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抵达医院时,外面正聚集了大批闻风而来的媒体记者,再加上一些粉丝,几乎是里三层外三层的。
  
      司机将车停在了马路对面,担忧的说道:“这要怎么进去啊?”
  
      金翘翘没敢降下车窗,她望着外面的情形,不禁皱紧了眉头。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她问道:“顾烨出事以后,你们没有采取保密吗?”
  
      司机解释道:“当时现场有太多目击者,他们一看见肇事者是顾导,立马拿着手机就是一顿狂拍,根本就阻止不了。”
  
      金翘翘叹气。
  
      她揉了揉额头,无奈道:“那现在要怎么办?”
  
      司机道:“您先稍等一下,我给秘书打电话问问!”
  
      说完,他开始打电话。
  
      金翘翘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没有作声。
  
      她扭头看着窗外,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其实,每个光彩耀眼的背后,总是有太多的辛苦和付出。
  
      顾烨是很出名,但与此同时,他也失去了生活中的**,平时陪她们母子出门游玩,他也总是要全副武装,不然就会被围观,被拍照,走到哪都得不到清净。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我马上就把车开过来!”
  
      这时候,司机也讲完了电话。
  
      他收了线以后,一边回头看向金翘翘,一边说道:“夫人,秘书说让我们从医院后门进去。”
  
      “后门?”
  
      金翘翘挑眉。
  
      她道:“我们能想到后门,别人也能想到!”
  
      司机解释道:“主要是保镖们现在都在后门等着呢,他们能保护您进入医院。再说了,相比较这边大门,后门那边还是比较人少的。”
  
      “那好吧,我们去后门!”
  
      金翘翘点头道。
  
      “好的。”
  
      司机说完,立马发动引擎,重新驱车上路,直奔医院后门。
  
      ……
  
      在进入医院以后,金翘翘没有耽误,跟着保镖直奔高干区病房,刚出了电梯,秘书就迎了上来。
  
      “谢天谢地!”
  
      他双手合十,连声道:“夫人,您总算是来了。”
  
      金翘翘看着她,皱眉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顿了下,又道:“顾烨呢?”
  
      秘书答道:“刚从手术室里出来,这会儿正在病房里休息呢。”
  
      听他这么一说,金翘翘的脚步不由得放慢了许多。
  
      她问道:“他怎么样了?”
  
      秘书答道:“没什么事,就是有些擦伤。”
  
      金翘翘站住脚。
  
      “只是擦伤?”
  
      她意外的看向秘书。
  
      秘书点头,道:“是呀,顾导的车好嘛,再加上他有系安全带,所以没出什么事。”
  
      金翘翘想了想,又道:“那个被撞的摩托车呢?”
  
      秘书先是停顿了下,才道:“呃,那个人就有点惨了,当场就被撞飞了!”
  
      金翘翘:“……”
  
      那个场面,简直不敢想象。
  
      这时,秘书的下半句话又传来:“不过说来也让人意外,那个骑摩托车的虽然被撞飞了,但是最后检查出来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噢,不对,有点轻微骨折,目前也在病房里待着。”
  
      “只是有点轻微骨折?”金翘翘听了以后,也觉得很意外:“你确定吗?”
  
      秘书道:“当然了,这事儿一直都是我在办,没人比我更清楚了。”
  
      金翘翘松了口气。
  
      秘书道:“您现在要进去看看顾导吗?”
  
      “不急。”
  
      金翘翘答道。
  
      秘书很不解的表情。
  
      这时,金翘翘又继续问道:“交警那边是怎么说?你上网了吗?现在网上全是在讨论这事儿,顾烨又上热搜了!”
  
      秘书道:“我们这边的法律部正在和交警部门协商,其实按理的来说,今天的这场车祸,主要责任并不在顾导。”
  
      金翘翘闻言,不禁睁大了双眼。
  
      她说道:“他都酒后驾驶了,难道还不是主要责任?秘书,你这话……你也是这样跟交警说的?”
  
      秘书解释道:“主要是那个摩托车逆行,顾导这边没能躲得开,所以才撞上的。”
  
      金翘翘恍然大悟:“这样啊……”
  
      秘书笑道:“您放心,律师们都知道该怎么做的。”
  
      金翘翘点头:“嗯,我也相信。”
  
      末了,她又道:“你继续忙吧,我去看看他。”
  
      “哎!”
  
      秘书求之不得,立马退了下去。
  
      金翘翘一步一步的走向病房,站到门口以后,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抬手推开了门。
  
      诺大的病房里很安静,而那个向来邪魅霸道的男人,此刻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他闭着眼,容颜安详,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金翘翘关了门,然后轻轻的走了过去。
  
      她先凑过去看了眼,在确认他是睡着了以后,这才伸出了手,轻轻的替他掖了下被角。
  
      就在这一瞬间,男人忽然睁开了双眼。
  
      他眼眸漆黑深邃,犹如广袤的苍穹,透着冷静,哪像睡着的样子?
  
      “呃……”
  
      金翘翘尴尬了下,默默的收回手。
  
      “你醒了啊。”
  
      她说道。
  
      顾烨并未回答,就这么看着她。
  
      金翘翘不敢和他对视,目光扫了一圈病房,又道:“渴了吗?我给你倒水喝?”
  
      顾烨还是不说话。
  
      金翘翘叹气。
  
      她先去倒了一杯水,将它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才在床边落座。
  
      “你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她问道。
  
      此时,顾烨已经收回视线,闭了眼。
  
      金翘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有些不放心,于是又倾身去摸他的额头。
  
      顾烨再次张开眼,瞪着她。
  
      金翘翘不禁笑道:“干嘛不说话?车祸撞到舌头了?”
  
      “谁让你来的?”
  
      他开了口,嗓音很沙哑。
  
      金翘翘答道:“是我自己要来的。”末了,又补充一句:“我担心你呀。”
  
      顾烨哼了声。
  
      金翘翘端起水杯,讨好的道:“喝点水吧,你的嗓子都哑了。”
  
      顾烨又看她一眼。
  
      金翘翘这次也不等他回答,直接把水杯递到他的唇边,看样子是打算喂他了。
  
      不过,顾烨显然并不买账。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接过水杯,直接仰头就一口喝尽。
  
      金翘翘在旁边看着,继续道:“想吃水果吗?我给你削一个?”
  
      顾烨斜睨着她:“你一只手?”
  
      金翘翘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懊恼不已:“对噢,我又忘了。”
  
      顾烨看着她这么一副傻乎乎的模样,不禁抿了下唇,重新又躺回道床上。
  
      他表情冷硬的说道:“给我洗个苹果!”
  
      “噢噢……”
  
      金翘翘闻言,立马又去洗苹果。
  
      顾烨躺在床上,目光跟随着她的背影,心想,真是个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