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乱世枭雄全集小说_王君临全章节阅读 主角是王君临的小说《乱世枭雄》,主要讲述了:里面的狗呜了一声,并没有大叫,片刻之后,里面传来一声轻轻的倒地声。轻易翻越围墙,王君临进入了张家大院。落在地上之后,王君临瞬间闪到阴影之中,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仔细打量着院中的情景。

王君临白日采购了今晚所用之物,离开麦积镇之后,找无人处乔装打扮又返回镇子,打探了张家一些情报,对这里也已经进行了踩点。

 

根据他打探到的消息,张家大宅坐南朝北带东西侧院,张家父子居住的主院在东西侧院之间。正院主门有护院把守,晚上甚至还有换班巡逻。东西两个侧院没有护院巡逻,而是各有一只恶犬代替,所以他选择从西侧院潜入。

 

一片黑暗中,王君临借着星月之光勉强看清了院中情况,一路摸索潜行至西侧院通往主院的小门前,听到门后面有呼吸声,王君临停了下来,仔细倾听片刻,王君临不由冷然一笑,院门后面有两人把守,但此时却睡着了。

 

打开院门会发出声音,王君临依然是翻墙而入,他在后世当佣兵时经常做这种事情,算是轻车熟路,不会发出半点声音。

 

在距离院门十步之处翻过墙,王君临看见两个护院果然正靠坐在墙上睡觉。

 

悄悄潜进,刀光闪过,嗤嗤两声轻响,王君临直接将两人割喉。

 

正院内十分安静,王君临目光一扫,很快就发现了主人居住的正屋。

 

王君临半弓着身,悄无声息的顺着厢房往正屋潜行过去,一路上遇见八名或坐或斜靠打着瞌睡的护院,都被他悄无声息的摸进捂嘴割喉,然后又轻轻放在原处继续靠着或者坐着,漆黑夜晚之中,从远处看去,看不出他们已经是死人。

 

王君临摸到正屋外,蹲到窗下,听到里面有打呼噜的声音,用短刀从门缝中探进去,轻轻拨动着里面门闩,将门闩一点点推开。

 

他没有立刻便开门进去,而是闭着眼睛听着里面的动静,呼噜声很均匀,睡觉的人没有被惊醒,他心中稍稍有些紧张,毕竟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行动,成功则好,失败他可以跑路,但陈家一家老小必然会因他而死。

 

好在这张家毕竟只是一个县里面的豪强,府中并没有什么好手,最主要的是警惕性很低。所以,在王君临之前的推衍中,若没有大的意外,当能够顺利完成今晚上的行动。

 

一刻钟后,门闩终于拨开,王君临暗松一口气,微微抬着门页,轻轻推动了房门。

 

因为抬着门页,开门声响很轻,但以这个时代装潢工艺技术,不发出声音是不可能的。

 

门页吱吱的声音其实很小,但在宁静的夜晚却显得异常刺耳,吓了王君临一大跳,还好屋子里面人睡得跟猪一样,呼噜声依旧。王君临继续轻轻推动房门,直到刚好容许一个人的宽度,闪身钻了进去,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内屋的床边。

 

看到床上的情景,王君临顿时明白为何刚才门页吱吱的声音没有将屋中之人惊醒--床上的人显然是睡前消耗巨大,睡得很沉。

 

超大的床上有三人,两边之人是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少女,而且是一对袒胸露乳,姿色过人的双胞胎姐妹,中间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王君临轻轻跨到床上,双手快速挥出,将那对少女打晕,然后在中间那人眼看着就要被惊醒时,闪电般捂住了此人的嘴。

 

中间男子醒了过来,只是半夜突然被人压住,吓得不轻,呜呜的不停扭动,但在王君临铁钳般的双手控制下,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王君临仔细打量过此人之后,低声道:"你是张宏蒙老爹张青煜。"

 

不用此人回答,从其表情中王君临已经知道答案。他拿出一枚漆黑药丸,捏开张青煜的嘴,强行塞到其口中,并且在其胸口一拍,让其咽了下去。

 

张青煜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早已从惊惧变成了恐惧。

 

王君临这才说道:"刚给你吞服的毒药,除了我之外,无药可解。我现在松开手,你若是敢喊出声来,不等毒发,立刻将你杀了。"

 

说音一落,王君临松开手,但短刀依然紧贴在张青煜咽喉处,只要对方稍有异动,他便会一刀割喉。

 

"这位壮士,有话好说,千万不要杀我,你想要什么,金银珠宝、美女我都满足你……"越是过惯了舒服日子的人越是怕死,张青煜更不例外,此时脸色惨白一片,不敢有稍动,且为了不引起王君临的误会,说话声音极小。

乱世枭雄全集小说_王君临全章节阅读

张青煜虽然还算镇静,但表现得这般怕死,让王君临彻底松了口气。对他来说,杀了张家父子,救出陈小六不算难,但是因为他白天与张宏蒙之间的冲突,必然会被定为嫌疑人,而韩子良只保证在他不杀张家父子的前提下才会庇护他。

 

所以,杀一些护卫能够震慑张家父子,可若杀了张家父子,他成为通缉犯不说,陈家上下也难逃一死。而按照他如今的计划,再加上韩子良给他的保证,不但能救出陈小六,而且还可让陈家脱身。

 

心中飞快将计划又过了一遍,王君临低喝道:"给我准备两百两黄金,然后将你儿子张宏蒙下午抓来的人交出来,我便保证饶你一命。"

 

张青煜一听能够活命,赶紧说道:"壮士放心,这些事情我立刻安排。要不壮士先将解药给我服了吧!"

 

王君临说道:"你放心,解药只要在三天之内服用便可解毒。所以这三天之内你要听我的话,更不能有其它心思,否则你必死无疑。"

 

张青煜没得选择,只能答应,但心中已经恨极了王君临,暗暗发誓等脱离王君临掌控之后,必然要让后者尝尝自己手段,让其生不如死。

 

王君临怀里面揣着两百两黄金,带着陈小六顺利离开张家大宅。

 

"这一百两黄金你拿着,以最快速度赶回社棠村,带领一家老小连夜赶紧搬离天水郡,走的越远越好。"王君临拿出一半黄金交给陈小六,郑重无比的说道。

 

陈小六知道厉害关系,神色冷淡的点了点头,也不客气,接过黄金,说了声保重,便跑着离开了。

 

王君临苦笑一声,他能够感觉到陈小六对他有怨气。这件事也的确是自己惹出来的,自己当时若是听陈小六的暗示,拿着一吊钱走人,岂不是就没事。陈家老小日子过得好好的,如今因为自己却要背井离乡,而且还面临着张家追杀。

 

心怀歉疚,王君临并没有立刻离开麦积镇,他要盯着张家,确保陈家老小安全逃离清水县之后再走。

 

他不敢保证这三天时间内张青煜会老老实实听话,因为张青煜根本就没有中毒。要知道毒药其实比大部分灵药还要贵,更别说还有配套解药的毒药。

 

王君临虽然用金钱豹皮卖了五十吊钱,但一身夜行行头,一把短刀和一把长弓已经将他的钱花完,还哪有钱买毒药。

 

他倒是会自己配制毒药,但却来不及去山里面采药。至于那块放倒恶犬的肉干,却是从镇子上一个乞丐那里用一吊钱买的,并不是将狗毒死,只是毒晕了过去,乞丐经常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吃狗肉,这是白天刚进镇子时碰见一个乞丐时,陈小六随口给王君临说的。

 

"你个蠢货,下午发生的事情为何早不给我说。"

 

王君临爬在张宅内院客厅房顶,耳朵竖起,一动不动,先是听到张青煜的怒吼,然后传出一声惨叫,紧接着清脆的碎裂声又传进耳中。

 

这时,王君临眼角余光看到有人匆匆进了客厅。

 

"启禀家主,之前派出去的人已经死在镇外,等卑职亲自赶到社棠村时,陈家已经连夜搬走,村里面其他人也不知道陈家去向。卑职本想派出十匹快骑四处追查,不料府中养的十一匹战马,一匹被偷,其余已经被那贼人杀死。另外,卑职已经打听清楚那奸贼名叫王君临,前日傍晚来的社棠村,除了陈家人之外,无亲无故。"

 

房中安静了片刻,王君临听到张青煜说道:"拿着我的拜帖从侧门出去找县尊大人,让他发出公告,将那王君临狗贼和陈家之人都定为杀人犯,并派出衙役追捕。"

 

有人恭敬称是,黑暗中王君临看到一个人出了客厅,连夜出了张府。

 

"派二十名家丁出去,不管用多少钱,用什么办法,将天水郡范围内所有名医全部给我请来。"

 

听到张青煜这句话,王君临才明白,不是毒药没有吓住张青煜,而是后者压根就不相信他会替其解毒,所以想抓住陈家人换解药。

 

王君临看到一群人从客厅中冲出,打着灯笼匆匆离开张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