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作者半糖的小说此生风月唯有你免费阅读

错过了五年前心心念念嫁给他的她,错过了两年前病卧床榻的她,错过了那个深秋,最后一次执拗地去找他的她!

 

所以,那天他那样羞辱她后,她对他说,祝他新婚欣喜,祝他和秦木棉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那个时候的她,该有多绝望,该有多痛?

 

所以痛到麻木后,他冲到火海前,看到她最后一眼的眼神,是那般平静,仿佛她即将面对的死亡,是她最安宁的归宿!

 

纪寒卿颤抖着嗓子问:“她那天走的时候,可还有什么话,托你带给我?”

 

鸢儿摇头,眼泪控制不住噼里啪啦落下来,她却拼命笑着:“没有,小姐对你已经无话可说。她只告诉我,她想妈妈了,她要去找妈妈了。我想,现在的小姐,肯定和老夫人团聚了!以后,有老夫人疼她了,再也不劳烦任何人了!”

 

听到这里,纪寒卿猛然间红了眸子。

 

是他,用五年的时间,将她十七年的生命和热情全部燃尽,付之一炬,她该有多恨、多绝望,才会连最后走的时候,都要用那样决绝的方式,而且连半句话都不留给他!

 

心被冷风撕碎成了千百片,纪寒卿恍惚着又来到了秦木兮的房门前。

 

满地的信笺,他就是那么扫过一眼,也能清晰地看到,每张纸上,提到最多的,都是他的名字。

 

一声声‘寒卿哥哥’,仿佛刀子,直直插入眼睛,纪寒卿觉得眼眶很痛,他手里的信笺却已经多了一滴晶莹。

 

他这么多年,第一次哭。

 

子弹洞穿肩胛骨的时候、被敌军抓住,严刑拷打烙铁加身的时候、被逼至绝境,不得不跳下悬崖的时候,他都不曾落泪,可是,此刻,他的眼泪越来越多,最后,将手里的信笺打湿得看不清字迹。

 

他连忙伸手去擦,动作慌乱,就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以为上面的泪水干了,信笺上的字迹清晰了,她就能回来。

 

当晚,纪寒卿一直坐在那个房间里。

 

没有人回答他,甚至,他都已经记不清她叫他‘寒卿哥哥’的那声,曾是多么久远、多么好听。

 

纪寒卿第二天晚上就离开了海城,离开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有人认出了他,他的车被人盯上,从海城郊区开始,便一路围追堵截。

 

他的四名副官全都牺牲,唐镇临死之前,抓住纪寒卿的手,哀求般道:“少帅,求您,回南城吧!”

作者半糖的小说此生风月唯有你免费阅读

他执意要与对方同归于尽,可是,唐镇又拽着他的手臂道:“少帅,就当是,活着替我们报仇!”

 

纪寒卿红着眼睛,终是调转了车头。

 

身后,枪响不断,他的车轮被子弹击中,他拉开车门,跳入了一片荆棘之中。

 

身上被划开无数道血口,他仿佛不知道痛,就那么趁着夜色,一路狂奔出了海城的地界,又偷偷到了码头,上了一条开往南城的运输船。

 

那时的他,穿着一身破烂的衣衫,胡子冒出了青茬,全然不复过去的模样,没有人能认出他来。

 

他一路往南,直到两天后,终于到达南城。

 

当夜,他回到少帅府,拿了一瓶酒就来到了秦木兮的那个院落。

 

因为之前的雪,梅花已经散落满地,只留空气中丝丝缕缕的沁香,钻入鼻端。

 

烈酒滚入喉咙,火热滚烫的感觉灼烧在胃中,他身上的伤口似乎也跟着烧着了火来。

 

纪寒卿望着曾经小院的位置,眼睛再度模糊。

 

他低喃:“木兮,你为什么要走?”

 

“唐镇也死了,副官都死了,为什么就我还活着?!”

 

“木兮,我爱你,从小时候第一次见你,我就爱你了!这么多年,是我瞎了眼睛瞎了心,误会了你,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木兮,我好后悔,后悔为什么从来没有相信过你一次?!为什么把我们所有的美好,都毁得那般干干净净?!”

 

“木兮,你原谅我好不好,或者,你不原谅我也行的,反正没有你,我活着和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木兮,我好想你!其实这五年,我没有哪一刻不在想你!我把你赶出主宅,就是怕我忍不住去找你,但是,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梦到的,都是你!”

 

“木兮,你走了这么多天了,为什么连一个梦都不愿意留给我?你肯定恨透了我吧?所以自从你走了,我就再也没有梦见过你!往后那么多年,你让我一个人怎么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