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不可否认的是,今天的天气确实是很好,晴空万里,蓝天碧水,形成了一副绝美的风景画。
  
  这会儿,颜郡贤正带着金翘翘在湖边散步。
  
  其实这一幕是很奇怪的,毕竟在此之前,这两人间并没有任何的关联,除去顾烨以外,甚至可以说是连半点关系都沾不上的。
  
  因此,金翘翘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她总觉得颜郡贤似乎是有什么话想和她说,但碍于种种原因,始终迟迟没有说出来。
  
  思及这里,她不禁开了口:“颜伯伯……”
  
  颜郡贤站住脚,回头望她。
  
  “觉得无聊了?”
  
  他笑吟吟的问道。
  
  金翘翘摇脑袋,忙道:“呃,那个,我……”
  
  她犹豫再三。
  
  颜郡贤双手负背,极有耐心的看着她:“说吧,在我跟前不必有什么顾虑。”
  
  金翘翘叹了一口气,说道:“伯伯,您应该不知道我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其实我……”说到这里,又停住了。
  
  颜郡贤很合时机的接过话:“我知道,你和顾烨结婚了嘛。”
  
  金翘翘嘴角一抽。
  
  “我没有!”
  
  她摇头。
  
  颜郡贤的表情不变。
  
  他慢条斯理的说道:“前段时间,所有媒体都在报道这事儿,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你还不好意思承认?”
  
  金翘翘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大好。
  
  她否认道:“我们还没有礼成,所以那场婚礼不算数!”
  
  “顾烨也是这样想的?”
  
  颜郡贤看着她。
  
  金翘翘没有回答,变得沉默起来。
  
  颜郡贤见状,继续又道:“我们今天不谈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我并不想去深究。当然了,如果你愿意说,我就听!不愿意说,那便不说吧。”
  
  金翘翘忽然失了笑。
  
  她说道:“颜伯伯,如果颜琰也有您这样的修养和好脾气,我想他应该会更招女孩子的喜欢。”
  
  “噢?”
  
  颜郡贤挑了眉梢。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无奈的笑道:“那孩子从小就是娇生惯养,整个家族里就他一个男孩,所以在各方面可能会有点任性,如果他以后为难你,你也不用怕他,伯伯永远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金翘翘听了这话,心中大惊。
  
  不过,她并未在表面上显露出来,而是笑笑道:“伯伯,有您这句话就好,这样我以后就再也不怕颜琰了。”
  
  颜郡贤哈哈一笑。
  
  他点头:“好好,不用怕他,没事的。”
  
  “嗯!”
  
  金翘翘应声。
  
  说话间,两人走到了一处小凉亭跟前。
  
  颜郡贤提议道:“过去休息会儿?”
  
  “好的。”
  
  金翘翘并无意见。
  
  而后,两人便走进了凉亭里。
  
  颜郡贤很随意,落座以后眺望远处,眯眸道:“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啊!”
  
  “是啊,很舒服!”
  
  金翘翘附和道。
  
  颜郡贤收回视线,侧头望着她,忽然道:“有想过以后怎么办吗?”
  
  “什么?”
  
  金翘翘微怔。
  
  这个话题转移得有点快,她反应不过来。
  
  颜郡贤很有耐心。
  
  他又说了一遍:“我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个……”
  
  金翘翘皱起眉。
  
  颜郡贤看着她,继续道:“如果还没想好,你可以来乾璟,让颜琰带着你一起慢慢熟悉公司。”
  
  “呃?”
  
  金翘翘怀疑自己听错了。
  
  “熟悉公司?”
  
  她疑惑道。
  
  她熟悉公司做什么?
  
  颜郡贤的表情不变,淡淡的补充了一句:“就是说让你更快的适应新工作。“
  
  金翘翘舒了口气。
  
  她摇头道:“伯伯,我知道您是好意,但是很抱歉,我并不想来乾璟。”
  
  颜郡贤但笑不语。
  
  金翘翘看着他,继续道:“不瞒您说,其实我想要的生活一直都很简单,只要能够随心所欲就好了,我真的不想待在太复杂的地方。况且,如果我去乾璟上班的话,那我不可避免的就会看见顾烨……伯伯,我承认,我现在和他之间出现了问题,而且是很严重的那种,所以”
  
  “所以,你才想跑?”
  
  颜郡贤忽然开了口。
  
  金翘翘错愕的看着他。
  
  颜郡贤皱眉,目光怜惜:“翘翘,你是个好孩子,既然有资源可以利用,为什么宁愿去那些小店里打工,也不愿意接受伯伯的安排呢?”
  
  “对不起!”
  
  金翘翘低下头。
  
  颜郡贤很无奈:“你这脾气啊,真是跟你母亲当年的一模一样!”
  
  金翘翘大窘。
  
  颜郡贤站起了身子,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好了,先不说这些事情,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去钓鱼吧!”
  
  金翘翘点头,沉默的跟着他走了出去。
  
  ……
  
  傍晚,颜琰走进前厅里时,正巧看见金翘翘坐在椅子上吃梨。
  
  他挑眉,笑道:“听说你们今天去钓鱼了?”
  
  金翘翘瞥他一眼,不搭理。
  
  颜琰走近她,弯下腰,在她头顶投下了一片阴影。
  
  他嗤道:“你一定是一条鱼都没有钓到!”
  
  这是激将法吗?
  
  真够幼稚的!
  
  金翘翘在心里嘀咕着,一边慢吞吞的开了口:“你错了,我非但有钓到鱼,而且还钓到了一条大鱼!”
  
  颜琰的眼底闪过一丝讶异。
  
  “真的?”
  
  他重新直起了身子,侧头望向旁边的佣人,开了尊口:“她真有钓到鱼?”
  
  “是的。”
  
  佣人点头。
  
  “很大的鱼?”
  
  颜琰扬眉。
  
  佣人继续点头,并道:“是的,很大的一条鱼!”
  
  颜琰:“……”
  
  金翘翘没忍得住,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颜琰斜睨着她:“很好笑?”
  
  金翘翘又收敛起表情,一般正经的继续啃着自己手中的梨子。
  
  颜琰很郁闷,暗自骂了句什么,提步离开。
  
  而后,晚餐时,金翘翘在桌上看见了自己钓的那条大鱼。
  
  可惜,这会儿它已经变成了一盘糖醋鱼!
  
  “这是翘翘钓的鱼,琰儿你尝尝!”
  
  颜郡贤说道。
  
  颜琰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筷子,不怎么乐意的夹了片鱼肉。
  
  金翘翘咬着筷子,看着颜琰一副明明很想吃,却又故意装作不乐意的样子,忽然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并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冷漠高贵。
  
  其实在很多时候,他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还挺像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孩子。
  
  唔,就像是在想故意的吸引她的注意力?!
  
  想到这里,金翘翘愣住了。
  
  她怎么会忽然有这种想法?
  
  她抬起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颜氏父子,忽然就开口道:“伯伯,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