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林深不知鹿林深许白鹿言情小说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林深不知鹿》的主角是林深许白鹿,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丫头,没事!看不见就看不见,我还是我心中最美的。”我缓缓抬起头来,被泪水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顾屿!满是心疼的眼神,深邃的眼眸,刀锋般的眸子……我忍不住伸手去抚摸着顾屿的脸。一点,一点……

 

《林深不知鹿》精彩试读:

“愣着干什么,还不将人赶出去!”

 

顾屿一边安抚着我,一边安抚着蓝阿姨。

 

在林深走后,蓝玉兰走到我面前摸着我的头说道:“小鹿,不要担心,等你手术回来,他要再敢过来,你就亲自出声打脸!”

 

半个月后。

 

大洋的另外一边。

 

我即将被推进手术室。

 

“白鹿,你放心,医生已经说了,你的嗓子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能够复原,眼睛也已经找到捐献者,一定能够看见的。”

 

我点点头。

 

顾屿不舍的松开我的手。

 

三个小时之后,我被人从手术室里推出来。

 

在国外度过漫长的恢复期后,半年的时间,终于迎来了检验的时刻。

 

这一天,医生走过来对着我说道:“人已经到齐了,顾太太,你把这润嗓子的药服下,就可以尝试一下说话了,当然,最开始的时候你可能不太适应,但是不要紧,慢慢习惯就好了。”

 

我被人扶起来,坐在床上。

 

紧紧握着顾屿的手。

 

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那感觉就像是有一团棉花堵在里面,能够透气,却说不出来话。

 

“别急!”

 

顾屿攥着我的手安慰道。

 

我深呼吸一口气,想要努力说出声来,但尝试了几次还是没有成功。

 

“失败了?”

 

我内心深处突然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

 

其实,如果没有遇见顾屿,看不见或者不能说话都不重要。

 

但是现在我的身边有顾屿,顾屿对我做过那么多的事情,我却没有亲口说上一句“我爱你!”

 

没有亲昵的趴在他的胸膛上喊他的名字。

 

“不要急!”

 

顾屿轻轻的摸着我头发。

 

“就算不成功也没有关系,杰克斯说过,嗓子的手术可以做三次,我们还有两次机会。”

 

听着顾屿的话,我心里越来越愧疚。

 

我不想等到以后我们两人将来只有他一个人说话。

 

我想回应顾屿!

 

我想和他交谈,我想让他听到我亲口说,我爱他!

 

“顾……”

 

我艰难的张大嘴巴。

 

喉咙咕噜一声,像是开水一样。

 

“顾……”

 

“顾……屿!”

林深不知鹿林深许白鹿言情小说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我依稀发出“顾屿”两个字的读音。

 

虽然并不标准,但是却能够明白。

 

顾屿恍惚过后,突然格外的激动。

 

使劲捏着我的手说道:“白鹿,白鹿,你听见了吗?你刚才在喊我的名字,你们听见了吗?”

 

病房当中的所有医生都竖起大拇指。

 

我尝试了几次终于能够将顾屿这两字说的非常清晰。

 

毕竟十几年都没有说过话了,再加上刚刚做完手术的缘故,才说了几句话,我的嗓子就觉得火辣辣的疼痛。

 

一旁的主刀医生杰克斯在看到我捏着嗓子难受的样子后,连忙阻止我继续开口说话。

 

“好了,顾太太,今天我们只是检查手术是否成功,如今看来已经是非常的成功,但是距离你失声到现在已经足足十五年的时间,刚开始声带还不能适应如此频繁的活动,所以,这段期间,您尽量不要太过频繁的开口说话,更不要引起声带的剧烈震动。”

 

杰克斯说的话,我自然明白。

 

这就和为什么一个长时间饱受饥饿的人不能够一口气吃饱一个道理。

 

如今我已经能够说话,现在剩下的就只有眼睛了。

虽然在这之前顾屿说过是视网膜的手术百分之九十九都能够成功。

 

但毕竟还有百分之一的失败率,万一失败了,那我岂不是再也看不见顾屿了。

 

或许是察觉到我的紧张,顾屿紧紧攥着我的手。

 

“白鹿,不要怕!有我在,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看见的。”

 

说着,顾屿亲自给我解开眼前的绷带。

 

我紧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但是在绷带解开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有光打在眼皮之上。

 

那样子的感觉就像是在梅雨时节,终于看到了阳光。

 

温暖,和煦,让人心中涌出无限的暖意。

 

虽然知道自己能够看见,但那一瞬间突然心中生出一丝恶作剧的想法。

 

在绷带解开后,我缓缓睁开眼睛。

 

原本模糊的场景渐渐变得清晰,在床前站着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期待的神情。

 

“白鹿,怎么样?”

 

顾屿的声音一如我第一次听到的那样,醇厚如珍藏了数百年的美酒,又如泉水泠泠般,不经意间润透我的心。

 

此时的顾屿站在我的背后,并不能看到我脸上的神情。

 

我微微一笑,朝着眼前的那群医生们使了一个眼色,众人立刻心领神会。

 

剩下的就让我这个“戏精”来表演了。

 

“顾屿,对不起,我还是……还是看不见。”

 

说完这句话后为了表达我内心的失望不由低下头。

 

顾屿看到我这个样子连忙一把将我抱在怀里,安慰道:“没关系,白鹿,没有关系,不就是看不见嘛,我已经询问过杰克斯了,这种手术只要有足够的视网膜供移植,不管做几次手术都可以的,相信我,一定可以让你看见的。”

 

听到顾屿的话,原本脸上还挂着一丝窃喜笑容的我,突然眼眶一湿,放声哭了起来。

 

“坏顾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早就死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安慰我!”

 

“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么多!”

 

我一边哭着一边用手打着顾屿的胸膛。

 

顾屿紧紧抱着我,安慰我说道:“白鹿,别哭了,医生刚才不是告诉你情绪不要太起伏,不然的话,声带容易受伤的。”

 

我抽泣呜咽,整个人哭成一个泪人。

 

这个时候顾屿走到我前面来,缓缓捧起我的脸,不顾众人,一点一点舔舐着我脸上的眼泪。

 

唰!

 

我整个人绷住。

 

要知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呢。

 

好在,杰克斯他们非常照顾我,看到这一幕后,纷纷离开病房。

 

就这样这里只剩下我和顾屿两个人。

 

“丫头,没事!看不见就看不见,我还是我心中最美的。”

 

我缓缓抬起头来,被泪水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顾屿!

 

满是心疼的眼神,深邃的眼眸,刀锋般的眸子……

 

我忍不住伸手去抚摸着顾屿的脸。

 

一点,一点……

 

像是要让顾屿的样子永远刻在我的心里。

 

这样就算以后我又看不见了,但是脑海当中已经有了顾屿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