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夜里,两个丫头躺在同一张床上。
  
  江芷侧头看着身边的金翘翘,笑眯眯的说道:“香香,你是我来海城以后的第一个室友,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很好地相处下去,说真的啊,我还蛮喜欢和你聊天的。”
  
  金翘翘平躺着身子,睁眼看着天花板。
  
  “好。”
  
  隔了半晌,她才回答了这么一句话。
  
  江芷有些奇怪:“香香,你怎么了啊?”
  
  金翘翘叹气,颇为无奈。
  
  她说道:“我没怎么,只是觉得很累。”
  
  “噢,那好,我们不聊天了,现在睡觉吧!”
  
  江芷说完,立马就闭上了双眼。
  
  金翘翘没有搭话,依然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很乱,就像是一团毛线被拆开,四分五裂的各种记忆碎片,统统都在朝她涌来,而其中最多的,是顾皓皓的小脸。
  
  他就在前方,笨拙的伸着双手,软软的叫着妈妈,一声又一声的乞求着要抱抱。
  
  金翘翘想要走过去。
  
  她想要拥抱自己的儿子。
  
  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她好像永远都无法靠近,空气中像是有一堵隐形的墙,无情的将她隔离在外。
  
  到了最后,顾皓皓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好像在说,他好害怕!他好想妈妈!
  
  “皓皓——”
  
  金翘翘撕心裂肺的喊出声,疯狂的试图一遍又一遍的往前冲。
  
  “香香?香香,你没事吧?”
  
  耳边传来一道担忧的呼唤声,金翘翘睁开眼,表情呆滞的看着江芷,像是还没回过神的样子。
  
  江芷见她醒了,不禁舒了一口气。
  
  “香香,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啊?哎哟,你叫得好惨啊,把我吓到了呢!”江芷一边说,一边拍着胸口。
  
  可是,金翘翘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还沉浸在梦里的画面,满身的悲伤和痛苦。
  
  “香香?”
  
  江芷见她没反应,不禁又用手拍了拍她的脸,边道:“香香,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没事的,没事的,不要害怕呀,我会陪着你的!”
  
  不!
  
  她的皓皓,她已经永远都陪不了了。
  
  金翘翘闭起眼,瞬间,泪水从眼角滑了出来。
  
  江芷见状,赶紧从旁边拿过纸巾,一边替她擦拭,一边继续道:“香香啊,你到底做了什么梦啊?哎,你别哭呀,只是一个梦而已,不要害怕,没事的,没事的。”
  
  金翘翘苦笑,沙哑的开口:“如果真的是梦,该多好!”
  
  “什么?”
  
  江芷听得迷迷糊糊的。
  
  金翘翘却不愿意再说话。
  
  江芷见状,倒也没有多在意,只听她继续说道:“你还要睡吗?如果不睡了,我们一起去吃早餐吧,我跟你讲啊,咱们小区门口有一家早餐摊,他家的豆浆油条特别的好吃,你想去吃吗?”
  
  金翘翘摇头。
  
  江芷很无奈:“那好吧,你再继续睡会儿,我去给你买回来吧。”
  
  金翘翘闻言,不禁皱起了眉。
  
  她想了想,最后又改变了主意。
  
  “算了,我和你一起吧!”
  
  她说道。
  
  江芷很高兴,连忙点头:“行啊,那你快点起来吧,我去问问其他同事要不要吃早餐。”
  
  说完,就跟那翩翩起飞的蝴蝶似的,一溜烟儿的就跑了出去。
  
  金翘翘叹了一口气,慢吞吞的起了床。
  
  ……
  
  早餐过后,江芷又带着金翘翘去了附近的一处街心公园。
  
  这一片都是郊区,很多房子看起来并不显眼,尤其是在早上的时候,除了学生和上班族以外,基本上都没几个人,显得有几分荒凉。
  
  对此,江芷的解释是:“虽然咱们这里比不上市中心那么繁华,但是,各有各的好处啊,你想啊,如果这里是市中心的话,我们还有机会住在这里吗?啊,你应该不知道吧,咱们海城的房价,真是一个比一个要高,比如说市中心的房价,据说是这个数呢!”说到这里,她用手比划了一个数字,接着又道:“反正我这辈子是没指望了,呃,就算到了下下辈子,我也没指望,哎呀,总的来说,我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金翘翘被她的话逗笑。
  
  她问道:“那如果你在市中心有一套房子,你会怎么办?”
  
  江芷看着她,答道:“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选择把房子租出去,然后自己再租一个便宜的房子住着。嘻嘻,这样我就不用工作了,每个月光靠吃租金就够了,而且还很富裕呢!”
  
  “嗯,是个办法!”
  
  金翘翘点头。
  
  江芷很得意:“我聪明吧!”
  
  金翘翘笑了起来:“是,包租婆,你很聪明!”
  
  “哈哈哈……”
  
  江芷乐得不行。
  
  说话间,两人正好路过一个广告牌。
  
  江芷看见了,不禁说道:“你知道这个是谁吗?”
  
  金翘翘看了眼,点头道:“嗯,我知道,傅诣辰嘛,唱歌的,我有一个朋友特别喜欢他。”
  
  “我也很喜欢!”
  
  江芷点头道。
  
  末了,她又问道:“对了,香香,你有喜欢的明星嘛?”
  
  金翘翘扯了下嘴角,摇头:“没有。”
  
  “哦,那真可惜了……”
  
  江芷撇了下嘴。
  
  “可惜什么?”
  
  金翘翘很奇怪。
  
  江芷道:“少了一个脑残粉啊!”
  
  “你才是脑残粉!”
  
  金翘翘作势要抬手打她。
  
  “哈哈哈……”
  
  江芷见状,撒丫子就跑。
  
  ……
  
  下午,两人去了便利店。
  
  金翘翘换上了工作服,依照店长的指示,拎着水桶来到了外面。
  
  江芷一边摆放着货架上的食品,一边问道:“店长要你擦外面的玻璃?”
  
  “嗯!”
  
  金翘翘点头,弯腰将水桶放到门边。
  
  江芷撇了下嘴,小声道:“那你小心点,有事要帮忙就叫我。”
  
  “好。”
  
  金翘翘点头。
  
  而后,她便开始擦起玻璃。
  
  哪料,这时候,忽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孩子,金翘翘反应不及,只听‘哗啦’一声,水桶便被小孩给踢翻了。
  
  “喂,你怎么回事啊?”小孩的家长跑了过来,怒气冲冲的指责道:“你怎么能把水桶放到门口?要是孩子被摔着了,我看你怎么赔!”
  
  “对不起,对不起……”
  
  金翘翘一个劲儿的道歉,赶紧蹲下身子,用手里的抹布,迅速的擦拭着地上的水渍。
  
  可是,家长却不依不饶,还在旁边怒骂。
  
  然而,过了没几秒钟的时间,怒骂的声音忽然就没了。
  
  与此同时,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金翘翘的视线里。
  
  她还保持着半跪在地上的姿势,缓缓的抬起头,当看见来者以后,脸色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