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把你藏在诗里秦夜寒林若水小说最新章节完整版目录阅读

《把你藏在诗里》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秦夜寒林若水,讲述了:连日审讯,本就腹痛难忍的林若水脚步像踩在云端一般虚浮,刚走出看守所大门,就晕倒在地。看守叫了救护,林若水被送到了万和医院。恰恰是元雨晴的主治医生接的诊。“她怎么样?”元雨晴阴狠的问道。医生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她怀孕了。不过身体极度虚弱,胎儿很不稳。”

 

《把你藏在诗里》精彩试读:

警察局,审讯室内。

 

林若水坐在两名警察对面,刺眼的审讯灯照在她惨白的脸上,晃的她有些睁不开眼。

 

“林若水,秦先生报警,说你绑架元雨晴,摘除被害人子宫。”中年民警语气严厉的审问到。

 

“我没做过。”林若水声音虚弱飘忽,额上豆大的汗顺着脸颊往下滴,因为汗水头发紧紧贴在脸上,她抬手捂上小腹。

 

“坐好!手放下去!不准做多余的动作!”年轻民警厉声喝道。

 

“我要见我的律师。”林若水正色要求到。

 

“律师?”秦夜寒推门进来,讥诮又凉薄。

 

他走到她面前,抬手捏住她的下颌骨,用那尽是凶光的眸子盯着她,咬着牙,一字一句。

 

“林若水,你不认罪也无所谓,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体会到雨晴受到的痛苦,你不是想做秦太太,只要你能受得住!”

 

林若水本就摇摇欲坠的身体猛地一颤,险些一头栽了下去,她极力稳住自己的身形。

 

他就这么爱那个女人?

 

他被她撞成植物人,也就是让她滚而已。

 

她在他眼里就这么的恶毒不堪吗?

 

他不信她,他要为了那个女人杀了她。

 

面对秦夜寒这滔天的恨意和无情,林若水觉得连呼吸的气息也生出了荆棘条,五脏六腑都被刺挂的血肉模糊。

 

案件性质恶劣,上面要求尽快结案,家属要凶手早日惩治已法。

 

她被拷在审讯室的椅子上已经三天四夜,被两组警察日夜轮审。

 

她疲惫不堪,眼皮刚刚合上,就被警察用警棍敲醒。

 

如此循环,林若水感到头好重,意识混沌不清,耳朵里嗡嗡作响,呼吸也变得急促不稳起来。

把你藏在诗里秦夜寒林若水小说最新章节完整版目录阅读

她头发掉的厉害,面色枯黄,眼窝深陷,眸子里的光彩一日一日暗淡了下去,日日向警察重复着,“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做过。”

 

律师每天会见,林若水却不知道,这是秦夜寒刻意为她安排的律师。

 

“林小姐,你在被害人失踪前跟被害人联系过吗?”

 

“林小姐,您意思是您跟被害人约定在花色咖啡厅见面?”

 

“林小姐,您在花色咖啡厅VIP包间见过一外籍男子对吗?”

 

除了看似详尽的情况了解,律师每天都会热心的带给林若水外面的消息。

 

“林小姐,陆浩天下个月出不了监狱了,聚众斗殴,加刑半年。”

 

“林小姐,林家因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已于昨日宣告破产。”

 

秦夜寒!

 

林若水嘴角扯出一抹凄然的笑,眼角的泪一滴接着一滴滑落,如深秋快要落下的枯叶,毛孔都散发出摇摇欲坠的悲凉。

 

她这一生不该执念太深,妄想他的感情和生活。

 

她为了这无法抹去的爱,承受痛苦和绝望是她活该。

 

可父母没有错,浩天也没有,他们都因为自己的爱情,承受了不该承受的一切。

 

三年前,因为车祸,林家几乎倾尽所有,赔偿元家和秦家。如今,父母心血,又因为自己,一夕破产。

 

父母年迈,三年来,为了秦夜寒和秦氏集团,她又回家陪伴几次?

 

浩天为她入狱,满刑在即,因为她,再次加刑。

 

“咚,咚,咚。”林若水将头狠狠得撞向审讯桌,她浑身筛抖,心痛如碾,她要撞死身体里的那个痴情傻女人,为父母和浩天赎罪。

 

 

腾!

 

昏过去的林若水惊坐起来,头痛欲裂。

 

强撑着脚步踉跄的走到铁门前,双手抓着门上的铁杠,向看守喊道,“告诉审讯员,我要见秦夜寒。”

 

不出一小时。

 

看守打开门,秦夜寒低着头,颔身走了进来。

 

他身材高大,让关押林若水的房间显得格外局促。

 

“我认罪!”林若水看着秦夜寒的眼睛,一字一句,声色平静,面容坦然。

 

秦夜寒眯着眸子回看向林若水,一时恍惚,以她强硬狠辣的性格,他原以为还要多耗些时日。

 

“但不是绑架元雨晴的罪,是爱上你的罪。”

 

“我可以坐牢,在牢里呆一辈子,再也不碍你的眼,只求你放过浩天和我的家人。”

 

秦夜寒眉头一挑,嘴角扯起一抹冷笑,“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你这样恶毒,你的父母脱不了关系。”

 

林若水的心忍不住颤了一下,转身拿起她写好的“离婚协议”递到秦夜寒面前,“我没和你谈条件,绑架伤人的事我没做。你信也罢,不信也罢。”

 

“我的罪是不该爱上你,不该执迷不悟的不懂放手,更不该让父母、浩天为我无望的爱情买单,我去坐牢,但他们是无辜的。”

 

秦夜寒扯下她手中的协议,一言未发,转身离去。

 

可笑!

 

她从小便口舌如簧,弄得满城尽她喜欢他。

 

她喜欢他,就可以开车撞喜欢他的人?

 

她喜欢他,就可以绑架伤害喜欢他的人?

 

更何况,喜欢?嗤!

 

和姓陆的牵扯不清,又是未婚夫,又替她坐牢。

 

这算哪门子喜欢!

 

这个蛇蝎歹毒的女人,事到如今还抵死不认,还要将罪过推到他身上!

 

——

 

万和医院。

 

元雨晴躺在病床上,一双眼睛闪着光,黏在秦夜寒身上。

 

突然像想起什么似得,她对着许淑琴和父亲元堂说道,“爸、妈,撤诉吧。秦家是大家族,不能有污点,为了夜寒我不怪林若水。”

 

元堂脸色难看却也没说什么。

 

许淑琴顿时红了眼睛,“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傻!林若水蛇蝎心肠,歹毒不堪,接连害你,你连子宫都没有了,以后谁还敢娶你!”

 

“妈!”元雨晴声音委屈。

 

许淑琴也意识到这话对于还躺在病床上的女儿来说,不该似一个母亲所为,因此噤了声。

 

“女儿就这一点心愿,你们就答应吧。”

 

最终,元家撤诉,林若水被无罪释放。

 

连日审讯,本就腹痛难忍的林若水脚步像踩在云端一般虚浮,刚走出看守所大门,就晕倒在地。

 

看守叫了救护,林若水被送到了万和医院。

 

恰恰是元雨晴的主治医生接的诊。

 

“她怎么样?”元雨晴阴狠的问道。

 

医生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她怀孕了。不过身体极度虚弱,胎儿很不稳。”

 

元雨晴脸上露出狰狞的冷笑,“当做不知情,按正常人给她医治用药。”

 

医生为难的抬头看着元雨晴,“这?”

 

“你跟我早已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怎么?你还想她生下孩子,坐稳秦太太的位置,回头来找你我算账?”

 

医生咬了咬牙,妥协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