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宝贝

作者:宋可乐

    玫瑰园,婚礼现场。
  
      化妆室内,宋可乐穿着美丽的粉色婚纱,正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仰着头,任由化妆师在她的小脸上涂涂抹抹。
  
      而金翘翘站在旁边,不停的说道:“不要给她化太浓了,淡一点就好,她不适合化浓妆!”
  
      “好的。”
  
      化妆师应道。
  
      宋可乐睁开眼,斜睨着好友,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化好妆了?”
  
      金翘翘冷哼,道:“因为我起得早!”
  
      宋可乐无语。
  
      金翘翘双手抱胸,挑着眉梢,继续说道:“不过说真的,宋可乐,我也是蛮佩服你的,明知道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你居然还能一口气睡到八点多钟,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激动的吗?”
  
      “我激动啊!”
  
      宋可乐答道。
  
      金翘翘露出一副并不相信的表情。
  
      宋可乐见状,不禁欲哭无泪。
  
      她解释道:“我是因为昨晚睡太晚了,所以今天就起得晚……”
  
      金翘翘闻言,正要说什么话,旁人走了过来,恭声道:“头纱已经送来了,金小姐,我来为您戴上吧!”
  
      “好的。”
  
      金翘翘点头,最后看了一眼宋可乐,然后去了另一边。
  
      很快,两位新娘子准备完毕。
  
      摄影师走了进来,一边给她们拍照,一边连声说道:“两位新娘子好美啊,本人比照片上的更美!”
  
      宋可乐撅着小嘴巴,有些不怎么高兴。
  
      “你怎么了?”
  
      金翘翘见状,不禁开口问道。
  
      宋可乐道:“我不喜欢这个头纱,为什么结婚要戴头纱?”
  
      金翘翘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大家都戴了,如果你不戴的话,好像有点怪怪的……”
  
      “唉!”
  
      宋可乐叹气。
  
      金翘翘握住她的手,继续道:“别紧张,可乐,跟着我深呼吸!”
  
      宋可乐转过头,很奇怪的看着好友。
  
      她开口说道:“我不紧张啊!”
  
      金翘翘:“……”
  
      宋可乐挑眉,反问道:“我看是你紧张了吧?”
  
      金翘翘叹气,道:“我早就知道你是个没心没肺的性子,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都已经达到了这么高的境界!”
  
      “什么意思?”
  
      宋可乐不解。
  
      金翘翘正要说什么话,化妆室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并伴着声音传来:“倒计时还有十分钟,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两位新娘子请做好准备!”
  
      “啊,这么快!”
  
      金翘翘握紧宋可乐的手。
  
      宋可乐皱起眉,道:“你做什么呀?”
  
      金翘翘道:“妈的,我好紧张啊!”
  
      宋可乐哈哈大笑。
  
      金翘翘转头看向她,道:“你笑个毛线!”
  
      宋可乐说道:“我教你一个办法啊,来,跟着我深呼吸,再吐气,深呼吸,再吐气!”
  
      “滚滚滚!”
  
      金翘翘一脸的嫌弃。
  
      就在这个时候,陆晋琛的秘书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夫人!”
  
      他出声唤道。
  
      宋可乐抬头望过去,只见副官的手中正捧着一个方形的盒子。
  
      “怎么了?”
  
      宋可乐问道。
  
      副官走到她的跟前,一边道:“这是给您的,首长说了,如果您喜欢的话就戴上,不喜欢就不用戴。”
  
      “唔?”
  
      宋可乐满头的问号。
  
      “是什么呀?”
  
      金翘翘凑了过来,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呢。”
  
      宋可乐摇头,伸手接过盒子以后打开。
  
      霎时间,一枚璀璨夺目的钻石皇冠,就这么惊艳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哇!”
  
      宋可乐张大了嘴。
  
      金翘翘摸着下巴,道:“目测很值钱!”
  
      “这是给我的?”
  
      宋可乐抬起头,目光很惊讶的看着副官。
  
      副官点点头。
  
      “可是……”
  
      宋可乐皱起眉。
  
      她转头看着身边的金翘翘,道:“如果我戴皇冠,而翘翘没有的话,那是不是很奇怪?”
  
      金翘翘忙道:“哎,别管我啊,你有一颗公主心,我可没有!”
  
      宋可乐犹豫了一下,果断摇头:“算了,我不戴!”
  
      金翘翘道:“你想戴就戴吧,我没事的,真的,我对这些东西没要求。”
  
      宋可乐撅着小嘴巴。
  
      金翘翘见状,索性走上前,从盒子里取出皇冠以后,亲自为宋可乐戴上。
  
      宋可乐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她。
  
      金翘翘往后退了两步,左右打量着她,笑道:“多美呀,我的小公主!”
  
      宋可乐有几分羞涩。
  
      她微微低了头,开口道:“谢谢!”
  
      金翘翘冲她撅起涂着口红的嘴唇,色眯眯的笑道:“来,小乖乖,过来让姐姐亲一口!”
  
      宋可乐:“……”
  
      这时,外面又传来声音:“婚礼倒计时开始!”
  
      ……
  
      场内,宾客云集。
  
      在红毯的尽头,随着结婚进行曲的缓缓响起,宋可乐和金翘翘拉着彼此的手,幸福的笑着朝前方走去。
  
      前边,陆晋琛和顾烨都穿着白色的西装。
  
      两个男人站得笔直,同样专注而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小新娘。
  
      当金翘翘把宋可乐的小手交到陆晋琛的手中时,她说:“如果你敢让可乐不幸福,我一定会把她带走,让你永生永世都找不到她!”
  
      陆晋琛点头,很认真的回答道:“我会让她幸福!”
  
      宋可乐笑得很开心。
  
      然后,她又抓起金翘翘的手,将她交到顾烨的手中。
  
      她脆生生的开口道:“顾导,虽然我很崇拜你,但是翘翘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姐妹儿,如果你以后敢欺负她的话,哼哼,我会让我老公打你的。”
  
      顾烨失了笑。
  
      他低头望着金翘翘,满眼的柔情:“不会的,我会永远呵护她。”
  
      金翘翘抿了唇,脸上尽是幸福的神色。
  
      牧师捧着圣经,站在陆晋琛和宋可乐的面前,神情庄严的问道:“陆晋琛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宋可乐女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陆晋琛低头,看着女孩儿隐藏在粉色头纱下的面容,郑重的答道:“我愿意!”
  
      牧师微笑起来,继而又问向新娘:“宋可乐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陆晋琛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宋可乐仰头,同样郑重的点头:“我愿意!”
  
      她说完以后,立马就感觉到陆晋琛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男人眼中的爱恋,霎时如同潮水般的朝她袭来。
  
      “请交换戒指!”
  
      牧师说道。
  
      陆晋琛拿出婚戒,缓缓的戴在宋可乐的食指上,那枚为她量身而做的小钻戒,不紧不松,正好将她牢牢地拴住。
  
      随后,宋可乐也给陆晋琛戴上了戒指。
  
      牧师见了,不禁点点头,道:“恭喜你们!”
  
      说完以后,他又来到了顾烨和金翘翘的面前,庄严的又说了一遍宣誓词。
  
      不过,中途出了点意外。
  
      顾烨正要给金翘翘戴戒指的时候,他俩坐在前排的小儿子,忽然嗷嗷大哭了起来。
  
      金翘翘几乎是瞬间转头望过去,眼中有担忧:“皓皓……”
  
      “别动!”
  
      顾烨沉声,坚定的继续为她戴上戒指。
  
      牧师道:“请新娘给新郎戴上婚戒!”
  
      金翘翘收回手,却是欲走向孩子。
  
      顾烨一把抓住她,咬牙切齿的:“给我戴戒指!”
  
      “哇呜呜……”
  
      顾皓皓还在哭。
  
      金翘翘急得不行,赶紧从旁边拿起男戒,没有任何犹豫的给顾烨戴上。
  
      牧师很满意。
  
      他又说道:“两位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陆晋琛捧住宋可乐的小脑袋,俯身把她吻住。
  
      而这边……
  
      “不行,我要去看一下!”
  
      金翘翘直接推开顾烨,转身拎着婚纱就走向了顾皓皓。
  
      顾烨独自站在原地,满脸黑色。
  
      而与他成为鲜明对比的是,旁边的陆晋琛和宋可乐是满脸的幸福表情。
  
      ……
  
      于是乎,在很多很多年以后,每次顾皓皓只要做错了事情,顾烨都会毫不留情的惩罚他。
  
      所以,这也导致了顾皓皓的叛逆。
  
      作为星二代,他是国民老公,顶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在众多女人的眼里,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魅力。
  
      可是,在陆娆的眼里,他就是一个坏胚子!
  
      从小到大,这家伙最喜欢欺负她了,不但如此,他还很坏,每次都会狠狠的掐断她身边冒出来的每一朵桃花,因而直到成年以后,她的恋爱史都是零。
  
      对此,陆晋琛的看法是:“女孩子就该好好学习,谈什么恋爱?”
  
      宋可乐抓着她的手,小声的说道:“宝贝,别听你爸的,其实多谈几次恋爱也好,这样以后才不吃亏,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是最好的!”
  
      陆娆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可是,爸爸不就是最好的男人吗?”
  
      宋可乐:“……”
  
      结果,出事了!
  
      在陆娆二十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她**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而这个男人,恰好就是她最讨厌的人。
  
      “顾皓皓!”
  
      她尖叫起来。
  
      男人慵懒的睁开眼,继而翻身压住她,一边低头轻啄她的颈项,一边低沉沉的说道:“记住了,你老公的全名叫顾皓司,以后叫错一次,晚上就多做一次!”
  
      “呜呜呜……”
  
      陆娆哭起来。
  
      她不要啊,救命!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