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小村多韵事)小黄文小说阅读全文 男生强吻女生的胸视频 第八章 接待室旖旎

没多久,两人就去到了城里的教育局门口,整个教育局都是红砖建成,外面贴着的白色瓷砖非常惹眼,让刘虎娃不停感叹,这城里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能住进这样的房子里。

 文学


    出示了一下证件给门口的保安,两人走进了接待处,跟门口的一个大胸脯女人交谈了一句后,林清丽就被带去了相关领导的办公室去了。
    而刘虎娃,则留在了接待室,坐在木质沙发上,眼光肆无忌惮的盯着那美女左瞅瞅右看看,把那姑娘家盯得脸色涨红,又不好说些什么。
    刘虎娃那一米八几的个子,就是整个城里也见不到几个,虽然他的身上表现出一副乡土气息,但是配合他强装高大的身躯,以及他那慵懒的神情,不得不让接待处的陈咏梅心跳不已。
    刘虎娃要是知道她这样想,肯定会笑出声来,他这可不是慵懒的表情,他实在是太累了,只是想要睡觉而已,模模糊糊中,刘虎娃就靠在沙放上打起盹来。
    几分钟不到,刘虎娃就被踩了脚似的整个人跳了起来,‘啊’的叫唤一声。
    不远处的陈咏梅连忙走近前来,快速的问道:“先生怎么了?”
    刘虎娃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怪异,摇头道:“没事……”然后又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陈咏梅露出狐疑的眼神,也没有多问,跟着说道:“我去帮你加点茶水吧!”然后端着他的茶杯走到了一旁的饮水机上。
    刘虎娃大老三粗的,当然不会有什么事情,他刚刚打了个盹,模模糊糊中,突然作梦梦到他又去了李香草的房间,而且梦中她的动作非常的大胆,舌头不停的从虎娃的胸膛一直往下舔,然后,突然对着他坚挺处一口咬了下去。
    这可如何了得,刘虎娃身子一颤,顿时就惊醒了过来,这才发出了刚才的那声闷哼。
    “怎么回事,怎么不出水了?”陈咏梅拍打了一下饮水机,使劲的把饮水机晃了晃,疑惑的问道。
    刘虎娃快步走了过去,说道:“咋回事?”
    “这饮水机突然不出水了,真是怪事……”陈咏梅听到刘武娃声音,边说便侧过了身子,一把和走过去的刘虎娃撞在了一起。
    于是她高耸的胸部,几乎整个压在了刘虎娃的胸膛上,弹性好到差点把她都弹出去,还没来得及惊呼的她,被眼疾手快的刘虎娃一把拉住了小手,轻轻一扯,陈咏梅就倒在了他的扑在了怀中。
    原本在刚才短暂的春梦里就抬起小头来玩意,仿佛像上战场的士兵,快速的把枪提了起来,因为两人身高原因,顶在了陈咏梅肚脐下方一点点,把陈咏梅刺激的一哆嗦,身体都颤抖了。
    “你没事吧?”刘虎娃故意的把坚硬的物事往前顶了顶,好像不知道啥情况似地,无辜的问道。
    陈咏梅想要转身脱离他的怀抱,没料到脚后跟一绊,反而换了一个方向,再度倒入刘虎娃的怀中,紧接着臀部的沟壑处就被按下去的一条长长的东西塞满,让她感到无比的温热。
    刘虎娃仿佛没有察觉到这尴尬的体位,就这样紧紧的贴着她腿部的丰满,任由被两瓣滑肉夹住他故意坳下去的那玩意表面,然后把水杯放在了饮水机的快关下方,按了按,跟着说道:“咋回事,还真的不出水啊?”
    刘虎娃怀中隔着一个陈咏梅,不停的查看饮水机的前前后后,只是他哪里懂那些东西,不过是乘机扭动身体,把火热滚烫的那条长蛇在陈咏梅的屁股不停滚来滚去罢了。
    陈咏梅也没说话,就任由刘虎娃子在那里瞎折腾。
    饮水机放在招待前台角落,无论是走廊还是门外,都看不到他们两个人身体动作,看到她没有反对的意思,刘虎娃趁着拍饮水桶的时候,手臂快速的从她的胸脯上擦过,陈咏梅的身体一颤,然而却还是没有说什么。
    等到刘虎娃半天都没有其他动作后,陈咏梅开口说道:“你再拍饮水桶试试?好友有点水出来……”
    刘虎娃如果这个时候还不明白她的意思,哪里还算得上是调戏刘家沟少妇、老闺女无敌手的‘摸神’?立刻心神领会的在她的大胸脯上不停的蹭着,过了一会,看到四周都没有人注意自己,直接把手掌覆盖在她的上衣外面不停的揉搓起来。
    陈咏梅不由自主的‘嘤咛’一声,强自压抑着才没有大声叫出来,刚才感受到刘虎娃那巨大的资本,心中就已经有点想法了,这个时候直接的接触,让她的整个身体都发软,双手撑在了饮水机下的桌子边缘,没多久,她就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热,根本不受她控制。
    如果不是仅存的理智时刻提醒着她,恐怕她都要脱衣服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虎娃的手掌突然灵敏的一钻,直接从衣服下摆伸进了她的内力里,手指头微微的用力,夹住了她的两颗凸起,然后不停的打着圈圈,瞬间,一股电流的感觉就传到了她全身,让她的整个身体都颤栗了起来。
    陈咏梅脸色通红的低下了脑袋,心想她现在的神情肯定很难看,身体一震,却是刘虎娃大力的捏了一下她早已坚硬挺立的小突起,然后指头一划,快速的弹了一下。
    “啊,痛……”陈咏梅轻轻的呼了一声,小声的说道。
    “现在有水出啊来没有,多不多?”刘虎娃根本没有理会她的叫唤,气息粗重的问道。
    “还是一点都没有……”陈咏梅按了一下饮水机的快关,无比艰难的说道。
    话音刚落,就有一只蒲扇大的手掌从她宽松的裙子上,贴着他的臀部滑了下去,肆意的揉捏了一会,突然沿着她哪里的沟壑循循渐进,一根手指快速的摸到了她的柔软。
    她下面早已经犹如洪水般泛滥成灾了,刘虎娃的手指刚刚找到藏着的缝隙,就直接滑了进去。
    “你撒谎,明明都这么多水了……”刘虎娃说道,突然拿出他的手指把底裤往旁边一拨开,另外一只手则把她的裙子捞到了腰际,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几乎在同时,就快速的顶到了她的入口。
    陈咏梅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刘虎娃的手掌,低声的说道:“不要……”
    刘虎娃都到这个份上了,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人,哪里肯放过到嘴的鸭子,立刻就把那硕大的顶端放在在她早已濡湿一片的缝隙微微放进半个头部进去,然后又快速的退出来,把陈咏梅两瓣粉肉带进带出,这样的动作做了几遍之后,刘虎娃才抵在入口处说道:“真的不要?”
    陈咏梅不说话,被虎娃挑逗到心痒难耐的她直接用行动,告诉了虎娃她的答案——她把臀部快速的往后面一顿,早就停在入口微微跳动的长蛇一把钻了进去。
    顿时,两人都闷闷的哼了一声。
    大概是体质的关系,陈咏梅下方的水分相当的多,刘虎娃每次轻轻抽动,都会发出‘朴茨朴茨’的声响,让他的神色更加的兴奋起来—

第九章 啥时候再来市里

陈咏梅好久都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此时几乎是咬着牙齿,才没有让身体颤抖继而大声的呻吟出声,脸色顿时憋得无比通红。
    “啊!”陈咏梅终于压抑不住,张开嘴巴叫唤了一声,声音无比的销魂动人。
    原来,刘虎娃听到不远处的的叫不慎响起,他那根强大的物事,突然突破了她的所有防线,强行的齐根没入了她的体内,直接顶在了她最深处的花心上,那强烈的刺激,立刻让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这次没时间啊,下次再来好不好?”李虎娃低头附在她的耳边说道,然后顶在最深处的物事,一阵剧烈的颤抖,无数滚烫的东西全部喷射到了最里面,烫的陈咏梅浑身跟着痉挛了起来。
    宣泄一空的李虎娃开苏的把他宝贝抽了出来放在裤子了装好,若无其事的站在了旁边嘟囔:“这饮水机修不好咯!”
    刚好,林清丽已经带着几个人走了出来,那些人身上都拿着不少的书籍文件,放在地上。
    “虎娃,课本之类的都弄好了,快装进袋子里,我们回村去。”林清丽好听的声音响起,顿时,刘虎娃的思绪就被她打断,连忙站起身把携带的蛇皮袋拿了出来。
    陈咏梅脚步虚浮的走了出来,在场的几人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立刻让她低下了头颅,找借口上厕所去了,她的贴身小裤,早已湿透,此时黏在身上,感到非常的不舒服,而且还有其他的东西,正在缓慢的流着。
    李虎娃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大声的说道:“清丽,这次拿书回去,下次什么时候还要来哇?”
    林清丽疑惑的看了一眼,说道:“半个月后还要来一次,怎么了?”
    “嘿嘿,没事,到时或你来的时候继续叫我,我帮你扛东西!”刘虎娃傻呵呵的说道。
    不远处的陈咏梅脚步放慢了几步,暗暗的把时间记了下来。
    林清丽问道:“你是不是又对人家干什么坏事了?”她刚才可是看到了陈咏梅离开前看刘虎娃的眼神的。
    “天大的冤枉啊,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么,只有人欺负我,哪里有我欺负人的份啊。”刘虎娃委屈的说道。
    “睁着眼睛说瞎话……”林清丽骂道,刘虎娃辍学后四处惹事的事情,她可是听到了不少,不过多年的同学经历,也让她知道他没有太坏的心思,也就不在理他。
    刘虎娃深呼吸一口气,把小山似的麻袋一甩,就放在了他的肩膀上,步伐轻盈的朝着外面走去。
    林清丽见怪不怪,她身后的几人可有点目瞪口呆了,几人要死要活的搬出那么多的书籍,这个时候那青年竟然一人全做了,而且看似还有余力的样子,顿时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他们哪里知道,乡村的小伙子什么都不行,但是要说道力气,绝对各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能够被拉去打井,刘虎娃的力气,自然比其他人更大,这点课本的重量,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林清丽跟这身边的教育局领导讲了几句话后,快步的跟上了刘虎娃的脚步,两人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地点,等待着王二叔的拖拉机到来。
    没过多久,王二就开着拖拉机‘突突突’的停在了他们的身前,此时的拖拉机就没有那么好坐人了,后车厢已经慢慢的叠放这数量众多的红砖,两人要上去都有点困难。
    选了靠近车头有栏栅的位置,让林清丽坐好,刘虎王才盘腿坐在了红砖上面,扶着身边的一麻袋书籍。
    “虎娃,要不你来我学校教书吧,你也上过高中,教导一下小学生还是可以的。”林清丽大声的叫道,因为拖拉机的声音太吵,声音稍微小点,别人根本听不到。
    刘虎娃摇了摇头,他都已经自暴自弃的过了这么多年,高中学到的那些知识,虽然还有一点印象,大部分却早已经忘光了。
    “虎娃,这样下去不行啊,你看你岁数也不少了,一点事业都没有,以后怎么娶妻生子?你父母这几年还能养着你,几年后呢?你还是多考虑一下吧……”林清丽大声的说道,仿佛是一个老师在教育小学生一样。
    她这也是为了他好,当初上学的时候,刘虎娃的学习跟她不分上下,如果不是他家实在没钱,考上大学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难事,恐怕现在的生活就不会这样了,看到现在他吊儿郎当的样子,林清丽不停劝说。
    林虎娃摇头不语,他清楚,如果他去教小学,以他的学习能力,自然可以应付过来,而且以林清丽在学校的地位,让他入校任职,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刘虎娃却实在不想去。
    原因很简单,当教师没有什么钱,虽然有一个稳定的工作,但是十年后二十年后呢?手中拿的工资,也不过就那么一丁点罢了。
    林清丽见他这份样子,暗自叹了一口气后,只好作罢,实在不好多说什么了。
    两人回到村里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落山了,帮林清丽把麻袋里的书籍搬进方圆几个村庄仅有的学校后,才跟林清丽告别,然后返回了他自己的家中。
    虎娃他爹妈早以算到他大概回来的时间,在炕上留下了一些食物,人却还在田里干活,囫囵吞枣般的把饭菜消耗一空,刘虎娃用冷水冲了个澡,然后倒在床上呼呼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连村子里的狗都不再叫唤,刘虎娃听着隔壁熟睡的呼吸声,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而前进的方向,正是李香草的家。
    没多久,眼看四周无人的刘虎娃,就快速的跑到了李香草的院子里,有过一次翻墙经历的他,无声无息的就进到了院子里面。
    走进李香草的房门,刚要用竹篾把门闩挑起,刘虎娃的表情便是一愣——
    >>>>本文《小村多韵0事》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