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此话一出,饭桌上霎时陷入安静。
  
      但仅仅只是两秒钟不到的时间,颜郡贤笑了起来。
  
      他反问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这就是一只老狐狸,即便是内心如何波澜,只要他不愿意,谁也别想看出个究竟。
  
      金翘翘咬着筷子,表情很纠结。
  
      她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就是脱口而出的话,伯伯,您别太介意了啊。”
  
      颜郡贤笑了笑。
  
      “没关系的。”他说道:“继续吃饭吧。”
  
      “噢……”
  
      金翘翘点头。
  
      于是乎,这个话题就这样跳过了?
  
      金翘翘埋头吃着菜,心里却有不甘心。
  
      她刚才是装出来的,主要是想看看颜郡贤和颜琰的反应。
  
      可惜,让她很失望的是,这两人就是大小狐狸,根本就没有任何破绽露出来。
  
      莫非,真的是她想多了?
  
      ……
  
      晚饭以后,颜郡贤便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金翘翘不会问,也不想知道。
  
      她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无聊的拿着遥控器在换台。
  
      “想出去走走吗?”
  
      适时,颜琰的声音忽然传来。
  
      金翘翘抬头,望向站在客厅口的男人。
  
      “去哪?”
  
      她下意识的问道。
  
      颜琰挑了下眉梢,答道:“就是在园子里到处逛逛。”
  
      金翘翘有些犹豫。
  
      颜琰继续道:“你想聊什么都可以。”
  
      金翘翘狐疑的看着他:“真的想聊什么都可以?”
  
      颜琰点头:“知无不言!”
  
      “好!”
  
      金翘翘丢了遥控器,从沙发上站起来。
  
      她提步往外走,在路过颜琰的时候,大方的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头。
  
      “希望你是君子!”
  
      她意有所指的说了这句话。
  
      颜琰哈哈一笑:“你压错宝了,我并不在乎这个。”
  
      金翘翘:“……”
  
      说话间,两人出了屋,悠闲的顺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在园中散步。
  
      金翘翘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和繁星,忽生感叹:“今天的星星好多……”
  
      颜琰看了眼,不在意的答道:“嗯,说明最近天气会很好。”顿了下,又笑着补充一句:“很适合天天钓鱼!”
  
      金翘翘:“……”
  
      颜琰收回视线,扭头看着她。
  
      “今天的鱼不错,你觉得呢?”
  
      “你这是没话找话?”金翘翘蹙眉。
  
      颜琰:“……”
  
      金翘翘没有在意他的反应,忽然又说道:“以前我听老人们说,人在死了以后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每当地上的人们想念他们的时候,只要抬头看看天,那一闪一闪的就是他们在说话……”
  
      颜琰觉得奇怪。
  
      他道:“你怎么了?”
  
      金翘翘的眼底浮现悲伤。
  
      她摇了摇头,苦涩的笑:“没事,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
  
      颜琰皱眉。
  
      他想了想,有几分别扭的说道:“想妈妈了?”
  
      金翘翘挺意外的。
  
      她斜睨着他,说道:“我好像从来没听说过你母亲的事,她和伯伯是离婚了吗?还是……”
  
      颜琰摇头。
  
      他嘴角的弧度消失不见。
  
      “她去世了。”
  
      他说道。
  
      金翘翘微诧。
  
      但很快,她开口道:“很抱歉,我并不知道……”
  
      颜琰的反应极淡。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多少记忆。”
  
      “你已经比我好很多了。”
  
      金翘翘说道。
  
      颜琰奇怪的看着她:“好什么?”
  
      金翘翘答道:“我是父母双亡哎。”
  
      颜琰:“……”
  
      金翘翘笑了笑,继续道:“好了,不提这些让人难过的事情了,说点别的吧。”
  
      颜琰饶有兴趣:“你想说点别的什么?”
  
      金翘翘双手环胸。
  
      她似笑非笑:“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颜琰勾唇:“如果我猜得够准的话。”
  
      “那你会告诉我答案吗?”
  
      金翘翘问道。
  
      颜琰笑:“现在时机还未成熟,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金翘翘翻白眼:“故弄玄机!”
  
      颜琰倒也不生气,他慢悠悠的往前走,继续道:“今儿老爷子应该有跟你提过去乾璟上班的事吧,你是怎么想的?”
  
      金翘翘很惊讶。
  
      “你是怎么知道的?”顿了下,又摇头道:“我拒绝了。”
  
      “为什么呢?”
  
      颜琰站住脚,回头看着她:“难道你就这么喜欢自甘堕落,宁愿去做那些低三下四的工作,也不愿意来乾璟?”
  
      真不愧是父子,这语气,这些话,几乎说得是一模一样的。
  
      金翘翘笑了起来:“我很不赞同你的话,颜琰,你要知道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工作岗位都是值得尊重的。你不过就是因为出身好,所以从小就是锦衣玉食,一出社会就能轻而易举的得到一个人人羡慕的工作岗位。可是,并不是人人都有你的好运气,在这世上,穷人总是比富人多的,如果没有清洁工,你们哪有舒适干净的工作环境?如果没有农民,你们的西餐,料理,又是从何而来?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颜琰的表情微冷。
  
      “你在教训我?”
  
      “我可不敢。”金翘翘摇头,答道:“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颜先生,常言道,忠言逆耳,大抵就是这个道理吧!不过,我也明白,谁都喜欢听恭维的话,尤其是你这种身居高位的贵公子,可事实往往都是血淋淋的。”
  
      颜琰皱眉,不悦:“你叫我什么?”
  
      “我叫你什么了?”
  
      金翘翘反问道。
  
      颜琰咬牙:“你就非得要气我?”
  
      金翘翘觉得很无辜:“我哪有?”
  
      颜琰拂袖离开。
  
      金翘翘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只是淡淡的摇了摇脑袋。
  
      而后,她又抬起头,呆呆的看着夜空上的星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好像看见了皓皓,他在冲着自己微笑,又软又甜的叫着妈妈,一声又一声的。
  
      金翘翘觉得心疼。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把刀捅进了她的心窝子里,然后搅啊搅啊,痛得连叫都叫不出声来。
  
      “小姐,您没事吧?”
  
      蓦地,耳边传来佣人惊呼的声音。
  
      颜琰去而复返,在看见瘫坐在地上,满脸泪水的金翘翘时,表情很震惊。
  
      “这是怎么了?”
  
      他倏地冲过去,直接伸手就把人从地上抱了起来。
  
      “叫医生!立刻叫医生!”
  
      整个园子里都是他的怒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