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傻夫临门蜜宠田园小娇妻卫北琛叶青衣完本小说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傻夫临门蜜宠田园小娇妻》讲述的卫北琛叶青衣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叶青衣收敛了尖刻的神情,下巴微抬,语气淡淡:“既然达成共识了,就去道歉,道完歉把一百两银子拿来!”“我警告你别耍花样,不然明天堂堂林秀才被吓尿裤子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平安镇乃至合阳县!”林正庭狠狠地瞪了一眼叶青衣。,他不断地深呼吸,把所有的情绪压到心底。

 

《傻夫临门蜜宠田园小娇妻》精彩试读:

林正庭的脚步僵住了,冷汗刷的一下冒出来,打湿了后背,夜风吹过,汗湿的后背冰凉一片,仿佛有什么没温度的东西紧紧贴着他一般。

 

“林郎……”

 

幽幽的呼唤声更近了,仿佛就在他耳边。

 

只要他一回头,就可以看到叶青衣那张勉强只能称得上清秀的黑瘦小脸。

 

“林郎,你为何不看看我……我从阴差手上逃出来,就是为了见你。我舍不得你,哪怕是阴曹地府,我也想让你陪着我。”

 

深情的话语,却是鬼气森森的声音。

 

与此同时,一只冰凉的手抚上了林正庭的脖子,宛若一条毒蛇一般,缓缓地摩挲着。

 

“啊——”

 

林正庭惨叫一声,丢开钱秀华就跑。

 

跑啊跑。

 

跑啊跑。

 

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往前跑。

 

可是……

 

身后有什么东西死死地拉着他,重逾千斤,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都没能跑出半步。

 

“哗……”

 

恐惧之下,林正庭失禁了。

 

夜风袭来,一股尿骚味在空气中弥漫。

 

叶青衣差点破功,只能秉着呼吸,继续幽怨地低诉:“林郎,你为什么要跑,难道你不爱我了么……”

 

哀婉的声音,伴随着冰冷的气息在林正庭耳边萦绕。

 

林正庭被恐惧淹没,又被失禁的羞耻包围,他浑身止不住地抖着,彻底疯狂了。

 

他狂乱地甩动着手臂,声嘶力竭地大吼:“不爱不爱,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你也不看看你那张丑陋的脸,还有干扁的身材,哪里配得上我!我是秀才,我日后还会是举人,进士,我有远大的前途,娶你只会丢我的脸!”

 

叶青衣控制着手上的架子往后退了两步,避免被疯狂的林正庭碰到。

 

嘴上却继续阴森森地追问:“我配不上你,所以你就想退婚是不是?怕叶家不同意,就污蔑我跟傻子拉拉扯扯是不是?怕我跟你对质露馅,就狠心想要打死我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我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我是秀才,我是要科考做官的,怎么能留下污点。反正你长得丑,家又穷,名声坏不坏都嫁不出去,干脆就成全了我,也不枉费我们未婚夫妻一场!”

 

林正庭狠狠地说着,反倒一步步地向着白影逼近。

 

叶青衣徐徐向后退去,突然提醒道:“林郎,你裤子湿了,冷不冷?”

 

林正庭的脚步一顿,羞耻心压制了疯狂,理智重新上线。

 

想到刚刚情急之下说的那些话,林正庭一张还算英俊的脸都扭曲了,神情变幻不定,不敢回头去看围绕在大门口的村人。

 

他们有没有听到自己刚刚的话?

 

如果自己污蔑叶青衣,只为了名正言顺退婚的事情败露,再加上叶青衣一条命……

 

林正庭止不住地颤抖,满头满脸的冷汗瀑布一般滑落。

 

叶青衣慢悠悠地放下手里的白布,凉凉地看着林正庭:“啧,枉你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背信弃义,辱人清白,枉顾人命……”

 

“林正庭,如果你爹知道你这样,怕是会气得从坟里跳出来,亲手掐死你!”

 

林正庭震惊地看着叶青衣:“你、你没死?”

 

叶青衣丢了个白眼:“我叶青衣俯仰无愧于天地,定然平平安安长命百岁,反倒是你,千万别走夜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撞了鬼!”

 

刻薄的话刺入林正庭耳中,刺激的林正庭又想起自己被吓得失禁的丑事,顿时怒了。“贱人,你竟然敢如此设计我,我弄死你!”

 

恼火地怒骂着,林正庭扑向叶青衣,两手向着她的脖子掐去。

 

叶青衣眯眸,眼底闪过一抹冷光。

 

滑步,侧身,抬腿。

 

“砰!”

 

凶残的一脚狠狠地踹在了林正庭腰上。

 

“哎哟!”

 

林正庭摔了个狗啃泥。

 

叶青衣得理不饶人,冲过去,对着林正庭就是一通狂踩。

 

一边踩一边骂:“混蛋,我让你污蔑我的清白,我让你拿棍子打我,我让你想要掐死我。”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如果不是我爹娘这几年帮衬着你们娘俩伺候那几亩地,别说考秀才,饭你们都吃不上。”

 

“你不思回报就算了,还这么设计我,我踩死你这个不仁不义的狗东西!”

 

村长、叶氏族长、叶家人、看热闹的邻居:……

 

所有人都震惊又无语地看着彪悍的叶青衣,心里忍不住感叹,情伤对女人的刺激实在太大了。

 

钱秀华终于回过神,嗷的一声扑过来推开叶青衣,趴在林正庭身上嚎起来:“我可怜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贱人,不知检点地跟男人拉拉扯扯就算了,还装神弄鬼的吓唬我们娘俩儿。我的儿都被吓傻了,说了那么多的胡话!”

 

一边嚎,钱秀华一边捏了一下林正庭的手腕。

 

娘俩这一刻分外的心有灵犀,不约而同地准备否认刚刚说过的话。

 

反正人被吓傻了说胡话很正常!

 

叶青衣眯眸,丝毫不准备惯着他们娘俩。

 

上前一步,伸手拎住钱秀华的衣襟,叶青衣抬手,啪啪两巴掌,一左一右相当对称地扇在钱秀华脸上。

 

全场震惊。

 

叶青衣随手一掼,直接把钱秀华丢到林正庭身边。

 

她弯腰,冷然犀利的眸子盯着两人,语气冷然不屑:“林正庭,你是不是以为你跟冯嫣然无媒苟合珠胎暗结的事情没人知道?”

傻夫临门蜜宠田园小娇妻卫北琛叶青衣完本小说阅读

“我之前不挑破,是嫌你们太脏,怕污了我的嘴!”

 

“既然你们母子俩这么不识相,那我明日就到县衙敲登闻鼓,请县老爷为我做主,把你们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浸猪笼!”

 

她语速极快,声音又干净,林正庭母子听得清清楚楚。

 

两人脸色瞬间大变。

 

这么隐秘的事情,除了他们母子,就连那一日帮着去叶家讨公道的族人都不知道,叶青衣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实际上,这件事情确实足够隐秘。

 

不过,叶青衣在整理脑海中属于原主的记忆时,这些原主本不该知道的事情却自动跳了出来。

 

就像是翻开了一本原主为主角的书,拥有了一定程度的上帝视角。

 

这也是叶青衣肯定地说可以自证清白的原因。

 

穿越君给开了这么美好的金手指,她再不能洗刷污名,还不如一头撞死。

 

这么离奇的事情,林正庭母子自然不知道,只是突然觉得叶青衣变得莫测高深起来。

 

林正庭心里很清楚,他身负婚约却跟冯嫣然私相授受,珠胎暗结,甚至差点害死人,如果叶青衣真的去告官,他轻则被格去功名,重了很可能被打板子下大牢。

 

不,不能让叶青衣告官。

 

想到这里,他赶紧推开钱秀华,爬起身,拉着叶青衣就要往旁边走。

 

叶贵文赶紧阻止:“你拉着青儿想做什么!”

 

林正庭略带祈求地看着叶青衣。

 

叶青衣唇角微勾,安慰地拍了下叶贵文的手臂:“爹,我跟林正庭私下说几句话。”

 

说完,叶青衣嫌弃地甩开林正庭的手,径自往旁边走了几步。

 

林正庭脸色很难看。

 

叶青衣这个丑不拉几的村姑,向来都是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任由他予取予求,从来只有他嫌弃的份儿,何时反过来了。

 

可是他现在有求于叶青衣,只能忍受。

 

等着,等他顺利地处理了这一桩婚事,带着母亲搬到县城,再回头慢慢收拾这个贱人!

 

心里发狠,林正庭脸上却是一副无奈又伤感的模样。

 

“青儿,这些年你一直陪着我,知道我读书吃了多少苦,如果你去报官,我的前程就彻底毁了……难道你忍心我多年辛苦付诸东流么?青儿,你是我心目中最善良最美好的女孩,你原谅我好不好?”

 

深情又忏悔地说着,林正庭就要牵叶青衣的手。

 

叶青衣恶心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赶紧躲开,嫌弃地看一眼林正庭,嘲弄地吐槽:“就你这模样这素质,还想使美男计?”

 

“BIU!”

 

穿心一箭,正中红心。

 

林正庭只觉得自己的脸皮都被扒了下来,被叶青衣狠狠地丢在地上踩。

 

他咬紧了后槽牙,勉强压抑着内心的愤怒,低声下气地讨饶:“青儿,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可好?”

 

叶青衣随意地点头应道:“好啊!”

 

林正庭脸上绽开狂喜的表情。

 

叶青衣漫不经心地接下去:“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林正庭脸上的狂喜瞬间扭曲。

 

叶青衣眼神嘲弄地看着他:“林正庭,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又差点把我打死,还指望我高高抬起轻轻放下?你是太天真,还是傻?”

 

叶青衣嘲讽技能全开,语气分外的尖刻,眼神也无比嘲弄,像是看傻子一般。

 

林正庭的脸瞬间黑了,咬牙低斥:“你到底想怎么样!”

 

叶青衣皮笑肉不笑:“很简单,先当着父老乡亲的面,把你泼在我头上的污水舔回去,再向我和我的家人道歉,最后再赔偿个百八十两银子给我治病养身。”

 

“百八十两,你怎么不去抢!”

 

“抢啊……”叶青衣拖长了声音,很随性地点头:“好啊,明日我就去县城,冯老爷家里那么有钱,莫说百八十两,就是千八百两也是九牛一毛啊!”

 

林正庭肉疼地吸了一口气,赶紧阻止:“你别去,我给!”

 

说着话,他眼珠一转,提出要求:“不过,我道歉赔偿之后,你必须答应退婚。”

 

叶青衣不屑地嗤了一声:“这点你大可放心,我就算是眼睛瞎了,也看不上你这样忘恩负义不仁不义的东西!”

 

林正庭被骂得狗血淋头,脸颊上的肉都气得直抖。

 

叶青衣收敛了尖刻的神情,下巴微抬,语气淡淡:“既然达成共识了,就去道歉,道完歉把一百两银子拿来!”

 

“我警告你别耍花样,不然明天堂堂林秀才被吓尿裤子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平安镇乃至合阳县!”

 

林正庭狠狠地瞪了一眼叶青衣。

 

随后,他不断地深呼吸,把所有的情绪压到心底。

 

脚步沉重地走到村长面前,林正庭摆出一副自责内疚的表情,对着叶青衣和叶家人的方向深深地施了一礼:“青儿,是我误会了你,我郑重地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还有,你头上的伤所需的诊金和药钱,我也会负责。”

 

不得不说,林正庭也是个聪明人。

 

他被叶青衣拿捏着把柄,不得不低头,干脆就摆足了姿态,想要博取同情分。

 

叶青衣懒得计较他的小心思,干脆地说道:“行啊,我原谅你,银子拿来,我们两清!”

 

如此干脆利落,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包括林正庭。

 

他还以为叶青衣会在所有人面前羞辱他,把他的面子彻底踩在脚下呢。

 

叶青衣皱眉:“怎么,你想反悔?”

 

林正庭赶紧摇头:“不反悔,我马上去拿钱。”

 

说着,他赶紧转头冲回家里,用包裹裹了一百两银子。

 

想了想,又收起二十两。

 

临着出门的时候,犹豫了许久,又打开箱子把那二十两装进包裹,提着走了出来。

 

这钱是冯嫣然给他的,提在手上沉甸甸的。

 

想到要白白地送给叶青衣,林正庭觉得肉痛。

 

他跟冯嫣然在一起之前,家里一文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这一百两银子,放在之前足够他跟母亲生活十几二十年了。

 

不过,当务之急是稳住叶青衣,把婚事退了,别影响了他远大的前程。

 

至于这一百两,等他娶了冯嫣然,在岳家站稳脚跟,十倍百倍随他用,到时候他再想办法从叶青衣的身上挖回来!

 

不,不仅要挖回来,还要把叶青衣弄得生不如死!

 

这样才解他心头之恨。

 

心里各种复杂的念头转动着,脸上却写满了自责,非常主动地把包裹递到叶青衣的手上。

 

叶青衣抓住包裹,往回一收,没拿过来。

 

撇撇嘴,叶青衣也对着围观的众人鞠了一躬,朗声说道:“各位乡亲父老,那日林家打上门去,坏了我的名声,还打破了我的头。虽然现在已然真相大白,我跟林正庭却不可能再往一块凑。”

 

“请大家为我做个见证,从今往后,我跟林正庭的婚约作废,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围观的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有的人觉得叶青衣傻,就这么放弃了秀才未婚夫。

 

也有人看出这里面的猫腻,觉得叶青衣做事情干脆,及时止损非常正确。

 

不管怎么样,这桩婚事是退了。

 

林正庭悄然松了一口气,任由叶青衣从他手上拿走了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