈哈的笑道:“是是是,顾先生说得对,当然是要依法处置了!呃,噢,对了,我好像还需要处理一个急事,这样,顾先生,您和您的人在这里先稍等一下,我出去一下就回来,好不好?”
  
      顾城很绅士的点头:“你去忙吧!”
  
      “哎哎!”
  
      负责人应声,提步就往外走。
  
      只是,临到门口,他又忽然回头看向审讯室里的另外两名警察,招手道:“你俩出来帮忙!”
  
      “是!”
  
      两名警察跟着走了出去。
  
      这时,阮青青的心底忽然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她蓦地叫出声:“你们不要走!不要走!”
  
      可惜,没人听她的话。
  
      嘭!
  
      房门被重重的、无情的关上。
  
      这下,房里只剩下她和顾城。
  
      阮青青抬起头,颤抖得看着前方一脸冷酷的男人,浑身都不禁颤颤发抖起来。
  
      而相比较之下,顾城的反应很淡。
  
      他笑吟吟的将双腿交叠,慢条斯理的开口出声道:“说说吧,你的理由?”
  
      阮青青咬牙。
  
      她恨恨的盯着他,说道:“因为我恨顾烨,我巴不得他去死,最好死了以后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按理来说,顾城在听到了这番话以后,他是该生气的。
  
      可事实是,他没有。
  
      他还是那副优哉游哉的模样,高高的端坐在椅子上,目光鄙夷的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女人,犹如不可一世的帝王。
  
      他冷冷道:“既然你恨的是别人,为什么要拿孩子开刀?”
  
      阮青青的身子僵住。
  
      她低着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好半天的时间以后,才慢慢的开口说道:“我本来也能成为一位母亲的,可是,我不能把他生下来,他是不干净的,是那些恶心的男人们……哈哈哈,这一切都是谁给我的?是顾烨!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如果不是他见死不救,我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吗?哼,既然我不好过,别人也休想好过!”
  
      啪!
  
      一个茶杯飞来,径直砸在她的脚边,瓷片碎了一地。
  
      紧接着,顾城的声音响起,很优雅的感觉:“我不想亲自动手,你知道该怎么做!”
  
      阮青青很不可思议的看向他:“你说什么?”
  
      顾城蹙了下眉头。
  
      他很不耐烦的说道:“跪上去!”
  
      “不!”
  
      阮青青摇头,很惊恐的往后退。
  
      顾城看着她,笑笑道:“你可以拒绝,不过后果很严重,既然你认识阿尔瓦洛,所以应该也听说过顾城,我会的手段不比他少,你想试试吗?”
  
      阮青青很绝望。
  
      她哀求的看着顾城,满脸的泪:“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这样对我?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顾城已经彻底失了耐心。
  
      他手指弯曲,轻扣了下桌面。
  
      很快,两名保镖模样的男人走了进来。
  
      根本就不需要顾城说话,那两人进来以后,直接将阮青青从地上捞起来,然后,野蛮的强押着她跪上那一地的玻璃碎片。
  
      “啊啊啊!”
  
      阮青青厉声尖叫。
  
      霎时间,鲜血从她的膝盖流出。尖锐的痛意和恐惧,不亚于一场凌迟。
  
      “我的腿……我的腿……”
  
      阮青青狂乱的摇着脑袋,几次试图从地上站起来。
  
      可是,那两名保镖就站在她的后面,极其用力的死死压着她的双肩,反而她挣扎得越厉害,痛苦的感觉就深刻。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阮青青浑身冷汗密布,痛得几度抽搐。
  
      顾城无悲无喜,目光冷漠的看着她,缓缓道:“你可以恨任何人,但最不该的就是去报复翘翘,她何其无辜?孩子又何其无辜?”
  
      阮青青痛得痉挛,却硬咬着牙,狠狠道:“她也不是好人,如果不是因为有她,我早就和虞珞在一起了,你以为她是什么好人?当初她一边霸占着顾烨,一边还要勾引虞珞,装得跟贞洁烈妇一样,其实骨子里全是骚劲儿,恶心得不得了!”
  
      噌的一下,顾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很不可思议:“是她先主动的?”
  
      “不然呢?”
  
      阮青青看着她,颤抖着牙齿的道:“莫非你们都以为是顾烨?哈哈,其实顾烨也是受害人,是金翘翘当初自己把持不住上了顾烨,这件事情你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吧,但是我最清楚!只有我最清楚!”
  
      顾城徒然升怒。
  
      “打,给我狠狠的打!”
  
      他蓦地下令,语气极为狠戾。
  
      两个男人先是微怔,反应过来以后,当即一脚踹翻阮青青,接着就是拳打脚踢。
  
      阮青青就像是沙袋,承受着两个强壮男人的毒打,她双手抱着头,一边尖叫,一边哀求,极为凄惨。
  
      叩叩叩!
  
      适时,外面传来敲门声,伴随着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顾烨先生到了。”
  
      顾城闻言,稍微收拾了一下情绪,提步走了出去。
  
      ……
  
      几个小时以后……
  
      再次睁眼醒来的时候,窗外是一片黑漆漆的夜色。
  
      金翘翘平躺在床上,两眼茫然而空洞的盯着天花板,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失去了灵魂的木偶,只剩空壳。
  
      顾烨坐在床边,目光含痛的看着她。
  
      “翘翘……”
  
      他出了声。
  
      只是,这位向来说一不二的主儿,如今却没了往日里的强势。
  
      甚至于这语气里,还有忐忑和小心。
  
      金翘翘却没有任何反应,就连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没有。
  
      顾烨握住她的手,柔声道:“好好休息吧,现在还早,你再睡会儿?”
  
      金翘翘蓦地转头看向他。
  
      “我要见皓皓!”
  
      她开口道。
  
      顾烨的表情不变,继续说道:“你的身体很虚弱,医生说”
  
      “我要见他!”
  
      金翘翘打断他的话:“现在就要!”
  
      她何曾这般顶撞过?
  
      顾烨微微不悦,但还是保持着耐心。
  
      他抚了抚金翘翘的额头,说道:“先休息吧,等明天我们再谈这个事,好不好?”
  
      金翘翘闭上眼,泪水溢出。
  
      “我好后悔……”
  
      她说出了这四个意味深长的字。
  
      顾烨听了,只是蹙了下眉,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