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下午,工作结束以后,金翘翘跟着店员前往员工宿舍。
  
  在途中,店员笑道:“刚才一直都在忙,所以也没有机会自我介绍,那个,我叫江芷,大家都叫我小芷!”
  
  “你好,小芷!”
  
  金翘翘点了点头。
  
  江芷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她。
  
  金翘翘微怔:“怎么了?”
  
  江芷眨了眨眼,说道:“你不介绍一下吗?”
  
  金翘翘恍然大悟。
  
  她讪讪道:“我、我叫……”话说到这里,她抬头正好看见远处的香水广告,脑子一抽,脱口而出:“我叫香香,呃,百香香!”
  
  江芷挑眉:“这个名字……呃,好香啊!”
  
  金翘翘心里懊恼不已,她怎么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奇葩名字。
  
  可是,话已出口,她已经没有收回的机会,只得硬着头皮的点头道:“是、是啊,父母取的,我也没办法嘛,呵呵。”
  
  江芷拍了拍她的肩,说道:“没关系的,我觉得很好听呀,让人听起来就感觉到一阵香气扑来的感觉,唔,香香?我以后就叫你香香,好吗?”
  
  “好!”
  
  金翘翘点头。
  
  江芷领着她继续往前走,一边说道:“咱们的员工宿舍就在前面,其实就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每个卧室里住两个人,正好我还缺一个室友,干脆你就和我住一起吧,好吗?”
  
  “恩恩!”
  
  金翘翘继续点头。
  
  江芷看着她,笑道:“我发现你还挺害羞的。”
  
  金翘翘大窘。
  
  不过,她也没多解释,随便她人猜想吧。
  
  这边,只听江芷继续说道:“我们这个班是分三班倒的,上一天休息一天,每个月有四天的假期,呃,还有就是关于福利方面的,不过这个只有老员工才有资格享受,咱们暂时还没资格呢。啊,对了,你的行李呢?瞧我这脑子,说了这么大半天的话,我怎么把这个事给忘了……”
  
  金翘翘很平静的答道:“我没有行李。”
  
  “啊?”
  
  江芷很意外的看着她:“没有?一点都没有?”
  
  金翘翘摇脑袋。
  
  江芷的表情很同情。
  
  “没关系的。”她拍了拍金翘翘的肩头,说道:“你可以先用我的,呃,至于洗漱用品之类的,我们待会儿去超市里买新的吧。”
  
  金翘翘皱着眉,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江芷还以为她是担心钱的问题,连忙又开口道:“你不用担心钱的,我这里有钱,我、我可以先借一点给你。”
  
  金翘翘看向她,微微的一笑:“谢谢你,小芷。”
  
  江芷摇头,笑得憨憨的。
  
  说话间,两人走进了楼里。
  
  在等电梯的时候,旁边站着两个背着书包的中学生,只是不知道为何,那两个女生总是在偷偷的打量着金翘翘,时不时的还会窃窃私语。
  
  对此,金翘翘很敏感,下意识的往另一边侧了下头。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门了。
  
  “走吧!”
  
  江芷出了声,一边垮了进去。
  
  金翘翘低着头,默默地跟在她的后面。
  
  那两个中学生也跟了进来,目光更加放肆的望着金翘翘。
  
  到了五楼时,那两人就出去了。
  
  她们刚离开,江芷就兴冲冲的说道:“香香,刚才那两孩子在说你哎……”
  
  金翘翘佯装惊讶又疑惑的样子,镇定的问道:“噢?她们说我什么了?”
  
  江芷答道:“说你长得很像一个明星,呃,就是那个拍电影的导演,特别火那个,咦,叫什么来着?我忽然又想不起来了,反正就是说你很像他老婆……”
  
  金翘翘大惊。
  
  “什么?”
  
  “你不知道这个事?”江芷不以为然的说道:“这可是咱们海城最近几年以来最大的新闻了,超级豪华的大婚礼啊,听说是在海边的教堂里举行的……唉,真的好羡慕噢,如果我以后也能有这样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大婚礼,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连蜜月都可以省了,反正”
  
  “我不知道!”
  
  金翘翘蓦地开口说道。
  
  江芷很意外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金翘翘摇脑袋。
  
  江芷皱眉:“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白?”
  
  金翘翘赶紧抬手捂住自己的脸。
  
  她磕磕巴巴的说道:“噢,那个,那个可能是这里的光线问题吧,我的皮肤本来就白,呵呵……”话刚说到这里,电梯到层了。
  
  金翘翘趁机又说道:“到了到了,小芷,你快点带我去看宿舍吧,我好期待的!”
  
  江芷被转移了注意力,笑着点头道:“可以啊,走,我带你去看宿舍!”
  
  金翘翘装作一副很期待的样子,跟着她一同走出了电梯。
  
  ……
  
  傍晚时,江芷做东,请客吃酸辣粉,两个刚认识的女孩,就这样大咧咧的坐在露天的胡同小摊上,一边喝着冰镇饮料,一边笑嘻嘻的谈话说地。
  
  当然了,基本上都是江芷在说话,而金翘翘则是扮演着听众的角色,始终很安静的倾听她的故事,偶尔附和两句话,或者就是微笑着点头。
  
  后来,江芷说道:“香香,我觉得你有一点特别哎!”
  
  金翘翘看着她,笑了笑:“哪里特别了?”
  
  江芷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就是有一种感觉吧,唔,按理来说啊,我和你才刚认识,所以应该和你保持一定距离的,但是从你给我的第一眼印象开始,我就觉得你是一个好人,而且你以前的生活应该是很优越的那种……”
  
  金翘翘苦笑:“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和现在无关。”
  
  江芷看着她,点头道:“你说得对,人总要向前看嘛,就像我啊,虽然每个月的工资很少,但是我也过得很快乐啊!”
  
  金翘翘‘嗯’了声,低头喝了一口饮料。
  
  这时候,忽听隔壁桌传来声音:“那啥,你们听说了吗?最近咱们海城出了一件奇怪的大事儿!”
  
  “什么事啊?”
  
  “今儿中午的时候,我去火车站接我同学,你猜怎么着?哎哟,那人山人海的,外面全是警察,说是有通缉犯逃了,过往的所有乘客啦,车辆啦,全都要检查。还有啊,我托人打听了,听说那个通缉犯是个女人!”
  
  金翘翘手里的饮料没拿稳,‘哐当’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江芷惊呼:“怎么回事?”
  
  金翘翘缓慢的抬头看向她,表情呆呆的。
  
  江芷还以为她是被吓着了,连忙又安抚道:“没事的,没事的,我让老板给你重新拿一瓶啊!”说完,又扬声道:“老板,老板,再拿一瓶北冰洋过来!
  
  “好勒,您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