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第连载小说

作者:bedbang

乱 色 小说_爸爸说我水多是浪货_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8

色诱的念头在沈芳芳脑海中刚萌芽,随即就被她狠狠的掐死。

色诱牛壮,牛壮配吗?

虽然他长相不错,身材也挺好,但这些都无法掩盖他傻子的本质!

眼神中的厌烦色彩消失,沈芳芳继续甜言蜜语。

她诉说着现在多么的需要钱,将来嫁给牛壮后的生活又会多么的美好。

直说的她口干舌燥了,牛壮终于再次答应,“好,娶芳芳,过好日子!”

但到牵牛的时候他又不动弹了,还第二次隆重的介绍那两头牛,“牛、壮。”

把沈芳芳给气的啊,她都觉得牛壮这货是不是在故意玩她。

要不是牛壮都傻好几年了,她真心会这么认为。

深吸几口气,竭力平复胸中的郁闷,沈芳芳这才重新挂起笑脸。

先前被掐死的色诱念头,这会儿也重新浮现在脑海中。

虽然她不想这么做,觉得牛壮这个傻子不配,可毕竟在老妈面前夸下海口了。

于是她扭动着上身,任身前的傲娇在紧身T恤上不停磨蹭着。

“牛壮,那咱们不牵你的牛了,咱们换个办法帮我。你呢,过会儿出去就跟人说,火其实是你玩火时不小心点燃的。我家买了保险,只要能证明不是我们家的原因,保险公司就会赔钱。”

牛壮咬着指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你骗我,警察叔叔会啪的一枪打死我。”

沈芳芳都气乐了,这警察叔叔的子弹不要钱呐,你偷头牛就啪的一枪打死你?

不过心里话可不能说出口,她说,“哎呀,牛壮,警察叔叔发现你是傻的,不会管的。到时候我和村里人都会给你证明的,连我们家都不追究了,警察叔叔也就不管你了。”

边说着,沈芳芳边伸出手,羞赧的抓住了牛壮胳膊,轻轻摇晃着。

“好牛壮,乖牛壮,你就帮帮我嘛,只要你出去承认是你放的火,就行了。”

沈芳芳一个劲的死缠烂打着,就想骗牛壮承认自己放火。

牛壮又不是真傻,他哪会承认,这一承认沈家直接就把牛拉走了,要补偿天经地义。

所以,他只是一个劲儿的傻笑。

甚至还故意在沈芳芳拉他胳膊晃动时,去触碰那条裹在肉色丝袜的大腿。

不得不说,这大腿配上丝袜是性感哈,不光看起来过瘾,摸起来也滑滑的,手感真好。

牛壮都想再往深了摸摸,去感受下沈芳芳那两条大长腿当中间,是不是也那么光滑。

感受到大腿被指头撩弄,沈芳芳心中泛起了浓郁的厌恶感。

这都活20年了,还没哪个男人碰过她大腿呢,没成想竟然让牛壮尝了鲜。

她有些羞恼,可是一看到旁边那两头价值近万的牛,她就忍下来了。

摸一把大腿,近万块,这买卖值啊,反正又少不了块肉,更失不了贞操。

见牛壮低头盯着她那双丝袜大腿看,沈芳芳也就狠下心来。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就是双腿么,摸摸就摸摸了!

所以还不等牛壮耍心思的,她就自觉握住了牛壮的大手,往腿上蹭了过去。

在触碰到那条光滑的大腿后,她更是带着那只手,轻轻爱抚着,游动着。

“好牛壮,你就帮帮我嘛,好不好?”

性感的小嘴儿凑在牛壮耳边,细腻的声音就跟小情侣在说情话似的。

而且沈芳芳身前那被紧撑起的T恤,恰好就落在牛壮的视线中。

近距离的观看,虽然没孙晓芬的那么过瘾那么有震撼力,可却有另一番美妙。

这根本就不是靠大来吸引人的,而是优美的轮廓,完美的形态。

虽不小,却精致,估摸着该跟件艺术品一样,让人摸在手里狠狠陶醉在心头。

惦记着这份曼妙,牛壮也就毫不客气的直接伸手凑了上去。

沈芳芳还在带着一只大手在大腿上游动着,哪成想身前竟突然传来抓握感。

她低头一看,牛壮的另一只大黑手正抓在她前面,放肆的揉捏着呢!

沈芳芳当时就羞急到不行,更是有酥麻的感觉从那里传来。

她红着脸羞声急道:“傻子,你干什么,快把你的爪子拿开,拿开!!!”

牛壮却是不松手,他心里正美着呢!

这么娇媚的好东西,又那么富有弹性,一捏就会立刻弹起,多棒啊!

所以他不光不松手,反倒还更用力气了,使劲的揉搓着,要给沈芳芳弄爆似的。

那种钻心的疼,直把沈芳芳给疼的呲牙咧嘴,想要挣扎逃离。

可是那里就好像被铁钳给捏住了似的,怎么挣扎也逃不开,反倒还更疼了。

而且不单是疼,疼过之后还会有一种强烈的酥麻感传遍全身,让她几乎没了力气。

“嗯,牛壮,别弄了,别弄了,我好痛,好难受,牛、牛壮,求你了……”

沈芳芳急促的娇喘着,艰难的向牛壮展开央求。

她现在不敢斥骂了,惟恐换来牛壮更加暴躁的举动。

可牛壮依旧不撒手,甚至落在她大腿上那只手更加的肆无忌惮。

粗糙有力的大手在她丝袜大腿上使劲的磨蹭着,手上的茧子直刮的她丝袜都拉丝了。

而且那茧子穿透丝袜摩擦在大腿上的时候,还让她有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觉。

她直感觉,那羞人的地方,竟然开始发热了,就跟有小炉子在烘烤似的。

明明很难受,可是她又觉得好舒服,好刺激,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牛壮也很刺激,这两天在孙晓芬那熬的他火烧火燎的。

这会儿弄到了论美貌不亚于孙晓芬的沈芳芳,他当然得占够了便宜。

所以他的手特不安分,游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直往裙子最深处走。

 文学

沈芳芳感受到牛壮手掌的不安分,当时就害怕了。

尽管那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觉让她很痴迷,可她真的不敢继续。

20年了,从懂事起连大腿都没让男人碰过,更别说那个地方了。

她连忙一把按住牛壮不安分的大手,红着脸羞急说,“牛壮,我生气了!”

可哪成想,她话刚说完的,牛壮也气呼呼的重复道:“我生气了!”

他不光说,他还拿手往下指。

沈芳芳顺着他的手指往下看——

我的天,可不是生气了怎么的,那么大,裤子都快撑破了……

只一眼,沈芳芳就不敢看了,吓的连忙闭上眼睛。

太凶了,即便是隔着裤子,她也能感受到那种狰狞的凶意。

只是身前的刺激导致那里实在太难受了,她又本能的希冀着什么。

忍不住的,她还是偷偷睁开眼睛,继续打量向牛壮的那里。

发现沈芳芳的小心思,牛壮炫耀似的挺动着腰身,更是往沈芳芳那凑去。

沈芳芳当时就急眼了,赶紧往后撤,可前面还被牛壮捏着呢,好痛!

实在没办法了,沈芳芳只好拿小手捂住了那里。

刚捂住的,就被狠狠撞了一下子。

她当时都惊了,简直不敢相信,竟然会那么结实,跟钢铁撞击似的,非常有力量。

这要是被牛壮给进去……

单是幻想下,沈芳芳都觉得那将会是撕心裂肺的剧痛。

实在不敢想象下去了,更不敢任眼前的旖旎继续。

于是沈芳芳向牛壮展开了央求,“好牛壮,到底怎样你才肯答应我嘛,你先放开我。”

听到这话,牛壮心里美滋滋的得意着,但脸上却一副老实巴交的委屈。

“我答应你,我愿意承认火是我放的。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不能再惩罚我了,你赶快给我变小,我那儿都快爆炸了!”

沈芳芳原本听到牛壮答应下来还挺高兴的,可是听到条件却是哭笑不得。

她解释道:“这不是我惩罚你的,是你自己的原因。”

牛壮更委屈了,“怎么可能是我自己呢,明明是碰到你后我那儿就变大了,这肯定是你在惩罚我。芳芳,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你快帮我弄小吧!”

这事……沈芳芳也没经历过啊,她哪知道怎么才能让男人的那里变小。

倒是偷偷看小电影的时候发现,男人做完那种事情后就会变小了。

可是,她总不能为了不到一万块钱,把自己身子给交代出去,而且还是珍贵的第一次。

沈芳芳琢磨着,要不就拉倒吧,反正本来也是坑傻子,坑不到就算了。

可转念一想这傻子都答应承认放火了,这即将到手的一部iphoneX,她真舍不得。

于是思来想去的,她就惦记上了网上说的男人拿手开飞机。

既然男人都行,那女人的手,应该能行吧?

虽然想想挺羞人的,要让她亲自动手给牛壮弄出来。

可为了同学们艳羡的目光,为了在老爸老妈面前长脸,她决定弄一次。

只当是不小心摸到狗那里了,反正小时候又不是没碰过……

心里打定了主意,沈芳芳也就不多纠结了,红着脸将牛壮给喊进了屋里。

“牛壮,我可以解开我对你的惩罚,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等完事后出去跟人承认,昨天早上我家那把火是你放的,这样我就解开你的惩罚。”

听到沈芳芳的话,牛壮脸上挂起了标志性的憨傻笑容。

“我答应你,解开惩罚后我就出去说,我要是不说的话,我就是小狗!”

得到牛壮郑重的承诺,沈芳芳这才放下心来,让牛壮把裤子脱了。

牛壮问为什么要脱裤子,沈芳芳红着脸没好气说,“让你脱你就脱,那么多废话。”

挠了挠脑袋,牛壮这才把裤子脱了。

看着他那傻里傻气的模样,沈芳芳嗤之以鼻,眼神中斥满不屑。

只是这种不屑的目光,随着牛壮裤子的脱掉而瞬间被惊骇所取代。

她知道大,可远没想到大的那么过分,这还是人身上该有的东西吗?!

而且那么老长,这要是真的吞进去……会、会活活弄死人的吧?!

沈芳芳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这不是馋的,而是给吓的。

她甚至都有些后悔,后悔心里生出用手帮牛壮解决的建议来。

只是事已至此,再多的后悔也没用。

沈芳芳深吸口气,鼓足了勇气,这才敢正视牛壮那里,拿手轻轻握住。

在触碰到的第一时间,沈芳芳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特别急促,比跑完千米还厉害。

而且手心中还传来灼烫的感觉,直让她口干舌燥,那里还火烧火燎的难受着。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不敢去想,只能一门心思的胡乱揉弄着。

这时候的牛壮,却是舒服到不行。

沈芳芳那温柔的小手,让他充分享受到了爱的抚慰。

尤其是沈芳芳羞红的俊俏脸蛋儿,更是让他看在眼里爽在心头。

不过当他看到那件紧身T恤里的美好随呼吸上下起伏时,心里就有了更多的贪婪。

于是牛壮伸出手,摸向了沈芳芳的那里。

眼瞅着那只罪恶的大黑手又要玩弄自己那儿,沈芳芳当时就急了。

她羞恼道:“你干嘛,别弄了,你那只大黑手把我T恤都摸黑了,让人看到像什么啊!”

牛壮‘哦’了一声,还真就乖巧的把手给收了回去。

可是,下一瞬他就惊喜万分的说道:“我有办法了,你把衣服脱掉,这样我就摸不黑了,别人也就看不见了,芳芳你说我聪明不聪明?”

沈芳芳都快羞疯了,她都不知道牛壮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怎么这一波波的傻气冒出后,全都把她套在里面了。

虽然是奔着两头牛来的,可到眼前为止,牛毛都没捞到一根,便宜却被占去不少。

这辈子第一次被男人摸上面,第一次被男人摸大腿,第一次接触男人那里……

这么多的第一次,全都在今天早上给牛壮拿走了。

可牛壮付出了什么?细想想,毛都没付出一根,那玩意儿反倒露出一条!

沈芳芳都觉得有些窝火,要不是牛壮先前答应了,她现在都想转身走人!

只是终究舍不得那两头牛,所以她只好强忍着对牛壮的羞恼,不说话继续抚弄着。

可抚弄了一会儿后,她又受不了了。

不是牛壮又要求干啥,而是沈芳芳自己难受的厉害。

就这么零隔阂的接触着牛壮那里,她身子实在太难受了,尤其是那里。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那里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超级痒,直想伸手进去挠挠。

而且是随着对牛壮那儿玩弄的越厉害,自己就会越痒痒,连心都痒痒。

于是,沈芳芳忍不住了……