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9522沈绾绾傅承霖完整章节9522沈绾绾傅承霖小说阅读

完整版小说《9522》由阿满酱倾心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绾绾傅承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傅承霖看着她,饶有兴味的说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沈绾绾心底本就恼火,一大早的被人骗到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又是恐吓,又是威胁,身上还一毛钱都没有,她也顾不得形象,冲着他喊道,“我说,我没钱,借钱给我。”

傅承霖很不厚道得闷笑一声,看着她,幽幽道,“我们是夫妻。”

“我们不是。”沈绾绾语气强硬,有些气急,“我不想和你住一个房间。”

“请便,你或许可以选择在楼下大堂沙发委屈一晚。”傅承霖施施然转身,留给她一个背影。

他的态度,是打定主意不给她钱。

她也不是死板的人,自然不会想不开委屈自己,心一横,抬脚走了进去。

书房,浴室,卧室,设备倒是一应俱全。

唯一一点,房间是大套间。

这就意味着她和傅承霖今晚不得不共处一室。

“洗澡。”男人的声音响起,沈绾绾抬头,就看到他朝她扔了块毛巾,搭在她头上。

折腾了一上午,沈绾绾确实出了不少汗,有些狼狈。

心底再不情不愿,她还是仍受不了身上黏腻的触感,扯下毛巾进了浴室。

磨蹭了很久,沈绾绾才从浴室里出来。

她个子骨架小,白色的浴袍套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宽大,像是偷穿了大人的衣服的小孩,盯着一张素面朝天的小脸,倒是更显稚气。

傅承霖抬眼,只一眼,喉结滚动,曾经那些五光十色,鲜为人知的晦秘梦境,在脑海中一闪而逝,心下暗骂,强迫视线挪回面前的文件。

沈绾绾注意到,他坐在书桌前,只抬头冷冷清清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办公。

她心下稍安,看来他对她并没有什么兴趣。

走到床边,刚拿起枕头,额头上方传来男人隐约带怒的声音,“你要干什么?”

她抬头,有些惊讶,不知道他何时注意到她,竟然悄无声息的走近。

“我拿枕头,睡沙发。”她低下头,手上动作没停,平静的解释道。

见状,傅承霖脸色有些阴,拉住她手中的枕头,沉沉地开口,“只有一床被子。”

“没关系,你盖就好,我不要紧。”

“沈绾绾!”他气急,顿了顿,平复了下呼吸,“这边晚上温度只有几度。”

沈绾绾不为所动,扯过枕头,边朝沙发走去,边说,“没关系。”

“随便你!”

傅承霖撂下这句话,转身坐在办公桌前,盯着桌前的文件,他一个字都看不进去,脑子里全是沈绾绾执拗的模样,抬手撑着额头,视线落在不远处沙发模糊的背影上。

不得不说,现在的傅太太,他的妻子,沈绾绾就是块顽石,软硬不吃,避他如蛇蝎。

这次威逼利诱,把她带到温泉山庄,他心里其实还是打鼓的,他不敢逼太紧,把人逼急了,万一再次不声不响的离开,他根本束手无策。

大概是是因为位于山上,夜间的温度的确很凉,沈绾绾躺在沙发上,没过一会儿,就感觉到了。

但比起睡不好,她显然更不乐意和傅承霖躺在一张床上。

“起来。”男人的声音在上空响起。

9522沈绾绾傅承霖完整章节9522沈绾绾傅承霖小说阅读

沈绾绾睁开眼,傅承霖沉着张脸,阴恻恻地盯着她。

她有些不耐,好不容易积赞起来的睡意,一下子就被他弄没了,“傅承霖,你究竟还要怎样?”

“去床上睡。”傅承霖一面沉着脸说着,一面伸手去拉她。

沈绾绾躲开他的手,坐起身,揉了揉眉心,“我不可能和你躺同一张床上。”

收回空着的手,傅承霖眸光沉的几乎快要滴出水,一字一顿,“你去床上睡,我睡沙发。”

闻言,沈绾绾有些怀疑,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

“你觉得我要是想对你做什么,你睡沙发,我就干不了了?傅承霖冷肃地开口。

傅承霖骤然松手,他极力压住心底的情绪,冷硬而决绝地开口道:“看来,你是已经忘记了,没关系,既然你忘记了,那我就让你重新记起来。”

音落,傅承霖对候在一侧的保镖道:“把人都叫进来。”

沈绾绾瘫软地倒在一侧,她就那么无声无息的看着傅承霖。

原本,她以为自己已经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彻底的绝望了,可在她看到眼前这一幕后,她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彻底的心死绝望。

直到现在,每当午夜梦回时分,她都会梦到那日对她来说犹如炼狱般的日子。

但傅承霖却没有放过她。

“我说过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只会让你生不如死。”傅承霖退到一边。

看着向自己步步逼近的人,沈绾绾没有动弹丝毫,她目光苍凉地望着傅承霖,唇角带着笑意。

她的嗓音依旧嘶哑,就如同浸着血一样。

“傅承霖,我恨你。”

明明是低哑的不像话的嗓音,可这声音却好似一声巨响在傅承霖耳中炸裂。

在一个人钳制住她的时候,她依旧没有挣扎,那双荒芜的眸子就那么安静的落在傅承霖身上,她紧锁着他的眼睛,重复不断地说着……

“我不爱你了。”

“我再也不要爱你了,傅承霖,我恨你,我恨你啊——!”

从始至终,傅承霖都是在一侧的沙发里坐着的,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看着那个女人一动不动,眼底却是翻涌着连他自己也不懂的情绪。

垂放在沙发上的手一点点收紧,直到最后紧握成拳,他不能动,他不能将那个毒妇从那群人里抢回来,他已经对不起雪希了,他不能再对不起雪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