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花神传元止沉惜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花神传》,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元止沉惜小说精选:元止上神脸上的笑意更深,冷不丁的又让我看走了神。“学捉妖术。”什么…?我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上神,您确定您没说错吧,让我学习捉妖术?我可是妖啊。“可上神我是妖啊,要我学来捉自己吗?”元止摇头,“你虽是妖,但是受了我的灵气滋养,如今也算是半个仙体,让你学习捉妖术日后自是有用,但定然不是让你捉妖的。”日后有用?

 

 

《花神传》精彩试读:

“这棵树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一早我还在朦朦胧胧做着美梦的时候,白月已经威胁了君越找到我,觉得本树并没有什么特别,开始怀疑元止上神的眼神。

 

“只是棵普通的桃树而已,元止哥哥为什么这么上心?”

 

她和君越交谈的时候,我已经被他们的谈话声吵醒,听到她这句话,我十分的不乐意。

 

我哪里普通?没见我是这里唯一有灵识的树吗,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公主有所不知,这棵桃树可是自己跑到这桃林中的,元止上神只是看它可怜才将它留下的。”过不一会儿我又听见了君越那。欠打的声音,威胁似的抖落了花瓣,洒落在他们身上,我可不是好惹的。

 

君越瞥了我一眼,没被我震慑到,继续说道,“您看,这桃树在不满呢,火气可大了。”

 

白月又仔细的打量了我一番,实在是没发现我有什么不同之处,“也对,元止哥哥向来心地善良,收留一棵小桃树也没什么奇怪的。”

 

我只能在心里愤愤不平,谁让人家是元止的贵客,又是神界的公主,我自然是惹不起的。可怜我桃夭一世英名,竟然要栽在他们手里?

 

“未来修炼成人形也说不定能够伺候人,到时我再向元止哥哥讨了这桃树去,哈哈哈。”

 

想不到这公主心思竟是此般的恶毒,竟然还想让我伺候他,好歹我也是妖啊!

 

君越道,“公主,这桃夭可是妖,不会不符规矩吧?”

 

“怕什么?被本公主看上的妖依自然是要成仙的。”

 

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可不想好不容易修炼成妖却是个伺候别人的命,我还要去人间浪一番,岂能供他人使唤?“公主殿下,小妖只是一介妖而已,实在是配不上您尊贵的身份,还请公主三思。”

 

“怎么,你还不乐意?”

 

白月的话刚落地,我便听见了元止上神清冷的声音,“她自然不愿意。”

 

我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的看着元止上神,你要问我愿意不,我肯定不愿意啊。

 

白月跺了跺脚,转过头,咬着嘴唇说道,“不过是一个小桃妖,元止哥哥何时变得这么小气了?”

 

“月儿你越发不讲道理了,桃夭怎么说也是一个妖,她怎么会愿意一化为人形就供你使唤?”元止上神看了一眼白月委屈的表情,丝毫不受影响的说道。

 

白月看见元止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儿,立马说道,“月儿只是开玩笑的,元止哥哥你别生气。”

 

果然这桃妖在元止哥哥的心中有着不一般的地位,看来她有着不一般的来头,不然怎会让元止哥哥如此上心?

 

还是说他是被这死桃妖迷了心窍?

 

还是元止上神深得我心,若是我能动的话我一定先把这劳什子白月打一顿再说。

 

“若是你再无理取闹的话,我便禀明天帝让你回去。”

 

白月慌忙摇手,不服气地说道,“又是这招,你就只能如此威胁我了。”

 

“如果你不胡闹我不会这么说的,还记得昨日我怎么跟你说的吗,好好照顾桃夭。”

 

“我知道了…”白月嘟哝道,不就是一棵桃树嘛,元止哥哥还这么对她。

 

我瞧着这两人,原来元止上神竟是如此的关心我一个小小的桃妖,我真的…真真是受宠若惊啊。

 

看来我离出人头地的日子不远了。

花神传元止沉惜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元止上神看着我,眸光平静,却让我浑身不自在,悄悄地抖了抖树干,落下几朵桃花飘在他的肩头。

 

我不禁看出了神,若不是我还只是一棵树,恐怕一张脸上全都写满了“色”这个字。

 

可是这个情景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熟悉?

 

是梦里见过吗。

 

“君越,从今以后你监督月儿。”

 

正在我走神之际,元止上神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君越看了我一眼,被我盯得有些心虚,慌忙又看了白月一眼,才应道,“是。”

 

今日他也是这罪魁祸首,看我日后怎么整你,哼,我桃夭可是睚眦必报的人。

 

不知是不是悠闲的日子过久了,加之另外三只整日给我浇水,我这腰围是胖了整整一圈,比周围别的桃树都要粗壮些了,连君越他也在说我长得比别的树快些,可我就是纳了闷了,怎么就是不能化为人形?

时候不够?那也不对啊,我都修炼了四百年了,按说早就应该可以了呀?

 

灵气不够?这么充裕的灵气不应该啊。

 

连这白月也加入了嘲笑我的队伍,这让我如何是好?本树的面子实在挂不住啊。

 

不过我也有收获,我的灵识能够化成一朵桃花出窍,虽然微弱,不能离开桃树太远也不能太久,但是至少我不用整日待在一个地方啊。

 

记得前两日发现我能够灵识出窍时,我首先去了元止上神的房内,那可是美男美男!

 

谁知他竟不在房内,我失落准备走时,却听见了声音。

 

“既然来了,为何不多待一会儿再走。”

 

我顿在了半空中,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尴尬。

 

元止上神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发现?难道是他一直在这里面?只是我自己没发现而已?

 

“上神…嘿嘿,我无意闯入您的房间。”

 

我的话音落下,就感觉身体在不自觉的飘然后被一只手托住了,我抬眼一看,元止上神将我放在了手心。

 

元止上神眼中有淡淡的笑意,“不错,没想到你已经可以灵识和本体分开了,有进步。”

 

我尴尬的一笑,“上神说笑了,我修炼了这许久,且日日收到您仙气的滋养却仍旧无法变成人形,实在是惭愧惭愧。”

 

元止上神将我放在桌案上,问道,“你很想化成人形?”

 

那可不?我日日想的可不就是这。

 

“听别的妖精说,化为人形可以去人间玩耍,人间很好玩儿的,我也想去,只不过自己太笨了,四百年了也只是棵桃树而已。”

 

“哦?”元止上神脸上像是被眼睛里的笑意染上了一般,平日里僵硬的线条变得柔和,更好看了,如同春雪初融,春风拂面一般。“我可以带你去。”

 

我摇了摇头,叹口气,我倒也是想,不过我灵识也太弱了。

 

“上神有所不知,小妖的灵识太弱,无法离开桃树太远或是太久,否则很有可能灵识灰飞烟灭的。”

 

我倒也是想出去啊,但是实在是客观条件限制,我不得不只想象了。

 

“我可以用法术保住你的灵识,听闻青丘有古法,可助妖化成人形,那儿我有个故人,倒是可以帮上你的忙。”

 

我一听来了精神,“真的?那多谢上神。”

 

“先别急着谢,我有一个条件,你若是答应了,我自是会助你一臂之力。”

 

我犹豫了一下,我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果然连元止上神这般清冷的人儿也会有条件,不过这条件大概也没有太难吧,毕竟我只是小小的妖精,他一个上神应该不会为难我吧。

 

“上神您说。”

 

元止上神脸上的笑意更深,冷不丁的又让我看走了神。

 

“学捉妖术。”

 

什么…?我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上神,您确定您没说错吧,让我学习捉妖术?我可是妖啊。

 

“可上神我是妖啊,要我学来捉自己吗?”

 

元止摇头,“你虽是妖,但是受了我的灵气滋养,如今也算是半个仙体,让你学习捉妖术日后自是有用,但定然不是让你捉妖的。”

 

日后有用?

 

莫不是想让我以后都唯他马首是瞻,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很荒唐啊。

 

可是…跟化成人形的诱惑比起来,这又算不了什么,不如答应了?

 

可是让妖精学习捉妖术是真的很奇怪啊。

 

我权衡了一番,一边纠结,终于做出了决定。

 

“那好,上神,我答应您的条件。”

 

“如此甚好,去青丘之后,我会亲自教你捉妖术。”

 

亲自?我的天,上神,我是修了几世的福气,还能得到您的真传,我真的是,恐怕这是做梦吧。

 

震惊之余,元止手中变出了一把折扇,说道,“这是明和扇,你附身上面会保住你的灵识,可以不用担心受到限制,随我一同去青丘了。”

 

我点了头后,元止便施法于我,我感觉到一股力量将我吸入了折扇中,在折扇中另有天地,有一棵桃树,还有一座茅草房,我飘进了茅草房,为何我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扇子真是个宝物,竟然内藏乾坤。”

 

元止上神愣了一瞬间,随即笑道,“故人送的,你若喜欢送你便是,虽然只是把扇子,但也是个神器,能够防身。”

 

“真的?”

 

好东西不要白不要,这可是本树的原则,“那便多谢上神了。不过您送给我,您的故人若是知晓了不会生您的气吗?”

 

元止笑笑,眼中仿佛些许无奈,“她已经去世多年了,如今送给你也算是归属。”

 

去世多年,是沉惜上神吗?上神也是个痴情种,四百多年竟然仍旧没有对沉惜上神忘情。

 

君越说过,沉惜上神和元止上神之间的爱情,天上人间都少有人能够匹敌,一位司战,一位司花。

 

每次元止上神打仗受伤之后,都是沉惜上神为他疗伤,也曾一同经历过情劫,却可惜造化弄人。

 

如今,只剩下元止上神,想也是最是伤人的吧。

 

我抱着试探的心问道,“您所说的故人,是沉惜上神吗?”问完之后我便后悔了,我这不是故意戳人伤口吗,若是元止上神生气,我恐怕无法承受啊,瞧我这张破嘴,真是什么不该问偏偏问什么。

 

谁料元止上神却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应道,“是她,这么久了,我还是无法忘记。”

 

刻骨铭心的爱情怎么可能会轻易忘记?你告诉我,如何忘记?如何忘记一个曾经这么深爱的人?

 

若不是无法忘记,他又何必苦苦追寻,苦苦寻找她的神魂,来到这无境?

 

她的一颦一笑,都在脑海里啊,时时的提醒着他,四百年前发生的事,时时提醒着他不要忘记。

 

他怎么能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