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一晚情深到西洲小说完结版_顾晚霍西州大结局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一晚情深到西洲》,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不过雨婷妹妹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还对孟书衡……”姜舒美偏过头看,瞧见了顾雨婷做的一个小动作,忙看了一眼副驾驶座,顾海山正在假寐,于是,她故意冷了声音说:“都闭嘴!”

 

《一晚情深到西洲》精彩试读:

旁边的茶楼上,有人将窗户拉开了一条细缝,看到下面的热闹场面,气的转过身就将桌子一脚踹了,桌面上的茶杯“哗啦啦”的全都砸在地上摔的粉碎。

 

    “不是说老四昨日就进城了吗?我们的人在城里找了一整宿,他倒好,从东城门大大方方的进城了!我真想现在就一枪崩了他!”

 

    “大哥!别冲动!”另一人走上前,将桌子扶了起来,又从旁的桌子上拿来茶壶和茶杯,倒了一杯茶,递过去,并说道:“老四自小脑子就比我们灵活,又喝了几年的洋墨水,狡猾着呢,谁知道他是不是在城里藏了一整晚,早晨故意出城去找到老爷子派去的亲兵?”

    “那怎么办?就这么看着老爷子将权利都给了他?”

 

    “我真是不甘心啊,同样是儿子,就因为他是正房所出,自小就高我们一等。可如今不是新时代吗?不是自由平等吗?他都滚到国外去了,怎么不死在国外?一回来就想成为南方十六省的天,他凭什么?”

 

    “不甘心也得忍着,老爷子那边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动作了,若是让老爷子抓到了我们手足相残的证据,你我就不是站在这里看着老四风光,而是直接被逐出霍家了。不过,大哥也不要太过于着急,是人就总有弱点的,我就不信老四能一直无懈可击!”

 

    “……没错,就算他能坐上那个位置又如何?早晚再将他拽下来……”

 

    汽车上的霍西州,忽然打开了车窗,将头伸出车外,往前看过去,瞧的右上方茶楼的窗户出来一点,嘴角一勾,一抹邪魅而阴冷的笑就落在了他的嘴角。

 

    “咔擦!”一声,是前方一个外国记者按下了快门。

 

 顾晚得了顾雨婷给的小黄鱼,又去顾海山那里领了钱,带着保护她的人愉快的出了门。

 

一路上,只要想起当她告诉顾雨婷,她洒的不过是自己收集的一点土豆粉之后,顾雨婷气的浑身颤抖的模样,她就觉得痛快!

 

    不是她顾晚不会斗,只是上一世不屑于去斗而已。可是这一世,这还只是个开始,她会一点一点的让顾雨婷、孟书衡等人将欠她的,欠霍家人的加倍还回来!

 

    不过,霍家的人,也只单指与霍西州亲厚的人。

 

    走到街面上,顾晚才发现今日热闹极了,她并不想凑这个热闹,直接就走进了一家卖成品洋装的店面。

 

    上了二楼,她挑中一条蓝色的裙子,样式简单大方,难得是裙摆还缀以中式刺绣,又将售货小姐匆匆塞进来的几样头花试戴了一下,选择了一朵带着细的蓝白的话别在自己的头发上,然后将白纱布拆掉,果然能恰到好处的遮掩住额头上的伤。

 

    她出了试衣间,想要买下衣服和头花,却发现店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找了找,才发现都人站在了外面的小露台上去了。

 

    于是,她也走了出去。

 

    “来了!看那辆车,少帅肯定坐在车里呢,大帅府的亲兵跟着呢!真气派!”

 

    “你看到没有,那些女人,都在往下扔帕子呢!我也扔一个!”

 

    这是,霍西州“回来”了?

    顾晚站出去,看着那辆车缓缓的朝这边开过来,四周的楼上,年轻的小姐们将手帕纷纷往下面扔,街面上已经拥拥挤挤的了。

 

    她嘴角微勾:果真是霍家少帅呢!昨晚伤的那么厉害,今日还能这么风光的“回城”,让全江城的人都为他疯狂!

 

    她安静的站在那里,仿佛与这沸腾的热闹无关,可偏偏,她才是这局中之人。

一晚情深到西洲小说完结版_顾晚霍西州大结局

    霍西州看了一眼那些纷纷扬扬落下了手帕,对司机说:“差不多了,让前面的人加快速度。”

 

    高调回城,是为了打那些人的脸,目的到了就行了。

 

  不过,昨晚上他没明白手帕传情的意思,今日这满城扔向他的女儿家的手帕,却让他明白了。

 

    他的手里早就捏了一方帕子,上面绣着一个简简单单的“晚”字,是顾晚系在他腿上的那一条。

 

    ——嗯,他懂了,顾晚喜欢的人是霍西州,等的人也是霍西州。

 

    这样一想,霍西州的心情变的很是愉快,甚至轻声“笑”了一声,接着对前方的司机道:“张副官,你今儿穿的这身衣服真好看。”

 

    张副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有些懵,少帅这是在夸他吗?可他穿的是军服,天天都这么穿……

 

    再回到府里,顾晚就看见顾雨婷已经将自己的打扮的花枝招展了,她穿着桃红色的洋裙,戴着昂贵的珠宝首饰,提着一款小巧精致的包包,果真明艳动人。

 

    看见顾晚回来,她“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顾晚,这就是你花了大价钱买的洋裙?你不会是在路边的小店买的吧?这都已经是去年的款式了好吗?”

 

顾雨婷觉得顾晚变了,但具体哪里变了她说不上来,可只要想到顾晚竟然用一把土豆粉就骗走了她一根小黄鱼——她就恨不能将顾晚生撕了。

 

    可是她到底还没有那样的本事,只能暂时忍下满腹的恶毒,出言讽刺顾晚这么几句。

 

    顾晚说:“无妨,我是要嫁人的人了,低调些更好些。”一句话,轻飘飘将顾雨婷的踩压推开了,还直戳顾雨婷的痛处。

 

    顾雨婷气的脸色铁青:“顾晚,你……你别得意!”想嫁给书衡?你做梦,我不会让你养着外面的野男人,还能跨进孟家的大门的!

 

    我一定会利用霍府的寿宴让所有人都知道,我顾雨婷才是孟家的大少夫人!

 

    顾家在城东,霍家在城南,倒还是有些距离的,就坐了小汽车去。

 

    顾海山做了副驾驶座的位置,顾晚只能和姜舒美、顾雨婷一起坐在后排。

 

    车子开到半路,一直对顾晚保持嫌恶的顾雨婷忽然朝着她靠过来,颇有些热情的问她:“姐姐,你之前只与我们说,会去问一问孟大少爷,可若是你问了,他明确告诉你,他不喜欢你,你准备怎么办?”

 

    “自然是让父亲做主。”顾晚给了一个最不会出错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