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念念情深傅少的绝色狱妻顾静姝傅念琛完整版小说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念念情深傅少的绝色狱妻的书名叫《念念情深傅少的绝色狱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傅念琛已经走开了几步,她心急的追上去,冷不丁一下撞到他结实的后背。男人感受着这股力道,勾唇浅笑,回首时神情已经恢复了淡漠。“交易?你能给我什么?”“只要你要,只要我有。”顾静姝斩钉截铁开口,看着他的眼神无比坚定。“那就换你这辈子的人身自由好了,没有我的允许,不能率先提离婚。至于其他的,随你。”

 

 

《念念情深傅少的绝色狱妻》精彩试读:

徐美莲艰难的想要开口,却被顾伊人清丽的声音捷足先登。

 

“我给姐姐打了很多电话,但都没有接,现在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或许没看见也可能她有事在忙吧。”

 

顾静姝蹭的一下站起来,喊道,“李叔,李叔!帮我查下顾……我爸在的医院病房,我现在要赶过去。”

 

确定李叔听到了,她又拿出手机拨打顾伊人的电话。

 

顾正国身体一向挺好,怎么就突发脑溢血住院了呢?

 

而且,所谓的早就通知联系她,她可是完全不知情!

 

“这个骗子!”

 

“夫人,需要和先生说下吗?”

 

李叔迅速安排好一切,在顾静姝出门前,恭敬的询问。

 

“先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

 

顾静姝摆了摆手,她和傅念琛又不是真感情的夫妻,顾正国生病住院,没必要劳烦到他。

 

而她自己,虽然对顾正国的父女情分几乎消耗殆尽,但在这种生命垂危的时候,她应该并且想陪伴在医院。

 

何况顾伊人的污蔑,必须得揭穿!

 

顾静姝刚走出雕花大门,还没有看到司机备下的车子,就不知从哪里窜出一群记者,将她围个水泄不通,拿着录影机和相机在不停拍摄。

 

印着各大媒体的Logo话筒恨不能怼进她的嘴里。

 

“傅夫人,请您解释一下,为什么您父亲重病,您却一直没去医院好吗?”

 

“您的父亲脑溢血这件事您知情吗?听说您和您父亲不和,是事实吗?”

 

“据说您父亲是得知您要对顾氏施压,才脑溢血倒在家中,请问您为什么这么做呢?”

 

五花八门的问题顿时围绕着她,顾静姝第一次知道原来媒体记者是那么的可怕,就像丧尸一般,要将她活活撕破。

 

她突然想起那次去顾家时,也有很多的记者,却不及这次的声势浩大。

 

最后一个记者的问题,让她心生警惕,顺着声音看过去,却因为周围人太多而完全分辨不出。

 

她和傅念琛早晨的对话,怎么会泄露出去?难道家里有内奸?

 

想到这,顾静姝眸光一寒,准备推开人群坐车去医院看顾正国,却只看见外面一排排的新闻采访车,没看见傅家的司机。

 

“夫人,人太拥挤了,车开不出来。”

 

司机从停车场跑过来,气喘吁吁开口,记者的车将停车场出口堵死,他争论了半天,也没人肯去挪车,只得和她汇报,免得耽误行程。

 

顾静姝幽幽看了一眼欲向她扑过来的记者,嘈杂的声音渐渐虚化消音,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关门。”

 

吩咐一句,顾静姝直接退回了别墅。

 

傅念琛不在,李叔就询问起顾静姝,“夫人,这,我通知保镖处理下?”

 

顾静姝坐在沙发上,略有狼狈,闻言摆摆手,“先不要,本来舆论就一边倒了,如果我让保镖再轰人,便更加坐实了顾伊人的那番谎话,不行,不能这么做。”

 

她头疼的捏了捏鼻梁,心里对那名记者的话产生怀疑,究竟是怎么知道她和傅念琛之间交易的?莫非傅家有安插的眼线?

 

亦或者,只是碰巧,胡说八道而已?

 

想到这儿,她顿时不淡定了,看来该好好和傅念琛说这件事了。

 

李叔身为傅念琛的管家,能力毋庸置疑,此时坚持意见和她分析道,“夫人,您不用怕得罪那些小报记者,有先生在,打个招呼,他们就不敢乱说话了。”

 

“唔,要不我先和傅念琛说下,征求下他的意见。”

 

顾静姝心中一动,拿出手机给傅念琛打了个电话,简单说明此事,问,“我能不能直接驱赶那些记者?”

念念情深傅少的绝色狱妻顾静姝傅念琛完整版小说阅读

“尽管让保镖赶人,后续事宜我会处理。”

 

傅念琛斩钉截铁的声音从音质良好的话筒中传出。

 

顾静姝不由自主松了口气,在保镖强有力的行动下,她很快便坐上车子,不过半个小时,就赶到了省第一医院。

 

医院内也有不少记者守株待兔,但有保镖在,顾静姝很顺利的到达病房。

 

此时,顾正国已经醒了,只是身体尚且虚弱,看着姗姗来迟的顾静姝,立刻颤巍巍的怒骂,“你这个不孝女,竟然,竟然做出这种事来,你这是诚心,诚心要气死我吗?!就算我对你确实不太关心,可,可你……”

 

许是过于激动,导致他的血压急速上升了,那只布满皱纹的手迅速呈自由落体状落在床边,手指不甘心的指着她的方向。

 

徐美莲赶紧上前握住顾正国的手,示意他不要激动,并且转过头指责顾静姝,“你爸爸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来气他,是想让他再一次脑溢血吗?你这也太不孝顺了吧?”

 

说完后又转过头,轻声对顾正国说道,“正国,不要激动,不要激动。你刚刚做完手术,这样子对身体不好,有事我们可以好好说,身体没了一切都没了呀。”

 

徐美莲掐了掐顾伊人的的腰肢,于是顾伊人也赶紧开口安慰顾正国,并且跟母亲站在了同一阵线。

 

看着眼前这一对唱双簧的母子,顾静姝心里一阵鄙夷和不屑。

 

她不解开口,“怎么会突然脑溢血?而且我什么时候气他了?”

 

难道是她躲开了顾伊人泼过来的红酒吗?真是笑话!

 

“你在装什么?就是你撺掇傅念琛禁止其他公司和顾氏合作,这才使得你父亲突发脑溢血,你还说这跟你没有关系吗?!”徐美莲对顾静姝的行为表示很愤慨。

 

顾静姝嘴角抽了抽,很是无语,“如果不是顾伊人屡次挑衅我,念琛也不会为了教训她这么对付顾氏,一切责任都在顾伊人才对吧?”

 

“你,你!如果不是你,傅总怎么可能这么针对我们?”

 

顾伊人气急败坏道。

 

“笑话!你自己做坏事前,就没想过会受到惩罚吗?如果所有的恶行都不用承担责任,那还要法律干嘛!”

 

顾静姝毫不客气的怒怼回去,不想和她多费口舌,转而关心起顾正国的病情。

 

顾正国对她排斥的很,抓起床头柜上放着的杯子就朝她砸了过来,正好有几个记者挤了进来,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抛出尖锐的问题。

 

顾静姝深吸一口气,对着话筒有条不絮的说道,“第一,MJ的运营和决策,我插不了手但全力支持我的丈夫。”

宴会结束,回到玫瑰庄园。

 

顾静姝将那枚耳环放在最底层抽屉里,才迫不及待的去浴室洗漱。

 

等她泡了个热水澡出来,傅念琛早已在隔壁洗好了,穿着银灰色的浴袍坐在沙发上,身前放在一台笔记本,正看着她不懂的数据。

 

注意到她出来,傅念琛端起一杯牛奶递过,温声道,“喝点吧,晚上好睡眠。”

 

“嗯,谢谢。”

 

顾静姝接过,转身走向了窗前,静静站立好一会儿。

 

“在看什么?”

 

“没什么,要变天了,对吗?”

 

月色被遮挡,大片大片的乌云在朦胧额月色下不停涌动,顾静姝看着黑漆漆的天空开口,一道划破天际的闪电顺势而落,将远处的夜景照的犹如白昼。

 

“嗯。”

 

傅念琛看了一眼窗外,并没有太多言语,只是觉得顾静姝从宴会回来就有些异样,具体的他却不想探知,尊重她的隐私。

 

不想说,他就不问。

 

翌日清晨,阳光浅浅洒在屋内,顾静姝缓慢睁开眼睛,身边被子卷缩在一起,被窝里已经没有了余温,她朦胧看着空荡荡的身侧,起身伸了个懒腰。

 

洗漱好下楼时,傅念琛一如既往的看着财经报纸,桌上摆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早上好!”

 

她拉开椅子,甜甜对着对面的男人一笑,悠闲坐下来,看着他手中的报纸。

 

傅念琛用手拉低镜框,低头看她,浅浅的阳光中,一双明亮的双眸熠熠生辉,仿佛与太阳融为一体。

 

四目相对,顾静姝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你似乎心情不错?”

 

缓慢冷淡的音调似乎与往日不同,他的嘴角若有似无勾起一抹微笑。

 

顾静姝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暗自捏了捏手心,才轻声道,“还好吧,给我来一份橙汁,其他照旧。”

 

在李叔带领下,女佣手脚麻利的把橙汁和早餐端上来。

 

顾静姝优雅的喝着果汁,一边犹豫着怎么和傅念琛开口,她想知道关于自己被徐美莲陷害入狱一事,他那边有进展了没。

 

在她这般犹豫几个回合后,傅念琛的注意力彻底转移到她的身上,暗暗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倒有些可爱。

 

“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傅念琛开口,语气仍然是不急不缓,平淡如水。

 

“啊?没有啊!我没什么要和你说的。”

 

顾静姝下意识的反驳,刚一说完,便气得想咬掉舌头。

 

真是该死!她为什么不顺着傅念琛的话往下说呢?

 

因为心里有事,一顿早餐,顾静姝便吃得心不在焉,傅念琛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暗笑,只等着她什么时候能主动开口。

 

“那个……”

 

许久后,顾静姝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

 

傅念琛眉头一挑,看着她,“嗯?”

 

“就,就是你帮我调查的事,能不能让我也参与进去,好及时知道一些进展,我应该也能提供些线索。”

 

顾静姝顿了顿,怕傅念琛不高兴自己催促他,解释道,“我毕竟是当事人,对当时发生的情况是亲身经历的,而且可能掌握有一条线索,所以,所以就想着或许能帮上忙。”

 

“说来听听。”

 

傅念琛开口,用调羹舀起一勺海参蛋羹放入嘴中,慢条斯理的享用早餐。

 

顾静姝看了一眼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男人怎么妖冶得吃个东西都那么帅气和迷人。

 

意识到大脑飞空,顾静姝失礼的晃了几下头,将多余的事情抛到脑后。

 

犹豫了一瞬道,“我和徐美莲争执的当天,有在录一首歌曲,可能碰巧录下了我们的对话。只是我上次回家特意找了一遍,没有找到,或许是被消抹掉了,我也不能确定。”

 

“嗯,我会让人去查一下,你有想要了解的,可以直接问陆七,这件事他在负责。”

 

傅念琛眸色一深,对此挺重视。

 

“谢谢。”顾静姝心情激动了一会儿,想起自己在宴会上听到的事情,顺势问了出来,“你要搞垮顾氏吗?”

 

傅念琛不意外她知道此事,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平静道,“怎么,你要求情?”

 

“不是,我是想说,不用顾忌我,把顾氏搞破产都行。”

 

顾静姝握着筷子的手攥紧,一字一句,郑重道。

 

和顾伊人的几次矛盾,让她深刻意识到,自己还不够主动。

 

都被人送进监狱了,那种刻骨铭心的侮辱和无助,不报复回来对不起自己!

 

“好!”

 

傅念琛言简意赅,没有片刻犹豫就答应了。

 

只是搞垮一个顾氏产业而已,随她怎么玩。

 

“诶?”

 

顾静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怔看着用完餐起身的傅念琛,她好像还没交付出等价的条件,他就同意了。

 

“你要不要多考虑一下,或者说这算是是我们之间的交易,不能白让你去做这件事。”

 

傅念琛已经走开了几步,她心急的追上去,冷不丁一下撞到他结实的后背。

 

男人感受着这股力道,勾唇浅笑,回首时神情已经恢复了淡漠。

 

“交易?你能给我什么?”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顾静姝斩钉截铁开口,看着他的眼神无比坚定。

 

“那就换你这辈子的人身自由好了,没有我的允许,不能率先提离婚。至于其他的,随你。”

 

话落,不等她的回复,傅念琛接过管家递来的灰蓝色西装外套穿上,打了个领结,就去公司了。

 

留下顾静姝满脑子都在回荡他的话。

 

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如此纵容和随意,让她产生疑问和担忧,仔细想来她并没有什么傲人的优势,甚至连可以作为资本的仅仅一张脸蛋、一副身材罢了,而傅念琛,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和金钱。

 

这番纠结还没得到答案,顾静姝突然听到了顾伊人的哭声。

 

她疑惑的抬头,看到液晶电视里的采访。

 

诺大的新闻标题——顾氏老总突发脑溢血,深夜昏迷抢救!

 

正好播放到记者的询问,“请问顾大小姐至今还未露面,是身为傅太太需要夫唱妇随,和顾氏划开了界限,还是因为本就对顾总没什么感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